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互联网资讯

谷歌的反垄断纠结:昔日反微软斗士立场迥异

  

苏珊·克雷顿(左)认为谷歌的行为是推动竞争,而加里·里贝克(右)则从谷歌身上看到了微软的影子——一家规模庞大的公司试图阻碍竞争,并向新市场发起进攻
  苏珊·克雷顿(左)认为谷歌的行为是推动竞争,而加里·里贝克(右)则从谷歌身上看到了微软的影子——一家规模庞大的公司试图阻碍竞争,并向新市场发起进攻


  导语:12月17日出版的美国《纽约时报》印刷版刊文称,两位曾经在微软反垄断官司中主张严惩这家科技巨头的美国大律师,如今也在谷歌反垄断调查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不过,他们此次的立场却截然相反,从而凸显出这两起重要官司的相同与不同,同时也折射出谷歌案给反垄断官员带来的挑战。


  以下为文章全文:


  立场相反


  在数字经济领域,14年算得上是一个轮回。日新月异的科技,让曾经不可一世的公司光环退去,让曾经默默无闻的企业称霸全球。


  1998年春,美国联邦政府和20个州政府对微软发起了世纪诉讼。几个月后,谷歌成立。


  此一时,彼一时。现在,在美国和欧洲同时面临反垄断调查的变成了谷歌。在美国,监管者预计将在几天内宣布究竟是起诉谷歌,还是与之达成和解。欧盟也将很快宣布最终决定。


  虽然这些年的形势发生了很多变化,但当年在微软案中并肩作战的两位反垄断斗士,如今却再次扮演了重要角色。只不过,加里·里贝克(Gary L. Reback)和苏珊·克雷顿(Susan A. Creighton)这两位大律师这一次却站在了截然相反的立场上。


  他们二人的参与及其立场的对立,凸显出这两起重要官司的相同与不同,也折射出谷歌案给反垄断官员带来的挑战。


  各执一词


  1996年,里贝克和克雷顿是搭档,共同担任浏览器先锋网景的代理律师。他们撰写了长达222页的“白皮书”,列举了微软借助PC操作系统市场的主导地位扼杀网景的种种罪行。当网景将报告提交给美国司法部后,该机构的反垄断主管下令展开调查。


  里贝克现在任职于硅谷律师事务所Carr & Ferrell,曾经为多家向政府投诉谷歌的公司代理过官司。他并未为微软提供过服务,尽管这家软件巨头也曾经投诉过谷歌。


  从谷歌身上,里贝克看到了微软的影子——一家规模庞大的公司试图阻碍竞争,并向新市场发起进攻。他说,谷歌正在借助搜索引擎市场的主导地位偏向自家的网络购物、旅游和本地化列表等服务,这种不当正竞争行为将阻碍竞争,压制那些依赖谷歌搜索获取流量的网站。


  “在我看来,这简直是微软案的翻版。模式完全相同。”里贝克近期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但身为律师事务所Wilson Sonsini Goodrich & Rosati华盛顿办事处合伙人的克雷顿,这一次却站在谷歌一边。她曾经代表谷歌在国会作证,还与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以下简称“FTC”)展开过谈判——他曾在布什政府中担任这家反垄断机构的高官。


  “谷歌的行为是推动竞争。”克雷顿在美国参议院去年举行的听证会上说,“他们远没有威胁竞争,而是通过增加服务来不断提升消费者的福利。”


  辩护主题


  克雷顿透露了谷歌的两大辩护主题:首先是谷歌的所有免费服务给消费者带来了利益;其次是消费者转用微软必应、Expedia旅游网站或Yelp消费点评网站的成本为“零”。或者,正如谷歌反复陈述的那样,竞争只是“点点鼠标而已”。


  二十世纪90年代末,微软也曾给出自己的两大论点。该公司将免费的网络浏览器捆绑在Windows操作系统中——这项功能没有增加任何费用,所以显然会令消费者受益。在出庭作证时,微软还展示了这样一个事实:有数百万用户在Windows中安装了竞争对手网景的浏览器——这一切,只需要双击鼠标即可完成。


  但在庭审中,种种证据显示,微软的确采取了一系列打压网景的举措。在某一市场占据主导地位的巨头进军新的市场,本身并不违反反垄断法。真正的法律问题在于,这家主导企业进军新市场的方式。


  在微软案中,有证据显示该公司威胁行业合作伙伴,并通过各种交易来阻碍网景的发展。内部邮件和证人的证词令微软陷入被动。例如,一份会议摘要显示,微软的一名高管称,该公司的战略就是要“切断网景的空气供给”。


  环境变化


  今天,硅谷的风险投资家普遍会让创业公司绕开谷歌的计划,一如当年对待微软的态度。“我让他们了解谷歌的发展路径。倘若你的项目与谷歌冲突,你就危险了。”风险投资家、曾经与微软为敌的科技公司高管米歇尔·卡珀(Mitchell Kapor)说。


  但卡珀也表示,当今的行业环境已经大不相同。“谷歌是从互联网成长起来的,他们很开放。”他说,“没有开放的互联网就没有谷歌,他们明白这一点。”


  其他人则指出,政府行为同样对谷歌的成长起到了推动作用。“倘若不是遭到政府的反垄断诉讼,导致手脚被束缚,微软可能已经在操作系统中整合了搜索引擎,那就没有谷歌了。”曾经代理过网景官司的律师、奥巴马政府司法部反垄断部门前主管克里斯汀·瓦尼(Christine Varney)。


  虽然谷歌表示,该公司目前在搜索和搜索广告等市场面临真正的竞争,但行业高管却认为,此言夸大其实。


  但卡珀认为,当今的形势的确更开放。而且,数字领域还存在其他一些重量级企业,苹果、Facebook和亚马逊也都觊觎谷歌的业务,这在微软时代是不可想象的。例如,30%的美国网购用户的搜索始于亚马逊,达到谷歌的两倍多。


  “与二十世纪90年代的微软相比,谷歌身处的格局更大、更复杂,环境变化也更快。”FTC前主席威廉·科瓦西克(William E. Kovacic)说,“所以,诊断和补救措施似乎都比当年的微软案更难处理。”


  性格迥异


  里贝克和克雷顿都是系出名门:里贝克曾经就读于耶鲁和斯坦福法学院,克雷顿则毕业于哈佛和斯坦福法学院。但曾经与之共事过的人却表示,他们二人性格迥异,甚至连意识形态都存在很大的差异。


  里贝克口才出众、激情四射,他坚信,政府应当成为竞争的捍卫者,尤其是在高科技市场。3年前出版的一本书集中阐述了他的观点——《解放市场!为什么只有政府能确保市场竞争。》他在书中写道:“主导企业更容易操纵市场,本能导致这种欲望愈发强烈。”


  克雷顿却为人低调,她的幽默带有很强的讽刺性。2001年,在微软庭审结束后,她加盟FTC,但该公司当时尚未与美国司法部达成和解。她对一名记者开玩笑说,加盟布什政府是她的退出战略。“我不像你,我已经把微软的官司放下了。”她说。


  那时的克雷顿自称是一个“宣扬法制的共和党人”。她认为,应当严肃法纪,但必须慎用政府介入这一手段。


  “苏珊是一流的律师,她不会为荒唐的理由辩护。”科瓦西克说。他曾经在FTC与克雷顿共事。


  而里贝克则将极强的个人信念和激情带到了工作中。“对加里来说,没有沙丘,只有雄峰。”目前任职于乔治·华盛顿大学的科瓦西克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