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热点

抄袭背后盛行成功学逻辑:谴责反被斥哗众取宠

抄袭背后盛行成功学逻辑:谴责反被斥哗众取宠


  抄袭崇拜


  中国产生一种新的流行逻辑“抄得成功、抄得出色、抄得没人告就是牛逼”


  这是对时下泛滥的抄袭现象的戏仿。原作是世界顶级设计类杂志《w allpaper》的封面,按照现在的流行逻辑,我们模仿这个封面设计,应该被称作“借鉴”、“致敬”以及“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近日,英国《每日邮报》报道中国热播电视剧《爱情公寓》抄袭事件,标题为“上海一部热剧全面剽窃《老友记》,剧本、角色照抄,甚至连沙发也不放过……”,对此英国网友评价,“中国山寨算什么新鲜事”、“还指望超过10亿的中国人至少能有一个原创的点子”、“中国人只能做医生、律师这种只需要死记硬背的职业,发明家?很少很少,可能是基因缺陷”……与此同时,美国《时代周刊》官网也质疑《爱情公寓》抄袭美剧,美国人的点评依然是“典型的中国制造”。


  在中国,抄袭不算新闻,但《爱情公寓》将抄袭粉饰为“致敬”,连抄三季,连台词、画面都照抄,重点是很多人维护《爱情公寓》的抄袭,论据是“抄也要勇气的,值得赞赏”、“抄得成功、抄得出色、抄得没人告就是牛逼”、“抄袭乃创新之母”、“抄本国人不对,抄外国人无罪”……这就是当下社会之怪现状了。抄袭不仅被合理化,甚至被崇高化了。


  《爱情公寓》抄袭美剧《老友记》;TVB《缺宅男女》被指抄袭《蜗居》;《美人天下》是《越狱》、《赤裸特工》以及《狄仁杰》的组合穿越版本;游戏《TERA》涉嫌抄袭《天堂3》;广西某医生发表的论文在十多年内遭遇16个单位25人的6轮抄袭;Mac设计团队列出了大量证据图片论证三星抄袭iPhone和iPad;iphone又被指责曾经抄袭LG;网易上线的移动客户端“饭饭”大量抄袭大众点评,大众点评又被指责抄袭食神摇摇;小企鹅的抄袭水准之高更是令人瞠目结舌,血液中、毛孔中、基因中都散发着抄袭的体味,无抄袭,不企鹅。而且,这体味却被诡谲地认为是呼气如兰,让我们中的绝大多数甘之如饴,趋之若鹜。


  其实我们每个人,每天都在纵容抄袭。提醒大家保护版权、抵制抄袭,反而显得不切实际。连抄袭是错的这个普世价值、社会公约都被很多人否认了。抄袭显然是成功的捷径,先有郭敬明“抄袭案”之后照样可以进入作协,成为作家首富;后有《爱情公寓》连抄三季,抄成收视第一———“榜样”的力量不可低估。


  “抄袭会让你的灵魂萎缩”,这一句话作为礼崩乐坏的墓志铭倒是不错。


抄袭背后盛行成功学逻辑:谴责反被斥哗众取宠


  


抄袭背后盛行成功学逻辑:谴责反被斥哗众取宠


抄袭背后盛行成功学逻辑:谴责反被斥哗众取宠
国产游戏《美眉梦工厂》疑抄袭日本游戏《美少女梦工厂》。


抄袭背后盛行成功学逻辑:谴责反被斥哗众取宠
热播剧《爱情公寓3》被指多处抄袭美剧英剧,英美媒体对此都有报道


   现在谁捍卫版权、谴责抄袭,反而被斥为哗众取宠


  “中国真是抄袭犯的乐园,即使你东窗事发,放心,很多人都深表理解,我们不就是山寨大国嘛、小时候谁不抄作业啊、我们周围哪样东西不涉嫌抄袭 啊……对于抄袭,大家早就麻木了习以为常了。你抄袭了如果愿意道歉,大家就会夸你敢作敢当,纯爷们!好像你做了多大一件好事似的。”对于《爱情公寓》抄袭 事件,专栏作家咪蒙感慨“中国是全球对抄袭容忍度最高的国家之一”。不可思议的是,大把网友说,只要抄得出色、抄得成功、抄得没人告就是牛逼。很大一部分 人认可抄袭、纵容抄袭甚至膜拜抄袭,才是当今社会之怪现状。


  抄袭是一顶歪戴的帽子,我们甘之如饴,趋之若鹜


  “随着生活越来越复杂,人越来越多,选择也越来越多,每个人抄袭的也越来越多……抄袭有点像是在大街上买一顶帽子,再得意洋洋地歪着戴。抄袭来 的想法往往会更加成功:比起更有独创性的其他头饰,比如一块多汁的牛排,或者一把椅子,帽子就是一个更好也更实用的选择。这没有什么好羞愧的。抄袭是好 事,如果没有抄袭,人类作为一个物种早已经灭绝了。比起我自己腹中那点可怜的存货,抄袭能让我接触到无限丰富和多样的想法。”


  以上纯属抄袭英国《金融时报》专栏作家露西·凯拉韦(LucyKellaway)。哦!不!不是抄袭,这是借鉴、是致敬、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在现在的语境下,我该坦荡荡。正如《爱情公寓》总编剧汪远把自己抄袭美剧英剧定义为“借鉴”和“致敬”,抄袭是罪恶,借鉴是虚心,致敬是谦卑,贬义词成功 洗白为褒义词,瞬间化腐朽为神奇。


  原本,或许,可以让我们稍微回顾下当年原本的那个模样。在那个纯真年代,单是撇头看下同桌的考卷,也是心有惴惴的。在那个纯真年代,即便分了几 本书抄几段毕业论文,也是会心有不安,生怕被处罚的。在那个纯真年代,即便是偷偷抄袭了,不幸被揭发了,还是要羞愧含恨,觉得夜夜难眠,不知以何颜面视江 东父老,更有甚者不知如何背着污点过残生的……抄袭原本等同的词汇是剽窃、盗窃,而现在这一切都被颠覆。


  当当推出自有品牌电子书产品,CEO李国庆说,“我们就是直接抄kindle的。”


  《爱情公寓》编剧汪远说,“如果现在有人说我们剧跟哪部美剧一样,我觉得那真是在夸我。”


  这与将克里姆林宫幕僚官员作品据为己有的俄罗斯间谍安娜·查普曼(A nnaC hapm an)所言的“剽窃简直是上个世纪的罪名”,简直就是“英雄”所见略同。


  相比现在社会对抄袭的麻木、纵容、姑息,对抄袭的直言不讳、大张旗鼓、得意洋洋,甚至追逐、追捧、崇拜,那个纯真年代真是“怯懦”“羞涩”得可爱了。


  抄袭就是生产力,这背后就是中国盛行的成功学逻辑


  依旧是抄袭露西·凯拉韦的一段话:微软以抄袭为基础,建立起了一个价值2000亿美元左右的商业帝国。就连一直被当作特立独行之典范的苹果公司 (A pple),一些最重要的技术也是在史蒂夫·乔布斯(SteveJobs)在施乐(Xerox)亲眼见过之后才捣鼓出来的。


  除此以外,我们还可见的是,散发着抄袭体味的小企鹅屹立在中国IT界的鳌头,逍遥江湖。抄袭《老友记》的《爱情公寓》成为新一轮的收视热点,坐 收广告商之利,要不然,它哪有千字万元来赔偿?还有,抄袭也能找到工作。谷歌公司推出的“即时搜索”发布不久,就被一个美国的大三学生抄袭,并且还用在了 著名的视频网站Y ouT ube上。结果是,它受到了Y ouT ube首席执行官的青睐,并向他发出了工作邀请……抄袭的歪帽子果然吸睛,抄袭的牛排果然肉嫩多汁,抄袭的个子果然比常人要高。抄袭就是生产力。


  而埋头苦干的创新者在哪里?我们见不到他们的面目。他们模糊,他们边缘,他们落寞。他们所做的唯有划清狭仄的领地,生怕卷入抄袭江湖的混战中。 但在资讯如此发达的现实中,这又何其困难?这就像伯夷、叔齐不食周粟,只在深山中食野草,到头来却悲怆地发现原来野草也流着周的汁水。他们所做的可能还 有,原本一起埋头的伙伴在“弃暗投明”之后,抄袭成百万富翁、社会精英、上流名士之后,仰天长啸———“伦理何在!道德何在!”在全民抄袭的社会中,这些 不抄袭者成了远离现实的异类,或者,说得好听点,叫作执着坚毅的理想主义战士。


  残酷的现实、求生的欲望让我们中的多数成不了伯夷、叔齐,事实上,在成功学的教育下,我们中的更多数人愿意主动地追逐抄袭,甚至崇拜抄袭。在成 功学冠冕堂皇的说教背后,是不择手段的行为逻辑。更多的我们只能恨恨地说,为什么没有学校开设一门抄袭专业,为什么没有人有兴趣教我们怎样才能更擅长抄 袭?而这所有一切的背后,只在于,似乎抄袭比其他任何事情决定着能否更快地成功。其实,殊不知,在抄袭的第一步起,我们就预设了自己创不了新。我们就已经 规划了自己从流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