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移动互联网

伦敦奥运的IT演义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奥运多少事,都付笑谈中。奥运是一场惊心动魄的人类极限较量,同时也是一次有关网络精英、IT巨头和社交达人们的较量舞台。赛场内,体育健儿们带领全球一起大悲大喜,赛场外,一场“伦敦IT演义”同样精彩上演。

  IT时报记者 王昕 尤歆飞

  奥运与社交网络

  我和你 “零距离”

  四年前的北京奥运会,Twitter和微博仍在咿呀学步,而四年后的今天,它们已经成了一股不可忽视的媒体力量。普通百姓和体育明星、体育官员之间没有了距离。

  疯狂的Twitter

  今年的奥运,堪称一场微博奥运盛会。网络的力量,让每一个人和赛场、和体育选手的距离都如此之近。在奥运会开幕当天,新浪微博在线人数超过2400万。而Twitter上关于本届奥运会的消息短时间内突破1000万条。

  Twitter的疯狂甚至引发了网络堵塞,7月29日进行的男子公路自行车赛,由于数据无法通过运动员随身携带的GPS卫星导航系统传送,电视评论员无法告知观众,领先的第一集团选手的具体地点。国际奥委会发言人只能出面,劝说体育迷少发一些Twitter。

  张扬的90后运动员

  运动员们也展示出他们最个性的一面,通过微博,运动员不再是以往那种“上台比赛,下台致谢”的高大而又疏远的形象。奥运期间,冯喆和教练王红卫一唱一和,给人们带来诸多笑料。冯喆发微博调侃道:“王导真心不容易,花了两天时间把不认识的单词一个个查出来,在地图上和竞赛规程上用铅笔仔仔细细标注出汉语解释。深受感动的我为了借此良机帮他进一步巩固单词记忆效果,趁王导睡觉时把汉字全用橡皮擦掉了。”而王红卫也不遑多让,在他的微博中调侃道,“冯胖以前总是靠长跑来减肥,我给他提出2点建议:A。不要再长跑了,过多消耗自己;B。少吃零食一样能减肥。结果他听取了我的建议完成了A。”

  通过其他媒体平台,选手们很难展示自己的个性或私生活,但是Twitter和微博却显得轻松惬意。牙买加巨星乌塞恩·博尔特在Twitter上表示他非常渴望变成一只鸡,美国跨栏选手洛洛·琼斯透露她是一个处女,90后的跳水美女何姿则在微博上晒出自己的私房照。对于新型的社交网络来说,这十分正常并且很受欢迎。

  被挤下“神坛”的传统媒体

  社交网络的发展改变着传统媒体权威甚至霸道的宣传方式。一直以来,中国媒体对大赛报道都带有明显的“趋金”倾向,对于我国的传统优势项目、热门夺冠队员,采用全方位式报道。如果运动员没有取得突出成绩,媒体就不将其列为重点报道对象,观众们也只能在综述新闻中听到他们被顺带提起的名字。但随着社交网络的兴起,那些被媒体和广告商“遗弃”的“无金”运动员渐渐走入了人们的视野,他们和夺冠的运动员一样,受到观众的鼓励和赞扬。

  试举折戟的周俊被部分媒体称为“中国女举最耻辱一败”,微博上,不少网友对“耻辱”一词非常不满,认为对一个17岁的姑娘进行这样批判和不尊重是“媒体的耻辱”。通过社交网络网友接力转发和抗议,一些媒体随后将标题中的“耻辱”一词改为“惊人”。

  奥运与顶级IT赞助商

  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

  奥运是世界上最大的品牌之一,估值超过475亿美元,仅次于苹果(706亿),超过谷歌(474亿)。今年有11颗“钻石”被镶在了奥运皇冠上,其中3颗来自IT界,它们是宏碁、三星和松下,外界预测它们均需要为奥运掏出约1亿美元的腰包。“我们已经在此工作了四年。这是一个机会,展示我们可以做的大项目。”一位宏碁高管雄心勃勃地表态,“一旦我们开始,将再也不会重新启动。”

  宏碁:奥运砸钱“手软”了

  对宏碁的奥运梦来说,三星是“老师”,联想是对手。1988年三星成为汉城奥运会赞助商,让全世界知道了三星这个品牌,随后三星多次斥资赞助了悉尼、雅典等奥运会。在联想宣布退出奥运顶级赞助商阵营后,宏碁顺利接班。

  “对于奥运,我们能比赞助商做得更多。我们是伙伴,分享我们的专业知识、经验和设备,我们的责任是为奥运会提供计算能力。”面对媒体时,宏碁奥运事务负责人的讲话“官腔十足”。

  本届奥运会上,宏碁部署了13500个台式电脑、2900个笔记本电脑、950台服务器存储系统和13000个显示器,宏碁设备被遍布奥运各地,并被数千人使用,他们中包括安全、后勤、奥运会组委会的6000名成员等,金丝雀码头的奥运技术运营中心内的所有计算机均来自宏碁。

  在“伦敦碗”奥运场馆附近,宏碁还准备了4大块计算机区域,其中3个供运动员上网,一个作为媒体中心,让媒体快速发稿,宏碁的400名工程师负责现场已部署设备流畅地工作。

  微妙的是,宏碁对于国际奥委会的续约谈判似乎并不太过积极,外界评论,如果经济危机造成的PC业务下滑仍将持续,那么宏碁在本轮TOP赞助周期的投入将会“遭遇真正的危机”。事实上,就国内情况来看,目前宏碁已经很难拿出钱来在央视核心媒体上大肆投放广告,以期配合奥运宣传。在不少人看来,宏碁的奥运营销危机四伏。

  松下:“幕后英雄”哀兵必胜

  出乎所有人预料,可能正是为了奥运会,松下攒出一份令人惊喜的第一季财报,财季运营利润为 386 亿日元(约 4.9367 亿美元),增长了近 7倍。要知道,自去年 3 月份起,松下总共亏损了 7720 亿日元。在过去的四年,公司的损失则超过 150 亿美元,而市值也下跌了 80%,低于 160 亿美元。松下此次以哀兵姿态出击伦敦奥运,放手一搏。

  绝大多数人可能都不知道,25年来,松下一直是奥运会的官方视频和音频赞助商,是所有人“看奥运”的幕后英雄。为了延续传统,在伦敦奥运,松下首次带来现场3D视频拍摄,并提供了30台高清3D摄影机和海量电视设备,其供应规模是该公司史上为支持历届奥运会而提供的音视频设备中最大的一次。

  1000个广播中心电视监控器、12000个电视显示屏、超过45个大型LED屏幕、47个103英寸的等离子显示屏,这些电视设备有些分布在各个体育场馆,其它的则坐落于广播中心内。在奥林匹克公园里举行的开幕式和闭幕式上,20000台世界上最轻、最小的流明投影机为观众传达生动的高清录像。另外,松下还将其未来业务重点——安全摄像机,在伦敦大肆应用了一番,共25000个安全摄像头林立伦敦街头和奥运场馆周边。

  最新财年中,松下股价仍在持续走低,与奥运同步,松下宣布重组,总部员工将从7000名裁减至数百人,希望松下能借此走出一步“哀兵必胜”的棋。

  三星:史上最牛植入广告

  奥运会开幕式上,憨豆先生拿着三星S5830弹钢琴,令人捧腹;在随后的舞蹈表演中,亮闪闪一片三星Galaxy S III和Galaxy Note闪得人睁不开眼……“奥运专家”三星导演了史上最牛的一次植入广告案例。

  如果说松下和宏碁更多地在幕后为奥运服务,那么三星则来到全球游客面前,多少有些意外的,三星此次重点是移动支付。

  Galaxy S III,三星最新的Android手机,也是本届奥运会的官方手机,无疑三星公司同样会向奥组委提供大量这款手机,不过三星没有向外界透露具体的手机数量。

  根据已知信息,三星将一款安装了Visa支付应用的“特别版手机”提供给1000个奥运组委会首脑和决策者。这些人将能使用这款手机的NFC(近距离通信)功能在场馆周边便利亭刷手机购物。奥林匹克公园因此成了三星专属的测试场地。而在整个英国,类似的支付终端有14万个。

  “我拥有我的第一张信用卡是在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史蒂夫·雷德格雷夫爵士说道,现在他可以利用官方赠送的Galaxy S III手机在海德公园或是各个奥林匹克场馆周围进行20英镑以下的小额消费。

  作为可以想象的未来奥运会赞助商,三星的野心是将更丰富的移动支付技术运用在未来的奥运会中,不过不幸的是,在温布利球场,英格兰对阵阿联酋比赛现场,整个Visa系统崩溃了,三星手机的移动支付功能随之失灵,观众们无奈地发现现金仍然是最靠谱的支付方式。

  当然这不是三星的错,不是Visa技术的错,对于三星和伦敦奥委会来说,都不会再提这件让人心里添堵的事儿。

  奥运与黑客

  泰晤士河边的骇客攻防战

  这是一块伦敦奥委会官员不希望任何人注意到的赛场——网络世界的精英黑客之间的较量,一方试图保护奥运会的核心电脑系统,而另一方试图闯入破坏它们。

  众黑客希望“留名奥运”

  当刘翔、罗伯斯、梅里特,三个世界上最快的栏上旋风刮过伦敦奥运的终点线时,亿万国人热切地在电视机前迎接伟大时刻的到来。不幸的是,此时计时计分系统忽然失灵,一条来自国际黑客组织的消息占领了人们的电视或电脑屏幕。

  如果在110米栏、100米跑、50米自由泳等决赛时,判定胜负的计时和摄影系统因为外部介入攻击而突然停止工作,这可能将成为奥运会史上最难堪的丑闻,还好上述事件发生的概率并不大。

  正因为此,在伦敦的35个比赛场馆,计分和计时系统是黑客活动分子的“最爱”,一位当地政府安全官员匿名表示,“记录时间和分数的数字系统最容易受到攻击,黑客往往利用它来发表声明,或是对某些利益巨大的犯罪行为下赌注。”事实上,伦敦东部的奥林匹克体育场,已成为一些黑客活动分子的目标。

  英国全国反恐专家理查德·克拉克说,网络攻击可能让比赛受到物理水平的威胁,比如比赛中断。可以说,这是更高级别的黑客攻击。

  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潜在的网络攻击数量达到骇人的12亿次,4年后,伦敦每天恐将迎来14万次可能的网络袭击。

  据一位网络安全顾问透露,因入侵美国CIA、国会参议院、日本索尼公司等政府和企业网站“闻名”的LulzSec和其他一些黑客组织,已经铆上伦敦奥运,他们希望自己提出的观点有可能瞬间传遍全球,“即便黑客也想在奥运留下印记。”

  今年早些时候,“007就职单位”军情五处负责人乔纳森·埃文斯说,对英国政府和企业的网络攻击已达到“惊人水平”,对网络犯罪分子来说,伦敦奥运会将是一个“有吸引力的目标”。

  “隐藏的脸”护驾奥运

  这里原本就是世界上最繁忙的码头,如今却是伦敦经济发展的新兴区域。石砌的狭窄街道,华丽的古老建筑矗立两旁。泛黄的路灯,绚丽的橱窗,随处可见各式各样的雕像和络绎不绝衣冠笔挺的绅士。新兴的金丝雀码头(Canary Wharf)呈现的是伦敦的现代气息,这里的地铁线是最新的,当然时速也最快。

  大多数人并不知情,伦敦奥运技术运营中心亦坐落于此,负责每分每秒监控全英国的约11500台计算机和服务器。其背后的庞大系统负责传递奥运场馆记分牌上的信息,向运动员发送单项比赛时间表,或是在边境官员电脑上显示入境运动员的注册信息。

  在英女王宣布奥运正式开始之前,网络安全主管部门已经邀请“道德黑客”模拟进行了超过20小时的攻击测试。此前北京奥运的类似模拟测试规模不足14小时。

  英国媒体为此打出了《Team Geek to keep Olympic Games running》(极客团队保障奥运会进行)的新闻标题。更有趣的是,这数千名“道德黑客”被喻为伦敦奥运“隐藏的脸”,他们亦是运动员,参加一个史上最大的网络运动项目,同时防范网络攻击的威胁。

  “这将是一个相当复杂,但不被察觉的网络,我们可能做不到100%,但是它接近100%。”奥运网络安保企业负责人自信满满地说:“非常明显,全世界都在看,胜利是用最小极限单位来测量的,没有第二次的机会。”

  伦敦眼、摩天轮都是潜在目标

  如果说奥运核心运行系统被很好地“藏”了起来,或者被证明是坚不可摧的,那么可悲的是,黑客将转移攻击目标,例如公交基础设施、金融业或顶级赞助商。

  Visa,就是一个可能受攻击目标,它垄断了奥运场馆周边的所有提款机,是奥运会的提供信用服务的唯一供应商。

  “黑掉Visa网络后,不让任何人卖东西或买东西,这将造成巨大伤害。”网络安全顾问曼弗雷特说:“当你尝试应对一次已经发生的黑客攻击时,你会发现曾努力设计的防范计划,可能是灾难性的。”

  也有人说,伦敦眼是一个值得追逐的目标,或是让摩天轮停止或向后运行,伦敦地铁也是一个很有吸引力的目标,它是整个城市的十字线。

  在这些目标面前,伦敦奥运当下“最火”的病毒是什么?例如,Flame和Shady RAT,就连奥运主办方电脑也备受威胁。大名鼎鼎的Flame病毒能间谍并破坏网络系统的能力,曾被用来在今年4月攻击伊朗;而Shady RAT则主要攻击计算机和个人用户,可怕的是,它这些年来的目标是国际奥委会委员们的电脑。

  根据最新一期的网络安全报告显示,黑客利用2012年伦敦奥运在网络上进行恶意攻击的案例已经呈现升高趋势,截至目前已经发现有黑客运用伦敦奥运的话题进行乐透彩等赌博诈骗活动。最新作案手法是,黑客摇身一变成为奥运主办单位,假借招聘人力、赢取奥运门票等来实施诈骗。

  伦敦奥组委表示他们将会花费7.5亿美元用于奥运科技保障,不过这似乎还远远不够,负责打击网络恐怖主义的英国大臣弗朗西斯·莫德早在5月就曾向数百酒店、培训中心等正在被运动员、教练员、奥运官员和政要使用的相关奥运设施发出警告,伦敦奥运将“不会是免疫网络攻击的”。

  好在,目前来看,伦敦奥运做到了“远离黑客”。

  相关阅读

  网友与奥运 自制奥运微直播苦中有乐

  凌晨3时许,Alex仍聚精会神地捧着笔记本电脑,创作着、发送着他的奥运微博。尽管已是深夜,但是Alex丝毫没有睡意。中国体育健儿奋勇拼搏,勇夺奥运金牌的一幕幕场景,让他久久难以平静。和他一样难以入眠的,还有许许多多支持着中国体育的粉丝们。

  Alex姓汪,是重庆三峡学院汉语言文学专业的一名学生。虽然他的微博“奥运新闻-Alex”规模无法和门户网站的微直播相比,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新闻动态、赛事直播、妙语辣评、场外花絮一个不少。其中,既有引用国内外媒体的报道、有自己打造的图集,也有根据电视撰写的赛事直播和赛后评论,并通过@中国选手的方式加油助威。从奥运会开赛至今,Alex的微博已经从几百名粉丝蹿升到12000多名粉丝,许多体育圈内人士都成了Alex的粉丝。

  “不为了粉丝,不为了营销,做奥运微博,纯粹是自己喜欢。”Alex告诉《IT时报》记者,每天他都会忙到凌晨三四点,一直到中国队比赛结束,而第二天下午又开始忙碌。“相对那些门户网站的体育微博而言,我想给大家展示更多个性化的内容,让大家感受不一样的奥运。”当叶诗文破纪录夺金被别有用心的美国人质疑服用兴奋剂时,Alex立即发微博力挺,“叶诗文再夺一金,用实力用金牌回击了欧美人的质疑!请你们收起酸葡萄心理,请不要再折腾为难小姑娘了!”当中国体操女团失意伦敦时,Alex写道:“留给中国体操女队五位小姑娘的只是伦敦北格林尼治竞技场一个可以让她们肆意流泪的小角落,这里没有奖牌和鲜花围绕,有的只是一个个落寞的身影,以及肩膀、膝头亦或是心中刻骨铭心的伤痛。”他和朋友一起@体操队姑娘,送上真挚的鼓励和安慰,并@中央电视台质疑了他们不太人性化的采访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