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财经

新基金法草案 为市场自律开启想象空间

  近日,全国人大网公布了《基金法草案》全文,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这次基金法修改透射了监管理念的深刻变革。如基金募集由核准制改为注册制,引入理事会型和无限责任型基金,把私募纳入监管等,反映监管正逐渐探寻由管控式他律向基于市场逻辑的自律之转型。

  这一监管理念的转变首先反映在核准制改注册制,拓宽了基金公司与投资者的市场自律空间。即注册制下基金公司的基金发行规模和种类等,取决于市场需求偏好,而非管理层偏好。而核准制下,发行何种基金、规模多大和发行节奏等都受监管层的供给管制,基金公司难以依据其对市场的理解进行,投资者也只是被动接受者,市场无决定交易品种的话语权。同时,注册制下的基金募集和发行,监管层将逐渐转向资质审核和合规监管,可把大量监管资源用于市场过程的规范监管。核准制则使大量监管资源用于基金募集审核,导致市场过程的合规监管资源投入不足。

  其次,新增理事会型和无限责任型基金,为基金业走出单一的管理费模式提供可能。当前基金公司都采取公司制,其盈利主要依赖于向投资者收取的管理费,且基金公司运营的好坏并不直接影响管理费的收取。因为尽管业绩会影响基金公司的募集规模和管理费,但管理费模式使基金公司与投资者难以产生内生利益的激励相容性。由于基金投资损益为投资者承担,争取新发基金获监管层通过和做大基金发行规模等,才是基金公司的利益所在。

  而无限责任型基金意味着基金的投资损益将直接影响基金公司收益。因为无限责任型基金意味着合伙制引入基金业,基金公司为普通合伙人(GP),即若非不可抗力下的损益,基金公司将承担无限责任,而基金持有人则是有限合伙人(LP),只以投资额度承担有限责任。

  如此一来,基金公司与投资人在利益上具有了内生激励相容性,不再旱涝保收,基金投资人也因基金公司承担无限责任,而降低了其信托风险和投资运营上的委托代理风险。同时,无限责任型基金的引入,降低了基金高管购买证券等面临的内幕交易等利益输送风险,及监管执行成本。毕竟,若基金管理人与投资者的利益高度匹配,那么管理人的内幕交易和利益输送,侵蚀的不仅是基金投资人利益,还侵蚀基金公司利益,从而强化市场自律。

  此外,把私募基金纳入基金法,使私募基金有章可循。目前国内私募基金尽管受制于公司法、合伙企业法和信托法等,但缺乏一个系统的法律体系加以规范,致使私募因缺乏系统规范而野蛮成长。如目前私募基金多依据信托法,且与信托公司等合作发行私募产品,同时由于合伙制模式在税制上存在重复征税等高税负问题,使私募基金多采取公司制,而未能有效嫁接合伙制的强激励相容性。是为私募的内幕交易等甚于公募之缘由。

  由此可见,当前正在人大审议的《基金法修改草案》,可权作是监管理念转变和市场自律归位的有益尝试。当然,这一监管理念的转变很难单凭《基金法》修改就能完成,接下来应尝试构建一套系统性的市场监管框架体系。如目前基金法只是就证券私募提供了法律规范,并未把PE/VC和各种产业基金纳入监管,而国内的PE/VC等大都是企业上市前的IPO投资,因此当前应出台《私募基金法》,以规范所有私募基金,使之有法可依。

  同时应适时构建集体诉讼、辩方举证及和解制度等,强化投资者在信息不对称下的市场博弈能力,增强市场自律对基金公司等的约束,并改进信息披露制度,降低市场信息交易成本,提高市场自律的威慑力。此外,适时修改《合伙企业法》,变《企业所得税法》为《法人所得税法》等,消除合伙制企业高税负和重复征税等风险,以鼓励合伙制金融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