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移动互联网

HP:迷途难返

  

代表HP精神的车库发源地
HP 与其他硅谷公司有着与众不同的气质。我在上世纪70年代末见过HP的两位创始人Bill Hewlett和Dave Packard,当时他们已经准备退休了,但仍然在商界活跃。这两位创始人执掌HP40年,他们一直在努力将HP变为一家伟大的公司。但这些日子终究过去,尤其我上周知道HP即将剥离其PC业务的时候,这实际上说明一点:我所知道的HP公司早就死了。


  我并不是说HP CEO Leo Apotheker的计划是错误的,他只是尽自己所能打好手中的牌。然而如果想要让HP摆脱这种过渡状态重现辉煌,这是绝对是个巨大的挑战。


  我认为,从1999年Agilent从HP独立出来起HP就在走下坡路。Lew Platt认为HP业务太过多元化,因此他需要将HP的业务集中在计算机、储存和影响领域,因此Agilent被从HP剥离出来,同时被剥离的还有HP的企业精神——在1999年,大众眼中的HP是一家从打印机上赚了很多钱的测试和测量仪器公司,而不是一家同时经营测试和测量业务的打印机公司。如果HP两位创始人在1999年还活着,那他们绝对会跟着Agilent走。不过如果这两位老人家还在世,我想根本不会有1999年的拆分。


HP:迷途难返配图

HP两位创始人在HP的车库发源地前留影


  (我同样也认识Lew Platt,他后来经营Kendall-Jackson酒业,而Lew Platt的老板Jess Jackson就是我的邻居。这世界真小。因此我也从此得知,Agilent的拆分是Platt一手力主的。)


  我们都听说过Google允许员工用10%(译者注:应为20%)时间做自己想做的事,但这不是Google的发明,而是HP的。HP每个周五下午就是员工的自由时间,后来Google将整个周五让员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正是这样的制度推动了HP的创新,并推出了包括HP打印机在内的一系列伟大产品。


  但Agilent的分拆对HP的这一传统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当时HP重新划分产品线,许多跨产品线的周五自由时间项目组收到了冲击,并因此而消失了。


  然后Carly Fiorina临危受命接手HP,她给HP带来的是一套属于她自己的东西,她的目标是让公司财务报表变得好看,于是她收购Compaq,然后是Electronic Data Systems​,HP变成了一家盈利丰厚、增长迅速的公司,但HP并没有真正成长。


  如果你了解HP的历史,你就会知道,甩掉PC业务很有意义,但对HP来说远远不够。


  有谁会买下HP的PC部门?有的分析师必然会与数年前IBM将PC业务出售给联想相提并论,但在那次交易中,无论是IBM还是联想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今天的情况已经完全不同。


  另外,IBM的服务部门是赚钱的部门,而Mark Hurd买下的EDS却是个赔钱的货。更严重的是,HP的企业文化和EDS的企业文化完全不兼容,职业经理人们只顾着做表面数字,而一次又一次忽略了企业文化的重要性。


  IBM剥离PC业务还有利润丰厚的软件业务,但软件只占到HP3%的业务。而且IBM和Oracle早就在疯狂收购软件公司,HP才刚刚开始。最好的时机已经错过。


  当决定进入手机和平板领域的时候,HP不仅因为无谓的观望浪费了太多时间,更可怕的是HP自己都没有想清楚。购买Palm能迅速打开市场,但苹果和Android牢牢把握前两名、微软准备投入巨资坐三望二的时候,HP去收购一家市场份额很低的第四名又有什么意义呢?


  而且在收购Palm的进程中HP犯下大错,他们没有像Google一样在研发上投入巨资,而是让Palm的12亿美金投资付之东流。在今天MBA当道的美国商业世界中,对研发的投入往往被短视的职业经理人忽略,工程师在好些年前就开始被当做替罪羊无情解雇,HP犯的正是同样的错误。苹果或许是个例外,他们依然能接二连三推出令人叫绝的产品,如果说在1999年,HP还能和苹果一争天下,那么今天Leo Apotheker已经完全放弃了这个想法。而苹果建造“宇宙飞船”新总部所在的地方,那里曾经是HP最重要的实验室所在地,对我来说这是标志性的一幕,HP放弃了太多东西。


  从长远来看,我不认为Apotheker的这些举措会成功,在Apple和Oracle的打压下,HP可能没有机会重回伟大公司的行列。


  HP已经迷失了方向。


  Via cringely


  转载请注明来自雷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