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创业运营

张向东:出发,我不想白白爱过自行车

  速途网10月22日特稿(主笔:丁道师
采编:周路平)
在新一波雾霾沙尘袭来的北京,一条人事变动引发了科技业界的热议:久邦数码总裁张向东于10月20日辞去总裁兼董事职务,独自创业。

专访张向东:出发,不能再等了

  是重新开始,不是逃跑

  离职的消息出来之后,朋友们在朋友圈里的反应出乎了张向东的意料。很多那些担任CEO的朋友不仅没有对他的离职感慨,更多的是表达羡慕。“他们羡慕我的事情是我将来做的事情是我发自我内心的热爱。”张向东也明白朋友们或许是开开玩笑,不过即使是玩笑,张向东也认为:“你生活的主要时间放在一件事情上,这件事情你要由衷的愿意付出,我觉得自行车就是我愿意付出的事情,这个抉择比多少年内能冲多少市值的公司更重要。”

  对于自己的离职,张向东没有表现出伤感,“对于一个人来讲,人生有不同的阶段。公司这一块是一个阶段,久邦发展的这十年,我虽然离开了,但是这个公司还有裕强(编者注:久邦CEO),以后以他为核心,我觉得我对这个公司的价值也到了。”然而张向东的离开并非远离互联网这片热土,而是重新转战到自行车这一古老而又广阔的领域,“像我现在退休去休息这一辈子也ok了,但是对于我来讲,我做这个不是为了逃跑,我觉得我是重新开始。

  不过张向东说,对于他的离职,裕强很理解和尊重。

  “他认为人的自由和个性第一重要,所以当我跟他沟通这个决定的时候,他也答应了。”张向东和邓裕强说出这个事情的时候,邓裕强显得很平静,只是问他是否想好了,如果想好了就考虑怎么样去处理这件事情。而就在离职的当天晚上,张向东也找到一起奋斗了多年的邓裕强说了一句话:我们俩原来是同学,后来变成了搭档,以后呢我们就是家人。

  “我觉得这个是没有办法的,人这一辈子有几个二十年,跟几个人在一起,而且是一直在一起。”对于执意选择离开,张向东给出了如此回答,“未来将在自行车这个事情上花费更多精力,我觉得人做事的时间也有限,我觉得人在四十五岁左右对于你经常要做的事情来讲可能到头了,不能再等了。”

  不过对于具体什么产品的追问,张向东并不愿多谈,“现在还不到说的时候。现在我想做的更多是让人去理解我这个决定,而不是我要做什么,做什么要等到拿得出东西的时候再与大家分享,不能还是一个想法的时候就拿出来,等我拿出了产品的时候再讲。”

  藏不住的热爱

  张向东曾经宣布过三件梦想:写一本书,拥有一家上市企业,做一个骑行者。

  2014年,他的旅行随笔《短暂飞行》出版了。2013年,他与邓裕强(现任3G门户CEO)和常映明(现任3G门户COO)创办的久邦数码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如今,这位37岁的总裁终于还是踏上了实现最后一个梦想的征程。

  张向东辞职的念头其实早在他上市之前就已经有了,只是等着公司平稳的过渡。“我想过有一天会离开这个公司,之前老说上市上市,上市完了我也在一直思考自己对于这个公司的价值。尤其是写完这本书(《短暂飞行》)之后,我觉得自行车对我的生活太重要了,我没法回避啊!”他甚至还引用那句著名的谚语——唯有爱情和咳嗽是藏不住的——来形容自己的决定,“我觉得自己对于这个东西的热爱已经到了藏不住的地步了。”

  其实张向东对于自行车的热爱不仅藏不住,更是从未掩饰。这位文艺范总裁给出的离职理由就充满了文艺气息。在他离职的同一天,他还发了一封的告别信,标题就是《我不想白白爱过自行车》。而有意思的是,来接受速途网的采访时,张向东也是骑自行车来的。

  张向东对自行车的喜爱可以追溯到1998年,那个时候,他仅仅把自行车当成是一种旅行的方式,但没有想到之后会爱得如此热烈。如今,他的生活已经被自行车包围了,与别人聊天,一说到自行车就停不住;朋友们都知道他喜欢自行车,看到了自行车总会条件反射似的带回来送给他;每次出差经过一个城市,他都会到自行车店看看。而对自行车的狂热,也让他结识了众多的骑友,这些骑友数量丝毫不亚于电影《后会无期》中,浩汉哥对于朋友多的那句经典炫耀。

  虽然张向东对于骑行如此狂热,不过他并不认为会影响工作。他的长途骑行安排都在长假进行,但是也会前后适当加几天时间,并制定相应的计划。据他自己介绍,他的时间概念很强,每天早上固定八点醒,起来之后锻炼身体,然后去公司上班,之后安排一个半小时的会议时间。强烈的时间观念也给了他在工作之余能够安排出时间骑行,“我一年的骑车时间我都会提前预留出来。平时的话有时候是即兴吧,有时候也会和朋友一块。骑行本身就是一种修行,与有信仰的人去教堂是一样的。”

  低估值成遗憾

  近几年,中国互联网经历了一波上市浪潮,58同城、聚美优品等都是与久邦数码差不多时间上市。然而相对于58同城十几亿的估值,聚美优品三十亿的估值,久邦数码的3.86亿估值显得有些不太亮眼。

  面对低估值的现实,张向东坦言:“这确实是我的遗憾吧!”

  同时他分析原因称,第一就是上市前面那个阶段,与资本市场的沟通非常的不适应,毕竟是第一家移动互联网上市公司,可参考的东西少;第二是商业化的步子太快了,不符合公司产品阶段的事情。本来应该注重把产品质量提升上去,扩大用户。不过他也认为,公司的市值不能等同于它的价值。“我们的用户覆盖的是全球,产品是很好的,桌面系列都是入口级的东西,在产品的类别里面都是绝对的领先,桌面在全球占了60%,锁屏也是,所以市值总是分阶段的。”

  对于这个质疑,作为久邦数码第二大个人股东,张向东走的时候也跟团队说:“这个(估值)没有问题,我们做了十几年,我们在生死边缘好几次,但现在我们有那么多的钱,我们的产品能够让这个公司成长,只是市场的反应不是个及时的反应。但没关系,网易、腾讯、新浪都有过非常低的估值的时候,新浪也是在那么一个糟糕的情况下最好在社交网络上翻身。我觉得互联网行业变化太大了,我们当然比不上百度之类的,但是他们比更大市值的公司又可能还有差距,所以互相之间没有这样的可比性。但是比起同一级别的公司的话,只有我们是活了下来,只有我们还是赚钱的公司。那我觉得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然后继续看前方吧,往前继续走。”

  在专访最后,速途网问张向东,假如有一天久邦需要他回来还会回来吗?

  “我觉得未来的事情都是说不准吧,但是我觉得这个公司需要我的时候我一定会过来挺它的,一定会。”刚说完,张向东又补了一句,“但我希望没有这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