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财经

影子银行监管新动向:风险警示机制胎动

  “一定要通过破产清算,抓一些典型案例做些事情,把这个机制建立起来”。2月25日,一位隶属于国务院官方研究机构相关负责人,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

  这个机制指的是金融行业的风险警示机制,当谈到目前的影子银行监管问题,该人士对国内投融资市场的资金错配情况颇为关注,认为目前仅通过央行的货币总量调控政策,难以解决目前投融资市场的资金周转效率。

  这种逻辑,可能在2014年逐步深入政策面的制定之中。而在近期,房地产市场风向转变,或加剧下一步投融资市场的资金兑付压力。

  以其中一个主要领域,信托行业为例,2013年末以来,包括吉林信托、中诚信托等多款信托产品出现兑付危机;改变“刚性兑付”的压力的情绪,也已经开始在监管层和信托公司内部蔓延。

  与此同时,包括互联网金融、P2P,以及券商资管、基金子公司和PE等,均称为裹挟巨额资金介入风险投资的主要通道,投资模式趋同于“约定收益”的保本保守型。尽管融资主体良莠不齐,不过并未形成有效的利率传导机制,资金错配的问题日益变得更为严峻。

  而以往危机项目均通过金融机构“借新还旧”或引入接盘方压抑风险事件爆发,风险警示机制胎动或意味着破产清算事件将出炉。目前整个投融资市场关注的焦点,无疑是谁将会推倒第一块多米诺骨牌。

  第一块多米诺骨牌

  看似最景气的时代!

  日前,信托业协会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2013年末,信托业资产总规模正式站上10万亿元大关,达10.91万亿元。与2012年末7.47万亿元相比,同比增长46%。相比2011年底的4.8万亿元,增幅达到211%。

  此前业内人士普遍预测,信托业在站上10万亿大关前夕会遭遇行业拐点。不过从上述数据来看,尽管增速相比2012年的55.27%相比趋缓,不过行业增长速度仍在各大金融细分领域中领衔。

  然则,中诚信托最后一刻化险为夷,吉林信托事件仍在不断升级,业内对于下一步信托业是否会打破“刚性兑付”的担忧骤增。

  其中,吉林信托事件缘起10亿元资金的“吉信-松花江77号山西福裕能源项目收益权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其第5期已于2月19日到期,但因该信托的实际融资方山西联盛集团债务缠身,资金无法如约兑付,连同此前违约的四期产品,投资者5期未拿到本息。

  而在此前的1月份,中诚信托30亿元信托产品的刚性兑付危机,刚刚在三家机构的力保下落下帷幕。

  这两个案例成为2013年末以来,市场对于打破刚性兑付担忧的集中迸发点。 除了市场因素之外,包括监管层和信托公司自身,对于打破刚性兑付显然有另一种考量标准。

  日前,上述国务院官方研究机构相关负责人受访时坦言,近年来,一些不良项目,以及低水平的困难企业资金需求很大。如果没有风险揭示,导致越是问题多的企业,其资金刚性需求大,本金的风险越高,如果本金的风险不得到控制,风险资金的需求会迅速扩张,挤压其它资金的风险。

  与此同时,这个问题仅通过央行的总量政策调节无法解决,导致目前的资金流向与高层稳增长的目标出现一定的矛盾。

  “流动性的合理,应该考虑到所有资金的实际需求,要保证实体经济不会特别缺钱。”2月27日,北京某券商研究人士受访时持相似的观点。

  按照上述国务院官方研究机构相关负责人的说法,未来高层有意通过典型案例的破产清算,搭建风险警示机制,引导低风险资金离开高风险投资领域。同时,为了配合风险警示机制的搭建,将配套推出一系列配套制度。这或意味着,信托业打破刚性兑付怪圈可能会在未来破题。

  同时类似中诚信托引入第三方接盘项目的模式,解决信托兑付危机的爆发,或者信托公司通过自有资金,或成立新的信托计划接盘项目模式,将会在政策面不被鼓励。

  信托业内对此与另一种逻辑,北京某信托公司管理层人士受访时坦言,目前的问题是,谁都不愿意做第一家打破刚性兑付的公司,打破刚性兑付意味着信托公司未来的经营可能陷入困局,而第一块多米诺骨牌倒下之后,连锁反应可能引发行业性发展下滑。

  尽管如此,在政府高层的算盘内,个别项目的风险事件,或成为矫正目前投融资市场资本错配的次优选择。

  风险事件背后的资本考量

  风险警示机制推出的另一个背景是,中诚信托和吉林信托事件,在近年来信托业已非个案。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最近两年时间,整个信托业爆出的风险事件约合20起左右,包括中融信托、安信信托和吉林信托出现的兑付事件达到三次,中诚信托和中信信托也达到两起,此外,四川信托、五矿信托、华澳信托、华鑫信托和陕国投等也相继均有风险事件爆出。

  其背景是,近年来资金通过信托通道大量涌向地方融资平台和房地产领域。由于信托期限多是两年,与所投项目存在时间错配,融资方通过“借新债还旧债”的模式维护着现金流。近年来高房价,以及受高房价支撑的巨额土地出让金,支撑了这种链条的稳定。

  除了时间错配之外,信托业的风险错配也值得关注。约定俗成的信托收益稳定模式,掩盖了背后项目的风险系数,高风险项目往往愿意支付更高的融资利率,使得资金流向高风险项目的冲动加大。

  与此同时,房地产市场风向转变,或加剧这种矛盾。

  一方面兴业银行叫停夹层融资,意味着信托公司依靠兴业银行的房地产通道产品受到冲击,另一方面,一旦这种情绪在银行业蔓延,将影响到融资方借新还旧的格局,对于存续期的房地产信托项目兑付带来一定的压力。

  日前,北京某上市开发商高管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坦言,部分地方房价出现拐点迹象,带来的冲击可能更大。这意味着靠房价拉高土地出让金,以及依靠房产和土地作为主要抵押物的模式,可能会近年来首次遭遇考验。

  中信证券统计的另一份数据则显示,年内到期兑付的房地产集合信托产品规模达到2600亿元左右,在同年度集合信托兑付总量中占比超过四分之一,年内仅房地产行业信托的兑付压力可见一斑。

  而涉矿信托面临更严峻的问题,2011年年中开始,一直到2012年,矿产资源市场的火爆,导致信托资金疯狂涌入,2013年-2014年正是这一类信托的兑付高峰期。

  仅从房地产信托和涉矿信托两个市场的融资情况来看,也可以窥见国内投融市场资金流向,并未因为央行的总量调控而得以健全的流入实体经济。这也是风险警示机制出炉的主要背景。

  下一步,同时受到密集兑付周期的影响,类似中诚信托和吉林信托的风险事件,未来极有可能成为未来监管层搭建风险警示机制的坐标,成为最早被破产清算的产品。当然,这种风险将不限于信托单一行业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