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移动互联网

“3Q大战”跑向终点:互联网公平竞争刚起跑

  12月4日,正逢中国法制宣传日,被称为“互联网反不正当竞争第一案”,诉讼金额高达1.25亿的腾讯诉360不正当竞争一案的二审在最高人民法院开庭。“3Q大战”引发了一系列的诉讼,历时三年多,这是最后一场。输赢在此时突然失去了意义,但对时时、处处都存在竞争,并且视竞争为良师益友的互联网行业而言,何谓“公平的竞争”,竞争的底线又在哪里,这或许才是大家最想知道的答案。

  当天,最高人民法院派出了强大的审判阵容,5位法官同时出庭,并由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奚晓明领衔。据法院工作人员介绍,上一次最高人民法院5位法官同时出庭是在2008年,此类盛况几乎是每十年才有一次。现场,央视和湖南卫视还对庭审进行了直播。

  上周,360诉腾讯垄断一案,庭审结束时法官建议双方和解,360表示同意,但腾讯不予让步,目前宣判结果尚未正式宣布。一周后,这对“打”了3年的冤家互换席位,再次唇枪舌剑大战最高院。相比11月26日,360诉腾讯垄断一案二审耗时两天的拉锯战,当日的庭审在开庭前就已经完成了质证,案件事实也比较清楚,仅用半天时间便结束了审理。360在庭审最后表示愿意和解,腾讯未当庭表态。

  企业间的不正当竞争并不是稀罕事,在传统行业里也屡见不鲜。譬如两家饮料厂商相互竞争,一家派人去超市,把另一家在货架上陈列的易拉罐捏扁;两家牛奶厂商竞争,一家派人放出消息,说另一家的奶源存在安全问题。相比传统行业不正当竞争行为的“赤裸裸”,互联网行业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却可以做到远程、实时、隐蔽,但是由于互联网传播的快速性、无边界性,当不正当竞争行为或商业诋毁言论发布之后,会在极短时间内造成巨大的社会影响,给受害者造成无法预估的损失。而在司法实践中,受害者需要承担较高的举证责任,损失的认定又难以衡量。

  互联网不正当竞争行为还有一个特点,就是索赔难。“就像公交车专用道,只允许公交车走,结果有人就发现,在上面开车,速度快,而且很少被罚,天天在上面开,平均下来,一个月也就被罚一次。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天天走?”业内人士指出,违法成本低、收益高直接导致互联网领域不正当竞争行为频发。

  “IT行业属于资金密集型企业,几十万元赔偿如同九牛一毛。由于法律的操作性不强,导致违法方的违法成本和市场收益不成正比。”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教授刘瑛表示。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邓志松等专家则建议,中国应针对性地出台惩罚性赔偿,提高不正当竞争成本。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本案开庭的前一天,中国互联网协会通过了《互联网终端安全服务自律公约》,对安全类软件的行为做出了规范,并对不正当竞争行为作了明确界定。包括腾讯、360、百度、搜狐、搜狗、网易、优视、金山、网秦、瑞星、江民、迅雷等40余家互联网企业签署了此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