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家电资讯

梦碎光伏 孚日股份合资子公司遭清算解散

  本报记者 李继远 济南报道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在中国光伏产品遭遇欧美“双反”调查之时,9月26日,孚日股份(002083.SZ)发布公告称,受光伏行业不景气的影响,太阳能电池及组件产品的销售价格持续下跌,合资公司埃孚光伏制造有限公司(下称“埃孚光伏”)不再具备可持续经营的经济基础,并决定清算解散该公司。


  4年前,埃孚光伏在潍坊市高密太阳能光伏产业园热热闹闹地开业。在孚日股份董事长孙日贵的眼中,光伏产业无污染、低能耗,前景广阔,并试图重点发展光伏产业逐渐取代纺织成为公司第一主业。


  4年间,市场陡然生变,国内光伏企业遭遇“滑铁卢”。当初,激情满怀的孙日贵显然无法预料到市场的戏剧性变化。


  细数孚日股份在光伏产业方面的投资发现,公司持有博世太阳能的长期股权投资已经计提减值准备,而2012年同样不容乐观;合资公司埃孚光伏即将清算解散,而全资子公司孚日光伏已经收缩投资,并且进行了大面积裁员。


  被称为“毛巾大王”的孙日贵的光伏梦已经全面溃败。


  利润严重压缩


  埃孚光伏注册成立于2008年7月1日,注册资本1750万欧元。孚日股份与德国Aleo solar AG公司分别持股50%,主营太阳能电池组件的生产和销售。


  按照规划,埃孚光伏生产的太阳能电池组件将销往欧洲,而德方Aleo solar AG公司将负责包销3年。


  埃孚光伏的成立是孚日股份跨入新能源行业的第一步,孚日股份寄予厚望。2008年8月8日,埃孚光伏首条10MW生产线投产,当年生产出口销售组件8580个,总功率 1.55MW, 实现销售收入 4048万元,而净利润显示亏损631.81万元。


  2009年年报显示,埃孚光伏实现销售收入1.68亿元,净利润为415.97万元。2010年,销售收入增加至3.46亿元,净利润为1745万元。而2011年的业绩则急转直下,净利润仅有少得可怜的15.7万元。


  公告显示,2012年度1-8月,埃孚光伏营业收入为35141.35万元,净利润623.76万元。


  孚日股份一位高管曾在此前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埃孚光伏产品销往欧洲,受国内产能过剩、汇率波动以及欧债危机的影响,严重压缩了企业的利润空间,未能实现预期收益。


  “主要是因为德方在市场和经营上出了问题,想停下,但是我们自己也不能接这一块,所以也就不要了。”9月27日,孚日股份证券事务代表彭仕强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在这个低价产业,工厂已无法再达到足够的利润率,未来将面向高端市场。”Aleo solar AG首席执行官兼首席财务官York zu Putlitz日前表示,由于组件价格下跌,山东高密工厂已不再具备可持续性高成本效益生产的可能性。


  就在今年6月份, Aleo solar AG 曾宣布将关闭位于西班牙圣玛利亚-德帕劳托德拉的一个20MW产能的工厂。


  损失将不可避免。截至2012年8月31日,孚日股份持有埃孚光伏50%股权的长期股权投资账面价值为9053.22万元。


  “经公司财务部门初步测算,预计埃孚光伏清算解散将给公司带来2000万-3000万元的资产损失,公司将在履行相关程序后,对该项长期股权投资计提资产减值准备。”公告表示。


  惨淡收场


  埃孚光伏作为孚日踏入新能源行业的第一步,如今却以公司清算解散收场,不禁令人唏嘘。而孚日股份也选择放弃寄予厚望的埃孚光伏,也已经宣告孚日股份转型新能源的战略全面溃败。


  孚日股份在光伏产业的投资共分三部分。除去即将清算解散的埃孚光伏,另有对德国博世太阳能公司6.4%的股权投资。


  由于博世太阳能2011年度亏损严重,孚日股份在今年4月15日决定对该股权投资计提减值储备5499.92万元,占公司最近一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比例超过30%。受此影响,孚日股份2011年度净利润减少4124.94万元。


  据路透社报道,博世太阳能于2009年8月份以每股9欧元的价格获得Aleo solar AG公司(埃孚光伏德方股东)39.43%的股权,并最终获得Aleo solar AG公司68.7%的股权,成为公司控股股东。


  在今年5月份,Aleo solar AG发布一季度财报显示,公司营业收入7460万欧元,同期相比下降14.6%,其中,息税前利润(指支付利息和所得税之前的利润)降低820万欧元,息税前利润率下滑11%,公司预计2012年度将面临亏损。


  而博世集团在8月28日发表声明称,博世集团将停止薄片太阳能电池的生产,并将在今年年底关闭位于德国埃尔福特的工厂,同样,埃尔福特工厂也是博世进军光伏产业的第一站。


  如此看来,孚日股份对于博世太阳能的长期股权投资亏损仍将是大概率事件。


  此外,孚日在光伏产业布局的另外一家全资子公司孚日光伏同样举步维艰。注册成立于2008年1月29日的孚日光伏直到2010年5月份,第一块薄膜电池才成功下线,而2011年年报显示,截至2011年底,公司仍未实现批量生产。


  值得注意的是,孚日光伏成立之初曾向Johanna Solar Solutions GmbH 公司采购生产经营所需的两条CIGSSe 薄膜太阳能电池组件生产线的生产设备,设备总价约为11175 万欧元。2009年半年报显示,孚日股份已付款约3.5 亿元人民币。


  “另外一条生产线就没有投资,没有买。”彭仕强表示。而在2009年,充满雄心壮志的孚日股份还曾打算向孚日光伏担保14亿元,以解决孚日光伏购买设备的资金问题,不过查看2011年年报,实际担保额仅有110万元,最终草草了事。


  虽然仅有一条30MW的生产线,但是由于迟迟不能实现批量生产,员工收入较低,导致员工纷纷离职。面对颓势,孚日光伏曾在5月份停工一个月。而近日,有员工向记者证实,8月初,孚日光伏进行了大面积裁员,原本100多名员工如今已经所剩无几。


  “国内光伏产业一直处于两头在外的怪圈,多晶硅依赖进口,组件依赖出口。”齐鲁证券行业分析师刘保民认为,受欧债危机以及欧洲政府对光伏产业补贴政策调整的影响,而国内需求不足的情况下,高度依赖出口的光伏企业很难自保。


  刘保民认为,随着经济形势的好转,光伏产业前景仍然值得关注,“孚日股份的转型失败主要归咎于市场的急转直下,未来应该集中精力做好自身毛巾品牌在国内市场的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