1. 首页
  2. 电子商务

网友秒杀热情高涨 “秒客”江湖边缘职业的乐与愁

  “网络就是我的江湖,我的职业是一名杀手,最擅长的武功就是秒杀。只要你把需要‘秒杀’的商品地址告诉我,由我帮你‘秒杀’,成功付款,失败退款。”这是记者在一个论坛上看到的一名“秒客”为自己打出的广告语。如今,职业“秒客”已成网络热门职业,在淘宝上随便一搜就有成百上千的“代秒店”跳出。随着大小网商不断推出秒杀活动,网友秒杀热情高涨,代人秒杀商品的职业“秒客”数量也在成倍增加。

  关于“秒客”月入几万元的传闻令这一行业引人艳羡,可网商不断地谴责与封杀又让他们身背恶名,热爱秒杀的网友对他们是又爱又恨,这是一个充满诱惑和危机的边缘职业,缺少规则,前途未卜。几位职业秒客给记者讲述了他们的故事,也感叹着这个职业的乐与愁。

  机票最“肥” 服装最“稳”

  从去年开始,几个主流网购平台如淘宝、京东、卓越亚马逊、当当网等都会不定期推出大型秒杀活动。而在淘宝网上,一些热门的网店更是每周都有秒杀新品的活动。由此,专门替人秒杀便宜货的职业“秒客”诞生。

  记者在淘宝网上通过QQ采访了多家“代秒店”,发现随着职业“秒客”大量涌现,如今行业分工也越来越细化,其中以代秒69元机票利润最高,当然难度也最大,在淘宝专门替人秒杀69元机票的店主小林告诉记者,他之所以能做这个难度最高的活全靠“资源优势”,他原来做的就是机票订购网店,本身就是具备多家航空客运业务代理权公司的会员,平时也开展机票代购服务,因此秒杀机票可以算是他们的专业领域。去年十一,他们成功替人秒杀了40多张69元机票,获利12000余元。小林表示,他们在抢购69元机票时也非100%成功,因为抢的人太多了,有八成胜算已经是高手了,代秒一张69元机票的费用是250到300元。但是今年春节,一些开展秒杀机票活动的旅游网站和航空公司不约而同地增设了专门对付“秒客”的防御措施,使他们的生意大打折扣,令他有些烦恼。

  而大多数求稳的“秒客”则热衷于薄利多销的服装类商品,记者在几家“代秒店”都看到了类似的价目表:单价150元以下的商品,代秒费为6至8元/件;单价200至300元的商品,代秒手续费是8至12元/件;独此一件的“孤品”代秒费为15至30元,超热“孤品”代秒费最高要60元。不少服装类“代秒店”的老板原来就是开服装网店的,熟悉网购流程和秒杀内幕,自然提高了命中率,“水煮小鱼”就是这样。“我们整理出比较受客户欢迎的秒杀网店,这些网店几乎每周都推出秒杀活动,粉丝特别多,普通网友很难秒到心仪商品,所以请代秒团队帮忙的人也格外多。”其中热门女装是“秒客”最喜欢的品种,“热门女装的库存都会比较大,成功率会更高,这样客户就会越来越多,收入也会越来越丰厚。”根据“水煮小鱼”的经验,如果能掐准秒杀货品的上架时间,成功率就高很多,这一点主要靠人脉,所以她在热门网店安插了自己的“眼线”,其实就是熟识的店主或者客服,可以给她提供一些内幕消息。记者在她的网店交易记录中查到上月的交易记录是300多笔,至少获利五六千元。

  “大侠”在毫秒中一决胜负

  常有“秒客”把从事这个职业比喻为“身在江湖”,他们视自己为“大侠”,“手起刀落,是我们这一行的写照。一秒太长,毫秒中一决胜负。”

  一个“秒客”能在千万人争夺的秒杀大战中胜出,能挣到自己养家糊口的钱,其实靠的就是“武功”,也就是技术。淘宝一名“代秒店”老板严先生称自己是“绝对的专业人士”,他告诉记者,现在网上秒杀这么火,大家都觉得“代秒”这行有利可图,但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做“秒客”的。一个成功的“秒客”需要强大的技术支持,说得简单一点,就是“百兆光纤 专用服务器 专业代拍软件”,“虽然这些东西现在也不是什么秘密了,但其中的门道还很多,这是我们的商业机密,说多了要自砸饭碗的。”

  严先生说,秒杀软件有点像游戏中的外挂作弊器,“现在不少人自己在网上就可以买到秒杀器,很便宜,但其实只能把网速提高两三倍,在我们这种专业技术面前,绝对是小巫见大巫。”严先生称自己都是向软件公司直接购买专门设计的秒杀器,价格不菲,而且及时更新换代。秒杀器的基本原理是,它在“秒杀”开始前的2至5分钟启动,每秒可发几十次请求,商品一上架,秒杀器在0.1秒不到就知道了,接下来马上执行下单操作,0.05秒就可完成,所以秒杀器基本在0.15秒就可以将商品拍下。而普通人使用浏览器加载一个页面就需要2至3秒,根本抢不过秒杀器。

  严先生称,其实“秒客”的工作有些近似于黑客,“江湖险恶,适者生存,现在一些大型网站已经开始封杀秒杀器,但是,‘高级’的秒杀器仍能破门而入。还有的网站做了专门的防火墙,对一段时间内同一地址的访问次数进行限制,让我们无法通过软件反复下单,但这些难不住真正的高手,可以通过对程序进行修改,从而绕开网站设置的障碍。”所以,在“秒客”中有不少电脑高手,有人还可以自己设计秒杀软件,还有的原来就是黑客出身。

  秒杀变味 生存空间越来越小

  从一些“秒客”口中,记者了解到,一些生意好的“代秒店”月收入超过万元,高的有可能达到两三万元,他们很多是团队合作,店主雇五六个人,整天挂在网上,各司其职,效率很高;还有人是利用业余时间兼职,赚一两千元的零花钱就很满足。很多“秒客”以自己的技术为傲,因成功秒杀一件千万人抢夺的宝贝而狂喜,但是,他们也有不少人对自己所从事的职业心存矛盾。正如“秒客”严先生所说,秒杀软件有点像游戏中的外挂作弊器,而代秒本身其实就是一种作弊。“秒客”是一个让人又爱又恨的角色,它可以提高委托者秒杀成功的几率,节省了委托者的时间,但是也剥夺了其他人命中的可能。同时,秒客不断遭到商家的提防,每次大规模的针对“秒客”的网络防御措施出台后,都会有“学艺不精”的“秒客”被淘汰出局,所以这是一个充满危机感的行业。

  “很多类似代秒这样的新兴网络职业,目前没有规则可循,有了需求,就会有人捕捉到这种商机,进而出现支持它的技术,一切都处于一种自发状态,它可能是暴利的,也可能是短暂的。”风险投资专家席永刚这样评价这个网络新行业,在这里从业者的自律显得相当薄弱。一位叫“延伸视线”的“秒客”说,一些大宗商品的秒杀,如房子、汽车、品牌电脑等,他一般不参与,“一是命中率很低,二是职业道德,否则对熬夜坐在电脑面前的普通秒杀一族太不公平。”他说自己是“以娱乐的心态加入代秒客的,入行以来,还没干过违背道德的事。”

  如同“盗亦有道”,这个行业的所谓职业道德其实是很难界定的,而他们的存在,显然令网商不爽,近来,随着不少网友反映秒杀正在变味,“秒客”的生存空间正在变得越来越小。

  例如,最能令“秒客”炫技的“一元秒杀”如今踪迹难寻,网上一些标榜秒杀的促销活动,好多名不副实,有的秒杀活动甚至“无限期”,至多能叫做低价抛售或者折扣促销,卖家对此解释:“秒客捣乱,秒杀难做!”而很多店家“仅限购一件”或者“实名登记”的规定也让“秒客”没了用武之地。

  如果有一天,风靡一时的“秒杀”时代结束,那么“秒客”的末日也就到来了。“这正是网络新职业的特点,最近处在风口浪尖的水军、秒客、团客都是如此,他们很容易受到网络环境、网店运营模式的制约。新的营销模式兴起后,秒客恐怕要自动转型。”投资专家席永刚这样建议。但实际上,一些“秒客”并不为此特别担忧,“我并没有把这当作一个长久的职业,网络永远变化万端,充满危险,也充满机会,不做秒客,还可以做别的什么客,只要善于发现商机。”一名“秒客”自信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