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移动互联网

“三通一达”联手 “蜂网”挡得住顺丰和菜鸟?

“三通一达”联手 “蜂网”挡得住顺丰和菜鸟?

    曾经和现在的竞争对手,申通快递、圆通速递、中通快递和韵达快运最终走到一起,潜伏半年之久的蜂网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蜂网”)横空出世,这是一家由上述4家快递企业AA制凑钱成立的新公司,注册资金2亿元,总部设在上海。

  业内人士指出,“三通一达”此次联手抱团是为了对抗菜鸟网络和顺丰。蜂网在上游的智能快递布局与菜鸟网络的智慧物流如出一辙,而在终端布局智能自助柜与顺丰正在推进的社区自助柜并无二异。

  早在2013年5月底,由阿里巴巴牵头组建的菜鸟网络中,“三通一达”和顺丰也各出资5000万元,占股1%。那么,“三通一达”为什么在半年之后抛开其他股东,暗度陈仓地注册成立蜂网。蜂网和菜鸟网络之于他们究竟有何不同?接下来,快递物流业将上演怎样的大戏?

  与菜鸟网络高调成立不同,蜂网是静悄悄成立的。直到最近其官方网站上线,才正式受到坊间的关注。其官网介绍,蜂网的股东由排在中国快递产业前六强的“三通一达”
4家公司组成,每个股东各25%的股份。董事长由圆通速递董事长喻渭蛟担任;董事由申通快递董事长陈德军、韵达快递董事长聂腾云、中通快递董事长赖海松组成。

  蜂网阵容堪称奢华,蜂网定位于向快递产业链的上游产业进行投资,通过对快递资源和快递上下游资源的集合、整合和融合打造快递集约化的投资平台,推动智慧快递、物联网和“云计算”在“三通一达”快递企业的应用;以“蜂网”为品牌,在社区、校区和公共交通场所推广应用快递智能自助柜,形成生产、运营、使用一体化的经营模式;以“蜂网”为品牌,推动“三通一达”在跨境电子商务发挥作用;以“蜂网”为龙头,集中采购各类装备和材料,包括干线运输车辆、IT设备等。

  尽管蜂网定位如此清晰,但是接近蜂网的人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蜂网主要是帮助“三通一达”集中采购,降低企业的运营成本。投资上游推进智慧快递和社区终端布局自助柜则是未来之事。

  作为参与此事策划的快递物流咨询网首席顾问徐勇也是这样表示:“目前主要是集中采购!社区终端布局也是一部分。”而业内流传,蜂网背后操刀的正是徐勇。然而,徐否认了这一说法,称只参与了前期的咨询。

  “三通一达”为何能走在一起?作为竞争对手,能坐下来一起做点事。了解情况的人士表示,主要是因为同乡的关系,“三通一达”创始人都来自于中国浙江桐庐县,乡情是纽带之一。蜂网在业界搞的第一次大动作就是在桐庐举办首届中国快递物流采购博览会大会和蜂网投资有限公司成立大会。

  抱团更多的是为了利益,业内资深人士透露,市场上的真实情况是民营快递业务增长量下降明显,通达系的排位已经变化了,国资和民营快递的竞争也已经天翻地覆。“中邮速递、中铁快运、顺丰业务量增长速度远超‘三通一达’,而后起之秀全峰陆续实施差异化和定制化服务也抢走很多订单。”他认为,抱团是为了寻找新的利润增长点。

  也有业内人士指出,在入股菜鸟网络后不久,通达系已经醒悟,不能只做菜鸟的“菜”,主动权需要掌握在自己手中,才联合成立蜂网。实际上,近一年来,这些快递企业都按自己的步伐在进行战略投资和布局,并未考虑未来一定要用到菜鸟的仓储。

  针对上述疑问以及公司未来的打算,本报记者通过邮件与蜂网联系,对方表示,公司的信息请参考官方网站,目前不接受媒体采访。

  “一旦‘三通一达’抱团整合,这对于菜鸟驾驭整个快递是绝对不利的。菜鸟的包裹流量大部分是控制在‘三通一达’手上。”中国供应链联盟理事黄刚撰文指出。业内另一种观点则认为,蜂网的冲击不仅仅是包裹流量,他们可能做一些与菜鸟重合的业务,概括而言就是智慧物流。

  菜鸟过去一年,希望通过大数据及仓储的建设,为商家和物流公司提供支持和支撑,到今天已经与14家主要快递公司建立密切合作,共同开发出各种创新的物流服务。菜鸟的物流数据共享平台已经有对物流数据雷达、天气预警、物流预测等产品投入使用,帮助商家和物流公司准确决策,提升货物流转效率。此外,在北京、广州、武汉、成都等15个城市布点仓储中心。

  尽管“三通一达”也位列菜鸟上述14家合作快递名单中,但是对于菜鸟的信息共享则各怀心事。

  今年以来,菜鸟网络在天网(物流数据)、地网(仓储物流中心)、人网(服务站、自提点)三网同时发力。而蜂网也是在云计算、智慧物流方面和终端均计划发力。“三通一达”与顺丰一直存在距离,顺丰自去年获得元禾控股、招商局集团、中信资本等巨额注资之后,开始了最后一公里的布局,社区上自助柜和尝试嘿客,这些动作的实施必将进一步拉开顺丰与“三通一达”的距离,显然如4家企业联合投资布局终端自助柜更可行。

  蜂网的算盘打得很好,但是未必能实现。快递专家赵小敏直陈:“现在四方都没有把这个公司作为重点,都在考虑自身的业务量和市场份额提升问题,每家公司面临的问题和成本完全不一样,暂时没有找到利益共同点。”

  据悉,现在来参加蜂网会议的都是各家公司的中层,高层都还未参加,相互还在试探对方诚意。不过,本报记者联系“三通一达”其中一家品牌主管,他称道:“这个事我根本不知道。估计也是小事吧,大家兴趣不大。”

  物流研究者、罗兰贝格国际管理咨询公司刘海明也不看好蜂网的前途,“这种AA制的股权结构未来会出很多事情的。如果某个事情上的决策有不同意见听谁的?”他建议,“三通一达”应该这么玩,4家出一些钱成立一只快递基金,引入一些其他投资人进来,再用这只基金来投资蜂网等其他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