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移动互联网

何宝宏漫谈互联网 从打车软件说开去

  打车软件的兴起,预示着互联网已经在倒逼交通行业变革。当前,汽车行业还是在做硬件,用的是卖硬件搭售软件的商业模式,类似于计算机行业的上世纪60~70年代。而信息产业卖硬件的时代早已过去了,卖软件的时代也正在过去,现在是“软件即服务(SaaS)”的时代。可见,交通业自己不改变,互联网就改变交通业。打败你的一定是技术,不是文件。

  电信是电力的一种应用(Application)。传递能量的电网叫电力网(强电),传递信息的电网叫电信网(弱电)。1840年代,人们已经掌握了电的一些基本特点,但电力供应还靠电池:体积大、不可靠、持续性差、能量低和不联网,因此电力的实用性很差,主要用途是“高科技”的娱乐和魔法表演等,直到电报的发明。电报是电力革命的开端,是电力的第一次大规模应用,是电力找到的第一个杀手级应用。

  电信也是交通的一种“应用”。“电信”的英文是Telecommunication,,是交通(Communication)的一个子集。电信传递比特,交通传递原子。万物皆原子,万物皆比特,但比特是电子的,比特是物理的。信息永生,但存储比特的物理介质是有寿命的。现在时髦的O2O和智能交通,是比特与原子融合的最新案例。

  有交通,就需要有控制和管理交通用的信号。为了防止碰撞,步行时基本靠走路的姿态和眼神等,官员出行时基本靠“闲人回避”的招牌和轿夫“喊声”,速度慢很少有“人祸”。马车时代基本靠铃铛和马蹄声,速度快了偶有“车祸”。

  19世纪30年代,由于铁路迅速发展,不仅出现了红绿灯,还迫切需要一种不受天气影响、没有时间限制又比火车跑得快的通信工具。再快的千里马,也跑不过火车呀。于是,电报被发明了出来,主要用于铁路系统的信号传递,因此早期电报线也主要沿铁路线铺设。美国南北战争中,北方获胜的技术性原因,一是电报的广泛应用,二是铁路网的普及。

  铁路在中国的发展命运多舛。反对的主要理由是夺民生计、方便了外敌运兵和白银外流等。当然最担心的还是铁路网的建设破坏了风水,蒸汽机的轰鸣声会搅扰地下的列祖列宗。于是很多奇葩的事情出现了,比如“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马拉火车”,就是用骡马替代火车头的“原始创新”。花白银28.5万两回购英国人早已建成的淞沪铁路,拆除后投入大海,20年后又复建,拉高了大清国的GDP。

  电报进入中国也是一波三折。早在1863年的时候,英法公使就向清廷建议引入电报,可惜清廷毫无兴趣,更不准许铺设电报线路,因为电报这玩意“于中国毫无益处,而贻害于无穷”。最离谱儿的说法是那一根根杆子戳在地上,专门吸地气和死人魂魄,然后顺着线给传到西方去,供洋人吸食。洋人之食地气,如我民之吸鸦片,是上瘾的。真是“涨姿势”了。

  铁路交通与传统的电话网所使用的电路交换技术相似。铁路拥有专用的道路,通行时事先要建立连接和分配资源,有明确的路线图和时间表,有质量保证。虽然建立连接需要额外消耗资源,有时甚至导致铁路资源空闲,但一旦建立起来运输效率就非常高。

  汽车交通则更像互联网的“智能终端傻网络”的模型。汽车交通是通过多路统计复用的公路完成,无连接的、Best effort模型,每辆车都自带“IP地址”。经过每个路口时的路由可以重新计算,通过人脑“脑工”完成,或者通过导航仪的地图和算法“自动”完成。

  汽车本是纯机械的,现在也电子化和网络化了,不再那么“机械”。有数据显示,高档车利润的60%以上来自车载信息产品。汽车行业做的不是汽车,是信息产业。汽车的信息化大致有两大类:一是汽车自身的电子化,比如车载的各种传感器、倒车雷达和仪表盘等;二是娱乐和通信产品的应用,比如车载收音机、CD、VCD、车载电视、电话、网络和GPS等。

  20年前,计算机上网要靠外置的“猫”,处理多媒体要靠外置的多媒体卡,现在都内置了。车载的信息产品,也经历了一个从外置到内置的发展过程,比如导航仪和倒车雷达,10年前还要自己装,现在高配变标配了。高技术用的人多了,就成“中科技”了,就成内置的了。

  移动互联网终端的发展方向,一个是微缩化,一个是大型化。现在谈论的移动互联网终端,典型的指比PC微缩化的智能手机,其实汽车是另一类数量庞大的潜在终端,比PC大型化的。当然汽车终端目前还处于“功能机”甚至“模数转换”的时代,与智能手机相比差了20年以上。智能手机后的下一代移动互联网终端的代表,一个可能是可穿戴设备,更可能的是互联网汽车。再下一代呢?

  虚拟运营商是“Carrier of Carrier”,互联网是“Network of Network”。现在的打车软件安装在移动的智能手机上,智能手机放置在移动的汽车上,因此属于“Mobile of Mobile”,当然还是外置的。“Automobile”说的是机动车,不是“智慧移动”。“中国移动”说的是移动通信公司,不是说造汽车的。

  在汽车信息化的同时,也带来了一些负面影响。比如根据统计,65%的事故源于驾驶者分神,其中又有74%的事故是由打电话和发短信引起的。在发短信时,驾驶员眼睛离开道路的时间比不发短信情况下高400%还要多。开车发短信形同杀人,犯罪未遂你有木有?

  打车软件也开始带来一些负面影响了。比如媒体报道老人打不到车,出租司机分神等。这些说辞比起铁路和电报进入中国时大清国高官的义正词严,比起移动电话和短信对驾车分神的危害,还不是一个数量级的。技术进步必然导致负面影响,但技术自身也在进步。

  汽车的网络化还非常初级。比如车内使用的还是总线结构,而计算机联网的以太网和TCP/IP技术差不多有40岁“高龄”了。马航MH370事件,暴露出了航空器在网络化方面,竟然使用的还是40年前的黑匣子技术,还处于“单机”时代,根本不是自动实时的把数据传输到云端。ITU刚刚宣布将基于大数据和云计算,研究黑匣子技术标准。

  以移动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和物联网等为基础,以打车软件、车载导航、无人驾驶和Tesla等为代表,互联网已在倒逼交通产业的改变了。汽车行业还在做硬件,用的是卖硬件搭售软件的商业模式,类似于计算机行业的上世纪60~70年代。信息产业卖硬件的时代早已过去了,卖软件的时代也正在过去,现在是“软件即服务(SaaS)”的时代。

  交通业自己不改变,互联网就改变交通业。打败你的一定是技术,不是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