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团购

团购“二战”硝烟再起 IPO只是看上去很美

  团购正在拉开二次竞争帷幕。“团购市场已经从第一次的生存之战打到了行业层面的精英之战。”团宝网CEO任春雷如是说。


  据购团网数据显示,截止至2011年6月底,全国团购网站数量达到创纪录的5251家。6月新增团购网站共203家,平均每日新诞生团购网6.76家。自此,中国的团购网站已超0.5万家。团购行业诞生一年半后,千团大战正式拉开二次竞争的序幕,乱象纷呈,警惕行业泡沫从“量”变“质”。


  团购,作为互联网商务模式大家庭的新成员,从诞生之日,便承担了反复的市场乱象、行家质疑、诸侯割据、断言洗牌甚至消亡的不同声音。


  没有一个模式像团购这般能在短期内聚焦这么多的目光,同时,也没有一个行业的竞争能像团购一样在这样短的时间内爆发到从灿烂到惨烈。行业泡沫新一轮凸显,二次竞争的特殊时期下,团购行业的核心竞争力是否转移?各路团购网站该如何争取专业市场的最后一块蛋糕?洗尽铅华,谁能走出团购真正的王者之道?


  行业泡沫是如何炼成的?


  清华大学计算机系研究互联网的王姓教授认为,许多行业的数据“并不专业”,实际产出和统计数量根本无法相匹配。“服务器数据造假太容易,像一些导航网站统计流量,基本都是主观竞价,谁出钱多谁就排名靠前。”


  日前,某知名团购导航网站的数据就遭到过有关各方的质疑,一些服务质量并不被大众广泛认可、甚至投诉率很高的团购网站居然进到了排行榜的前五名。还有之前声称获得鼎晖等2亿美元融资,从而“启动IPO程序”的窝窝团,在爆出“抽奖门”事件前,一直被某导航网站力捧。然而后来的IPO计划并无实质性动作,“全员持股”更显得扑朔迷离。


  另外,一些并非专业团购出身的网站都愿意来团购市场分一杯羹。像58同城、大众点评的分类、导航网站和搜狐、腾讯等门户网站也在做团购。


  中投互联网商务研究员认为,非专业网站做团购,虽然有资金和用户基础方面的优势,但容易出现资金拆借和战略上的问题。统计数据显示,今年第二季度后团购网站流量和行业访客规模的增速开始放缓,5月份团购行业日均访客访问站点数量只有1245家,比4月下降了12.69%。但在一些非专业团购网站自己发布的网站报道中,各项数据水平总是居高不下。有报道说专业团购网站业内人士揭出黑幕,某非专业网站做团购市场时,有夸大和虚报融资金额的情况。


  而这些,都不过是行业泡沫产生原因的冰山一角。


  “今年市场份额大一点的团购网站也在出现泡沫,这个泡沫对行业的影响会更大。某些个别的团购网去年就已经存在这个问题,只是今年表现得更加突出而已。”任春雷认为,“数量上的泡沫不奇怪,任何一个东西,你比如说最后要产生优秀的,他可能上来先是量大,但得禁得住一步一步的赛跑、竞争,看是谁在最后脱颖而出。”


  创新是二次竞争的推动力


  团购同质化竞争一直是业界的诟病所在。


  在经历了事关生死存亡的“千团大战”混战后,新一轮泡沫开始时,“万团大战”则更像一场“持久战”。团购网站推陈出新,二次竞争花样迭出。实力团购网站进入到了一种精英经营模式阶段。


  各大团购网站在市场竞争中各显其能,盘点起来主要有以下几个“帮派”:


  技术流:拉手网深度创新移动终端“拉手秒杀”软件,提供即时定位的秒杀,和时间赛跑,大胆投放广告快速扩张;


  学院派:依托人人网为平台的糯米网,正式进入了台湾市场,陈一舟曾经坦言“团购业发展迅速,但投资不够理性,力度已经超过了发展。”


  守城帮:美团和嘀嗒团,一个主打口碑营销,一个携手携程合作酒店市场,稳健拓展各大城市据点。


  智能族:淘宝聚划算将推出一系列智能化功能,从用户在淘宝上的购物经历中智能筛选出用户偏好的商品,有针对性地为不同用户推荐不同的团购商品。


  对于消费者体验来说,团宝网推出的一系列改革颇能攫获大众眼球。


  任春雷介绍,团宝网在同期推出了“单人成团”、“团宝Talking”的视频团购服务,并优化团购网页,增加了索引和导航。还在7月1日独家推出了“团团、宝宝”吉祥物,这也是团购网站首推吉祥物概念。


  记者观察到,“团宝Talking”在各大团购网站中,是第一个嵌入视频服务的模式。在PS盛行的网购时代,表现立体实物的视频在消费者进行信息了解时显然比美化后的产品图片更加真实和全面,最大程度地避免了图文与实物不符的矛盾。


  “我们在不断尝试新的行业规则和标准,通过不断的创新来提升消费者的购买体验。”任春雷如是说。或许,“提升消费者购买体验”,这也是其他精英团购网站经营者们进行企业创新的共同目标和表现形式。


  消费者——团购核心竞争力


  精英经营竞争,百家争鸣。


  日前曾引起业界争议的是团宝网推出的“单人成团”服务模式。众所周知,团购的模式一向是“抱团得便宜”。某种商品“报团”达到一定人数了才会在页面上显示“团购成功”。自此,订单生成,购买有效。当团宝网的“单人也成团”一经推出,业界便引起了不小震动和争议。就售卖模式本身而言,无异于是用批发的价钱做零售,对整个搞“批发”的团购行业来讲,都是一个新的冲击。


  “我们平均每个月的重复消费率大概超过20%,在20%到25%之间,说明消费者是在当月之内购买两次以上。”任春雷说,“取得消费者认同,一直是我们的服务策略。所有经营都是以这个为核心考量的。”


  任春雷介绍,早在国家颁布《第三方电子商务交易平台服务规范》提出“冷静期退款”概念之前,团宝网便在业界最早推出了“随时退”服务。“随时退”会给商家和自身带来一定亏损,但和推出“单人成团”一样,任春雷认为,作为一家专业性团购网站,“消费者第一位”一直是团宝秉承的不二法门,推出和实现这样的策略也正是为了争取更多的消费者认同,同时能从侧面反映了作为一家专业团购网站的胸襟和实力。


团购“二战”硝烟再起 IPO只是看上去很美


  在团购的江湖,消费者才是最大的幕后庄家。谁赢得了消费者,谁就赢得了真正的市场。


  团购IPO——只是看上去很美


  如同广告一样,团购也是一个舶来词。起源于国外“结帮成团便宜买”的概念购物模式。团购的鼻祖是美国的Groupon,它开创了电子商务的新纪元,虽然前段时间卷入了一些是非,但目前仍然占据着市场的最大份额。


  “Groupon的商业模式很好,它是B和C的四个关系里边最后出现的一个C2B,也是最后成就的一种电子商务。”任春雷介绍,“某种意义上来讲,如果排除竞争的话它可以从零到上市自然发展壮大,但是因为有竞争的原因在里面,所以需要风险投资。”


  资金链,对于任何一家企业来说都是命门,国内外的团购网站无一例外。


  而谋求上市,对于实力派的团购网站来说,无疑是在千团大战中的有利资本。Groupon的上市虽然惹有非议,但难撼它业界巨头的身份。人人网的上市为糯米网先行铺路,拉手网和窝窝团也对外宣称为上市做好了强劲的融资准备。


  据了解,团购谋求上市大多是为了融资,提高知名度。然而很现实的一点是,团购兴起的时间只有短短的一年多,无论怎样发展迅猛,资本的积累还是欠缺火候。有IT界专家解读中国团购网站谋求上市的心理:一方面是借上市来炒作自己,一方面还是为了吸资。


  清华大学的王姓教授表示,在第二轮“质变”泡沫的背景下,团购网站此时选择上市显然存在风险,不是很成熟。


  “什么叫泡沫,就是说价格和价值背离了,他不符合实际情况了。”任春雷说,“一些团购网站抢夺用户只是一个美丽的外衣,真正的目的就是要一个高流水,高流水也是为了融资。就中国来讲,一上来就进入百团大战、千团大战,它是一个激烈竞争的市场,一家独大不符合基本的市场规律。但总是有人会把这个市场吹得很大,乱象破坏了商业规则,使这个优秀的商业模式失去了它本身的价值。”


  股市专家认为,现在的团购对于上市显得有些浮躁,目的性太强,都想先一步去美国股市圈钱。然而在今年股市一系列动荡中,中国股明显境遇尴尬。做空风波、专业打压,国外股市不客气地表露出对中国概念股的怀疑。股价大幅下跌的同时,也让美国证券界对中国赴美上市的企业态度谨慎。紧缩大环境下,团购想通过上市的圈钱之路似乎不会走得十分顺畅。


  “未来谁是团购第一家上市的企业现在还不知道,”任春雷表示,“上市只是一个结果,谁先谁后不重要,如果把团购基本面的工作做好了,过程扎实,结果自然会水到渠成。”


  千团大战下的团购经营者,太需要沉淀和冷静。在团购泡沫经营和中国股遭挫境遇下,内交外困,修好基本功才是王道。团购IPO或许为时过早,只是“看上去很美”。


  另外,据了解,独家团购正在逐渐兴起。不少网站都与商户签署过排他性的合作协议,协议期一般为半年或者一年。这种模式凭借为团购网站打造唯一性的不可动摇地位,成为了一种更加深入的合作方式。一方面可以让双方提供的资源更加丰富,另一方面追求团购带来的广告效益而非快速的资金回笼。这对商家会有比较高的要求。


  八仙过海,团购的精英化竞争促进了整个行业由表及里的发展。团购仍然“正在进行时”。不过我们有理由相信,在万团大战的二次竞争后,随着行业泡沫的逐渐隐退,最后留下的团购企业,将会在资源整合中奠定一个比较成熟的经营样板,以供行业后来者仿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