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财经

一封澄清函导致深圳地铁传媒出局

  武汉地铁广告招标风波还在进一步发酵。


  原本从本月15日起,媒体就开始广泛聚焦武汉地铁广告招标,质疑深报集团报价高出广东省广3亿元为何落标。几天后,武汉市纪委、市监察局对外通报,武汉地铁广告招标活动违反《武汉市户外广告设置管理办法》的有关规定,未履行相关法定报批程序。武汉地铁集团据此认定此次招标结果无效。


  近日,一位参与武汉地铁2号线站内平面广告媒体代理经营招标工作的社会评委向《第一财经日报》出具了一份盖有“深圳报业集团”公章的澄清函。


  该评委坦承:“正是这份澄而不清的澄清函让我们(评标组评委)重新审视起深报的10个亿报价。”


  到底是怎样的一份澄清函令专家评委们改变主意?目前由深报经营的深圳地铁广告收益如何?武汉地铁真的值10亿元?带着一系列疑问,本报记者展开了调查。


  深铁两度废标之谜


  据上述社会评委回忆,今年1月12日下午,评标委员会在武汉葛洲坝大酒店会议室对“武汉地铁2号线站内平面广告媒体代理经营”的项目进行了封闭评标。


  评委们看到深圳地铁标书中有两份中标通知书——一份是2004年中标深圳地铁一期工程灯箱广告经营权,广告经营期15年,保底金总额5.53亿元人民币;另一份是2010年12月中标深圳地铁一、二、五号线站内主要广告资源经营项目,合同经营期限为7年,第一年(2011年)保底经营权费1.6亿元,合同总金额14.1亿元。评委们发现,两份中标书的标的物出现重复,所以评委让他们出具一个澄清函。


  随后,评标委员会收到了一份盖有“深圳报业集团”公章,附有深报集团社长黄扬略签名的传真澄清函。


  昨晚,深报集团深圳地铁传媒有限公司董事长关云平、总经理吴跃在接受本报记者电话采访时均承认确实发过澄清函。


  该社会评委出具的澄清函称:“我集团的中标是在与当时的深圳地铁公司董事长有密切关系的一家私营企业——深圳市科济康实业公司合作下取得的,虽然我集团中标,但成立项目公司——深圳报业地铁广告有限公司是按双方当时的口头协议,科济康公司为大股东,占51%股份,我集团为小股东,占49%股份。”


  “运作第一年,在我集团的运营团队主导下,克服双方理念差异,取得良好销售业绩,2005年当年实现销售收入3915.19万元,利润总额803.5万元的良好业绩。从2006年开始,项目公司合作方深圳科济康公司看到公司赚钱,就想凭借大股东身份抢占资源,独享利润,激化了股东双方矛盾,业务拓展一落千丈。”


  评委们看到这里,便有人提出质疑,深圳报业2004年是通过“人脉关系”而非正常渠道拿标,“招标人希望合作的是正规企业”;而把业务一落千丈全部怪罪于大股东,则显示出“深圳报业缺乏合作诚意”。


  “在2006年年中,广东省纪委介入调查地铁公司的腐败案件,先后双规了深圳地铁的多名高管,也直接牵涉了科济康公司的实际控制人邹某,后邹某被判刑三年,项目公司的运作也陷入混乱。2006年年底,因为地铁腐败案,深圳市委要求涉及到地铁招标的所有未完项目都推倒重来,要求作废之前的招标合同。”上述评委透露。


  根据国内户外广告界一位知情人士透露,这并非深圳地铁广告招标遭遇的唯一一次废标。2007年至2010年的三年间,深圳地铁为防止腐败,采取拍卖形式引入天骏传媒。然而,天价拿标和巨额改造运营成本几乎压垮了天骏公司,深圳地铁集团不得不二度废标,转而重新走上公开招标之路。


  中天盈信今年1月份发布名为“盘点2010年户外广告市场”的研究报告,证实了上述说法。报告称,2010年,地铁媒体格局也出现大震动。深圳地铁招标结束,深圳报业竞标成功,2011年开始代替天骏传媒经营深圳地铁。


  评委为何担忧?


  2010年12月6日,深圳地铁招标结果公布,深圳报业以14.12亿元的报价成功竞标7年3条线,而据参与竞标的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其余5家投标公司的报价依次为9.88亿元、9.53亿元、9.26亿元、9.09亿元和7.84亿元。


  上述知情人称,2010年以前,由天骏传媒经营深圳地铁广告代理的全年营业额在8000万元左右。深圳地铁投标中,第二至第五名的报价十分接近,基本第一年都在1亿元左右,相差不超1000万元/年。报价第一的深报集团比位居第二的公司多出了4800万元/年,“整个合同期7年下来多出4.2亿以上”,“去掉第一名和最后一名的报价,整个报价7年总和的平均值是9.44亿元,深报业高出平均值4.68亿元”。


  记者亦注意到,其高出平均投标价格的49%,相比前一年的经营状况,其报价增长幅度更接近100%。


  不仅如此,参与本次武汉地铁广告招标的一位评委还向本报记者出具了一份写给武汉有关部门的情况说明。


  说明称,据行业内可靠信息,深圳报业在深铁合同谈判期间,运用自身媒体在当地的优势,以资源置换形式获取每年减免4000万元代理费优惠。


  对于减免代理费一说,关云平直接否认,而吴跃表示,“按标书上的价格执行”。


  与“深圳地铁2010年招标过程”有相似之处的是,深报集团在武汉地铁广告资源投标过程中,其报价高于第二、第三位近30%。


  “当时评标委员会的大多数成员都十分担心深圳报业如法炮制。加上深报集团在描述经营计划时提到的标的物如‘车内展板、车身广告、站名牌及广播’等广告资源已明显超出本次招标范围,超出的广告价值超过标的20%以上。这样的文字游戏为其日后采取‘报高价谈低价’埋下伏笔。基于此,深报集团的技术、商务评比得分落后于其他两家响应人,其综合评分略低于第一候选。”上述评委向本报记者感叹道。


  招标事件回顾


  ● 1月12日


  武汉地铁运营有限公司(下称“武汉地铁”)举行武汉地铁二号线户外广告招标,省广股份(002400.SZ)和深圳地铁传媒的母公司深圳报业集团分别给出7.05亿元和10.1888亿元的报价


  ● 1月20日


  深圳地铁传媒无意间在武汉地铁网站发现,招标结果在1月18日已经公布,中标单位为省广股份


  ● 2月15日起


  媒体开始广泛聚焦武汉地铁广告招标,质疑深报集团报价高出广东省广3亿元为何落标


  ● 2月19日


  武汉市纪委、武汉市监察局对外通报表示,武汉地铁二号线招标违反《武汉市户外广告设置管理办法》的有关规定,未履行相关法定报批程序。武汉地铁集团据此认定此次招标结果无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