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互联网资讯

童工事件后续评论:不是遣送回家能解决的

  前段时间,某地又曝出工厂里使用童工的丑闻,那些孩子还未成年,每天工作12个小时、收入每个月2000元左右。消息一出来,我们甚至可以马上知道公众的反应,必然是愤怒加上各种臆想中针对工厂主的暴力,幸好现在不是私刑可以杀人的时候了,不然的话基本上24小时内那位厂主就会被点了天灯。

  不过,可能大部分人没有看到后续的新闻。这种事情曝光之后,政府当然是需要出面解决的,解决的方法首先是“解救”童工,然后处理厂主。处理厂主这块儿有国家的法律管着,咱们不用多言,解救童工则是遣送他们回老家。问题只有一个,童工不太领情,认为自己回到老家只能吃玉米、土豆,在这里能够吃到米饭、肉,还能赚钱。

  这里有个小问题:我们对于童工的糟糕境遇到底是自己想象,还是真的在他们身上发生过?这里首先需要定义的是“糟糕”一词。对于一个城市里长大的人来说,无论是从自己的教育背景还是生活经历,都觉得那种工厂就是个血汗工厂,这样的条件对于成人都很难接受,更别说对于一个未成年的孩子了。可以说这种“糟糕”与随之而来的愤怒,来自于对比自己生活后产生的同等代入,说是一种想象也未必是错的。

  我是个喜欢到处转悠的人,去年还参加过给贵州山里的孩子送冬衣的活动,亲身到过不少挺穷的地方。再往前数几年,我到过更为贫穷的地方,后来我都没有什么勇气再去一次了,那种贫穷已经到了根本无法想象的程度。比如说有孩子问:“叔叔,您一个月赚多少钱?”然后我跟他说的数字对于他来说是完全没有概念的,只有换算成土豆他才能明白:“能买那么多土豆啊。”因为他们每天三顿饭不是土豆就是玉米,下饭的基本就是辣椒面。

  当我看过这样的地方之后,任何人带我去什么原生态的地方吃这个东西,我都会毫不客气地告诉他,再敢跟我扯这个原生态,我马上摔门就走。这是因为对于我们来说这是猎奇的地方,对于那里的人来说就是生活的常态。

  好吧,没有经过这种生活的人,大概是无法想象对你们是一种糟糕生活、对于他人则可能是改变命运的机会。而且作为一个资助过几十名贫困学生的人,我负责任地说,在那种地方多读个几年书,对于他们改变自身毫无意义。因为那些地方的很多成年人除了喝酒、吸毒之外,不会给孩子做个好榜样的,更别说其教育质量的低下了。

  我说这些并不是对于童工这种事抱有任何好感。在我看来,这种事情确实是人类社会的悲哀。对于保护儿童的法律我也并无意见,那毕竟是人类进步的标志。我想要说明的是,很多时候事情并不是像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甚至扶贫这件事都很复杂。那些童工来的地方政府并非没有做扶贫的工作,而是他们养成了一种习惯,就是扶贫款、物到手之后都会换成酒、毒品,根本起不到扶贫的作用。这是一种近于绝望境地下的“文化”。

  就我个人所知,想要解决这样的问题,仅仅是靠不断输血是做不到的,最好的方式是让这些人离开那些根本不可能富裕的地区,完全换一种生活环境,除了这个方式之外几乎是别无他法。只有改变了他们的整体生活环境,才有可能让他们的孩子不至于去做童工。可惜的是,这是个巨大的工程,比单纯遣送童工然后送点儿扶贫款进山难多了,无论是文化还是生活习惯,都意味着完全的改变。说不定到时候又会背上毁坏文化的名声。取舍两难,真是很令人头疼。

  作者为资深时政评论人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