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热点

博纳影业于冬:首日破发四大反思

  博纳影业不该讲述“中国派拉蒙”的故事,不该使用两家资源能力都相近的投行,不该完全让投行决定上市前的分股….。.


  2007年,博纳影业完成第一轮融资后,我第一次来到华尔街,摸完铜牛后走到了纽交所,看着门口悬挂的美国国旗,暗下决心:“3年,3年我就进去,成为纽交所的座上宾。”看完纽交所,又溜达到了第五广场,闹市街口坐落着纳斯达克。第一感觉“不牛!”门口连国旗都没有。


  3年后的2010年12月9日,博纳影业(Nasdaq:BONA)如愿来到了华尔街,敲响的却是纳斯达克的钟。但不管在哪个市场,都是华尔街第一次迎来中国电影人。敲钟的那一刻,我激动得热泪盈眶。


  从一开始,博纳就选择了一条最艰难、最不容易成功的路,但最后成功了。


  破发四大反思


  我很自豪自己能代表中国电影人走向华尔街,但上市当天的破发却让我很难过。上市当天股价跌幅22.6%。破发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公司基本面很好,没道理!


  博纳最终融资近1亿美元,在2010年赴美上市的42家企业中,这已是一笔较大的数额,超过这一数额的只有优酷、当当等几家。


  这段时间我也在反思,现在基本上总结出四大原因。破发首先要找投行,博纳此次上市的承销商是美林及摩根大通,这是两家颇为相似的投行,资源、能力都很相近,这也就意味着,博纳首先就浪费了一家投行的机会,如果选择两家互补、匹配的投行,给博纳带来的资源会更丰富,约见的基金也更有价值。


  三是分股不当。投资人各有利益诉求,谁都一堆意见,我们也没经验,无法平衡各种利益。首日上市开盘前5个小时,博纳还在忙于和机构的最后谈判,头天当当及优酷的大涨也让机构们对博纳抱有很高的期望,总共涌来30家投资商。1170万股ADS,如何分?最初的方案是8家长线基金持有其中的40%,剩下60%分给另外20多家。然而到了最后,还缺40万股不够分,没办法又从前面的8家每家减了5万股。


  第二天开盘,一些皇亲国戚股很快带头就跑了,把没分多少的对冲基金也给带跑了。当天交手量很大,等于全转手了,我的那些亲友股都没走,都被套住了。这也给我上了一课。如果再能创办一家公司上市,一定要注意分股问题,让真正有意长期持有的人分到股票。纳斯达克CEO罗伯特-格雷费尔德曾提醒过我 “分股票的事一定要问,投资人和你的利益不一样,一定要知道为什么给他股票。他是真的看好你公司想长期持有,还是想赚一笔就跑?长期持有的要多分”。然而,在来自各方有关上市的数百条意见里,这一条很快便被抛之脑后。


  在这点上,博纳应该向优酷学习。早在8月,优酷就在投行的安排下,先行约见了一批基金公司,进行初次沟通,听取各方意见。之后路演,又进行了第二次沟通。20家基金,认购了其中的80%,长期持有。尽管优酷当下还没有利润,但股价一路坚挺。


  四是2010年中国有42家公司赴美上市,大部分集中在下半年。到了年底,投行很浮躁,就像闯关一样都想赶紧过。对于投行来说破发不重要,上了就能拿7%固定的收入。但对公司,破发始终是一个名誉的损害。


  找对你的对标:“中国派拉蒙”不好卖


  原以为去美国这样一个电影之国讲述“中国派拉蒙”的故事,会很容易被理解,但现在一看,真是无知者无畏。美国投资商并不看好电影产业的发展,好莱坞已经在没落了,很多公司业绩没有增长,市场只给它10倍市盈率估值。


  我给投资人讲述的是上世纪30年代好莱坞八大电影公司的故事,当时还没有《反垄断法》,电影公司通常集制作、发行、影院等于一体,取得了辉煌的成就。1948年,《反垄断法》推出后,美国电影公司不允许垂直整合,被迫拆分。现在的博纳集制作、发行、影院等于一体,就像30年代的好莱坞八大电影公司。


  但这个解释显然还不够,投资人又反问,30年代娱乐形式很少,现在这么多种娱乐形式,如何能保证公司业绩持续增长。所以我一再给老外们灌输这个观念:中国人一年看一部电影,每张电影票价20元,就有300亿票房,就是世界第二大市场。现在美国每个人每年看4.3部电影,而中国人均才0.3次;美国有4万张银幕,中国6000张。博纳发行的影片目前票房占到了10%以上,跟随市场的自然增长,加上上市的先发优势,一定会有很好的发展空间。


  光说还不够,博纳开始了朝拜之旅。好莱坞有一家基金是必见的对象,它的负责人和好莱坞电影公司老板们很熟悉,包括和章子怡的前男友VIVI,所以首先要让他听懂博纳。事实上,其他的投资人也都在等着他的看法,一一排在他家门外,还有另一家来自印度的基金,也是博纳必须说服的对象。最终好莱坞这个投资人愿意以15倍市盈率价格认购博纳,在华尔街这是很不容易的。


  纳斯达克还是纽交所?


  博纳准备上市的消息传出后,纽交所和纳斯达克CEO很快就站到了门外。是CEO,而不是北京办事处的人。双方都表示出了诚意,让博纳自己选日子,纽交所甚至还给博纳预留了代码。然而,命运总是阴差阳错。在听取各方的意见和劝说后,博纳选择了纳斯达克。


  之所以选择纳斯达克,是因为当时纽交所有14个公司在排队,纳斯达克只有6个。从数字角度猜想,纳斯达克留给博纳的时间、精力可能更多,也更重视,CFO的一句“你想要一天的辉煌,还是三年的支持”也让我最终选择了纳斯达克。


  快要动身去美国时,却出了一些变故。8号上不了了,排给了一家美国公司。这个消息没有最先告知我,而是先告知我身边的人,希望有一个缓冲过渡。


  两个选择,“8号早晨一起做仪式,晚上敲钟”,或者“9号早市钟”。赶早不赶晚,博纳最终选择了12月9日。之前选择8号,还特意看过黄历,宜开市。改9号时,没看黄历。事后看了,当天不宜开市。


  当然,黄历只是一笑之说。但12月8日开市的当当全天涨幅达到86.94%,优酷更是超过160%;9日开市的博纳却破发收盘。擅自更改约定的上市排期,的确是纳斯达克的失信。


  12月9日,博纳登陆美国纳斯达克挂牌交易,发行价8.5美元,融资9950万美元。26倍的价格和最初的预想有一些落差,虽然事先也已经在心里打了折扣。先画一张大饼,给个美好愿景,这也是投行们惯用的伎俩,争取项目阶段,开出30、35倍市盈率的价格都不在话下,但真实的操作往往并不那么如意。


  和交易所一样,最终你会发现,拉你生意的和最终帮你干活的往往是两拨人。


  2011年元旦过后,1月4日、1月5日、1月6日,博纳股价连续上涨15%。这段时间我在香港、新加坡等也见了很多人,他们都很有意向持有博纳,我们对自己的前途充满信心。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