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上市/股票

除了打车专车 滴滴快的还要点燃其他领域战火

除了打车专车 滴滴快的还要点燃其他领域战火

  从租车到专车,一路靠“烧钱”厮杀的滴滴打车(以下简称“滴滴”)和快的打车(以下简称“快的”)选择在今年情人节这天宣布合并。

  滴滴快的的合并,意味着技术优势、产品人才都能得以较好地结合,这无疑将会对移动出行市场的格局带来巨大变化,同时对于其他专车公司来说会是个不小的挑战。

  宝驾租车创始人兼CEO李如彬表示,滴滴快的的合并让者二者拥有更强的核心竞争力和更高的竞争壁垒。

  不过其他竞争对手的实力也不容轻视,比如一嗨租车副总裁郑凤娟就表示,专车服务只是一嗨租车的产品现补充,其本身又具备充分车源和专职的第三方劳务驾驶员。此外,Uber也有百度作为坚实后盾。

  由于合并后的新公司在未来很有可能会涉足货运、长途、拼车等新业务,专车领域的白热化竞争或将蔓延到其他领域。

  此外,由于专车模式一直在政策法规上存在灰色地带,不少私家车通过挂靠的方式提供专车服务,在今年初曾引起广泛争议。对此,有业内人士认为二者的合并或许将促进专车相关政策的出台。

  专车战火升级 将蔓延至其他领域

  滴滴快的的强强联合引来了外界对其“是否涉嫌垄断”的质疑,各方的态度也表明专车市场的竞争正在进入一个白热化阶段。

  就在昨天,滴滴快的发表声明称二者均未达到经营者集中申报门槛,因此无需进行经营者集中申报。随后易到用车对腾讯科技表示,已于近日正式向中国商务部反垄断局、发改委价格监督检查和反垄断局举报滴滴和快的的合并并未按要求向有关部门申报、违反中国《垄断法》,请求立案调查并禁止两家公司合并。

  李如彬表示,滴滴快的合并后,将拥有更强的核心竞争力和更高的竞争壁垒。

  众所周知,在打车市场的布局基本完成后,快的打车于2014年7月推出“一号专车”,同年8月滴滴打车也推出“滴滴专车”,二者开始正式入局专车市场。业内人士认为,对于专车市场中最早的创业公司易到用车来说,二者的合并无疑将给其带来巨大挑战,同样也包括AA租车这样的创业公司。

  不过滴滴快的的合并是否就能奠定其在专车市场中的地位呢?由于竞争对手仍有自己的底牌和优势,这个问题的答案仍是未知。

  快的打车CEO吕传伟在发给员工的内部邮件中表示,“未来的挑战还非常巨大”,其中就包含来自Uber的挑战。在去年年底,百度宣布与Uber达成战略合作及投资关系,Uber接受百度战略投资,双方将在技术创新、开拓国际化市场、拓展中国O2O
服务3个方面展开合作,这也让Uber的后盾变得更加强硬。

  除了专车公司外,传统汽车租赁公司也是不可忽视的一方。经纬管理合伙人徐传陞留任滴滴快的新集团董事,他曾对腾讯科技表示,这个市场还有很强的竞争对手,竞争格局依然很复杂,如神州租车有强大的线下资源,再如,易到用车实力不弱,百度也可能会涉足。

  就在不久前,传统汽车租赁公司一嗨租车和神州租车宣布推出专车服务,不过与易到用车、AA租车等公司不同的是,专车服务只是作为神州租车和一嗨租车的产品线补充。

  郑凤娟表示,一嗨租车是综合性质的用车公司,为用户提供全方位的服务,其中就包括自驾车、长包车、配司机租车、车共享平台等,而专车服务只是作为业务的有效补充。同时,一嗨租车本身具备车源及专职第三方劳务驾驶员,在用户保障和服务质量方面具备可靠性。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吕传伟表示在滴滴快的合并后将会不断推进处更为完美的出行服务产品,进一步加速市场拓展速度。徐传陞也称,中国移动(微博)出行的市场很大,打车和专车市场只是很小一块,未来新公司很有可能会涉足货运、长途、拼车等新业务。

  可见,除了专车,未来的出行领域的竞争还会蔓延到其他业务。

  能否推动政策发展?

  自专车出现以来,政策监管的声音就不曾断过,对私家车挂靠的处罚在今年年初显得尤为严重。

  今年1月9日成为行业发展的最新分水岭,专车市场的形势变得明朗起来。交通部公开表示当前各类“专车”软件将租赁汽车通过网络平台整合起来,并根据乘客意愿通过第三方劳务公司提供驾驶员服务,是创新服务模式。

  交通部的声音,相当于给专车市场的各个参与者吃了一颗“定心丸”,也为专车的正规化发展指明了方向:它承认了由汽车租赁公司提供车辆、第三方劳务公司提供驾驶员服务的运营模式。

  尽管如此,何时能够出台相关政策尚不能确定。东南大学法学院副教授、交通法治与发展研究中心执行副主任顾大松对腾讯科技表示,

  滴滴快的的合并可能将推动相关政策的推出。

  “从大趋势上来看,专车发展的核心应该是政策层面和法律层面上的问题,在发展早期为了尽快提高市场占有率,专车公司快速放量导致市场中存在一些不合规的问题,而滴滴快的这两家风头正劲的公司合并,对于政策和立法将会是有利的。”顾大松说。

  不过,郑凤娟则称,合法化是底线,专车和其他产品形态不同,会涉及到公共安全问题,政府是否会完全放开还是未可知的。“要在合法化的前提下经营,由政府实施有效监管和适度的自由竞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