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游戏

深度讲述你所不知道的“仙剑手游史”

  今天是2015年7月8日,大约是在20年前的这个时候,第一代《仙剑奇侠传》与玩家正式见面。1995年7月7日下午,《仙剑奇侠传》DOS版售卖光碟正式运抵台湾光华商场,7月10日,游戏正式对外发售。

20年前的3.5英寸磁盘版仙剑(图据网友“玄奇”)

  20年前,3.5英寸磁盘版的仙剑(图据网友“玄奇”)

  又是一期手游有故事的时间,正好碰上“仙剑20周年”,对于这个维系了多代人青春记忆的品牌,我们也想写点什么。也许你会说,仙剑的20周年,手游来凑什么热闹?汤汤想说,不,其实在仙剑20年里,手游也很“热闹”,而且,不仅仅只是在近几年……

  关于仙剑手游的“史前文明”:从2000 年即开始

  说起仙剑手游史,汤汤认为,“故事”的起点应设在2000年,虽然当时仙剑并没有手游,虽然,当时甚至连PC端的《新仙剑奇侠传》都没推出。鉴于此,我们将这个时间段定义为“史前”。

《新仙剑奇侠传》的推出时间为2001年7月21日

  《新仙剑奇侠传》的推出时间为2001年7月21日

  那一年的8月,大宇向PDA平台推出了一款《大富翁》衍生作品。从一定程度上来说,PDA可谓是iPhone的“前身”,而这款《大富翁》是大宇向移动平台发行的第一款游戏。

  仅在一个多月后,大宇又向PDA平台发布了一款名为“正宗16张麻将”的游戏。当时并没有“下载榜”、“畅销榜”,社交网络也只是起步阶段,我们无从衡量这两款游戏的成绩,只能说,回合制&棋牌类的游戏如果再加上生动的包装形式,理论上会非常适合移动平台。

  年轮转到次年,到了2001年2月,大宇正式宣布成立专门的移动团队,负责手机和PDA游戏开发。从PDA《大富翁》的推出,到团队成立,仅过去5个月时间。大宇快速做出了正式布局,以此来看,这两款PDA游戏应该是取得了预期效果。

  2003年正式推出仙剑手游:能在线交易 有社交功能

  在正式成立移动游戏团队后,大宇对于移动端的动作逐渐扩大,在那之后大约2年时间里,又陆续发布了《企鹅小子》、《暗棋》、《孔明棋》等手机游戏,还专门为手游成立了一个名为“Game
Cool”的平台。不过,我们可以留意到,两年发布这么多手游,却没有一个用上了大宇原有的知名IP。

  有资料显示,在02、03年那段时间,台湾地区的手游产品一年约共计有20万次的下载,考虑到当时的台湾人口(约2242万),这样的数据还是较为可观的。而大约也是从02年下半年起,大宇顺势停掉了PDA游戏业务,将移动端的精力都放在了手机平台。时光到了03年下半年,终于又有一款带有大宇知名IP的正版手游问世,它就是前文提及的仙剑第一款手游–《仙剑奇侠传Mobile》。

当年的《仙剑奇侠传Mobile》

  当年的《仙剑奇侠传Mobile》

  《仙剑奇侠传Mobile》最早于2003年11月发售,当时叫“体验版”,只面向诺基亚N-Gage平台。游戏于1个月后才发布“正式版”,有更多的关卡,也支持更多的手机品牌。《仙剑奇侠传Mobile》的剧情始于一代大结局的六年之后,主角是王小虎。六年前,因为锁妖塔的崩塌,万千妖魔趁机逃出,一股邪恶的新势力悄悄生根,王小虎的师傅神眼魔刀盛尊武有所警觉,遣小虎来解决危机……(这样的剧情设定,是否会让仙二哭晕在厕所)

  在当时,虽然《仙剑奇侠传Mobile》的操作、画质等都无法和PC版比拟,但还是有一些值得称道的地方。这是手游史上第一款中文RPG游戏,且具有相对独立的剧情;另外,《仙剑奇侠传Mobile》已突破性地具备了一些联网功能,包括玩家在线交易、结交好友等。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仙剑奇侠传Mobile》之于当时的手游市场,是有一定里程碑意义的。

时任大宇董事长李永进展示n-gage里的仙剑手游

  时任大宇董事长李永进展示N-Gage里的仙剑手游

  对于这款“里程碑”手游,大宇也曾投入过不少推广力量。除了争取到媒体、运营商的支持,他们还和当时的手机巨头诺基亚促成合作,针对人气机型Nokia
6610推出“6610仙剑主题机”。购买它的用户将额外获得“龙葵倩影专属彩壳”、《仙剑奇侠传Mobile》虚拟道具*1、《仙剑客栈》餐具组一套和仙剑主题“诺基亚影音娱乐卡”(可免费下载三个仙剑和弦铃声及三个彩色壁纸)。看得出,这次合作其中一个目的,也是希望通过Nokia和仙剑单机作品来带动新推出的《仙剑奇侠传Mobile》。

nokia6610仙剑主题机

  NOKIA6610仙剑主题机

  尽管《仙剑奇侠传Mobile》和PC版还有较明显差距,且游戏带有内购元素(需要花钱解锁新章节),但在当时,它还是获得了不少客观理性的玩家的认可,毕竟手机的硬件限制摆在那,防盗版的需求也可以理解。

  仙剑手游路II:那些年你也许不曾了解的仙剑手游

  为移动业务单独成立子公司 仙剑手游之路步子越迈越大

  仙剑的手游路有个还算不错的开局,大宇对于仙剑在移动端的布局频率也开始不断提高。在2003年的5月,《仙剑奇侠传Mobile》推出的半年前,大宇成立网星史克威尔艾尼克斯网络科技(北京)有限公司的上海分公司,专门负责大陆地区的手游经营业务。

  而在大约2年后,到了2005年4月,这家上海分公司有了更高权重,成为大宇的全资子公司,并更名为“群宇信息科技(上海)有限公司”。这其中有一个原因也是大宇和Square
Enix的合资关系正式结束,这家上海分公司得以“独立”划出。关于这家公司的定名,“宇”自然是代表了母公司大宇,“群”则是因为手机游戏面向大众手机用户,而不仅仅是核心游戏玩家。如今10多年过去了,手机游戏的用户定位倒也和当年没怎么变。

  群宇的负责人叫林嘉裕。他也是之前上海分公司的负责人。“林嘉裕”这个名字不算非常知名,其实他也是大宇的一名老员工,曾开发《仙剑奇侠传》世嘉土星版,之后也是著名的狂徒制作组的leader级成员。在网络上,至今还流传着一些关于狂徒制作组解散原因的传闻。由于只是传闻,在此我们就不展开详述。不过,据多家媒体报道称,林嘉裕离开狂徒,并成为手游负责人,系他主动向大宇“请调全球业务”。

  从03年5月上海分公司成立,到05年4月“单独划出”,近2年的时间里,林嘉裕的团队推出了不少于8款的手游,包括《魔力宝贝》、《大富翁》的衍生产品,效率还是不错。而在我们能搜寻到的资料里,在这其中仙剑手游就至少有五款,分别是《仙剑飞仙》、《仙剑桃花劫》、《仙剑闯机关》、《仙剑千里相会》和移植版的《仙剑奇侠传》。其中,《仙剑飞仙》是横版射击类游戏,《仙剑桃花劫》、《仙剑闯机关》和《仙剑千里相会》则都有点冒险闯关性质,《仙剑千里相会》还在当年被大宇在台湾和大陆分别申请专利,原因是“Java
程序语言首次应用在手机双视窗同步运算”,也就是支持实时联网一起玩。总的来说,这些游戏还是凭借IP本身,以及轻度新奇的玩法成功占据了一些新老玩家的碎片时间。

仙剑飞仙

  仙剑飞仙

仙剑千里相会

  仙剑千里相会

  那些年你所不知道的仙剑手游:名字足以让人“过目不忘”

  21世纪头十年的中期,正好也是诺基亚N-Gage最鼎盛的时间段,仙剑手游也进入一个发布频率的高峰期。可能很多读者对于仙剑手游的印象还主要停留在一些原生移植版本,以及近两年推出的一些卡牌手游上。实际上,在塞班时代就已出现多款仙剑手游……

  尽管一些带有连网功能的仙剑手游曾为大宇打响声望,但当时群宇的策略仍是“主做单机”。除了单机环境,这些仙剑塞班手游还大多有着共同的“特点”—名字。不论你是否体验它、了解它,光那名字就足以让你“过目不忘”。05年发布的一款竖版“打飞机”类游戏,取名为“仙剑之御剑伏魔”。这还算是相对“普通”的,而在这之后发布的一款取名叫“仙剑之妖媚再现”(类似于“坦克大战”)的手游。这名字给予玩家的“画风印象”,已开始有点“不正常”了。

《仙剑之御剑伏魔》采用了打飞机类玩法

  《仙剑之御剑伏魔》采用了打飞机类玩法

  而在“御剑伏魔”和“妖媚再现”之后的,更是让一些玩家误以为“山寨”。它的名字叫做“仙剑寻妻记”,于06年中秋时节推出。所谓“仙剑寻妻”,即在这款手游中,赵灵儿被火蛇王劫到了魔界,李逍遥就此在横版世界里展开魔界冒险,誓要夺回妻子。看到这里,你是否下意识想到“跑酷”二字?那个时候也有跑酷的玩法,不过《仙剑寻妻记》则是一款横版格斗类手游。

《仙剑寻妻记》

  《仙剑寻妻记》

  《仙剑寻妻记》之后还推出了一款是横版打飞机类游戏,取名为“仙剑迷情”,也是一个能让玩家感到“意外”的名字。这款游戏的官方引导剧情是这样的:地魔兽复活在即,拜月圣女竟是灵儿转世?李逍遥勇闯魔窟却面对最不愿面对的敌人……原来,“迷情”是源自于此啊。

《仙剑迷情》

  《仙剑迷情》

  仙剑手游路III:讲述后塞班时代的仙剑IP

  后塞班时代的仙剑IP:不到2年 8款手游

  讲到这里,本文的时间轴已来到21世纪头十年的最后几年,作为大宇的手游团队,群宇依然保持着相对高频的手游产出。但是仙剑手游却暂时进入了一个相对沉寂的时期。

  这样的“暂缓期”直到2010年才结束,一下子又冒出了多款正版仙剑手游,包括《仙剑奇侠传》(依然是一款移植版)、《仙剑之麒麟剑》、《仙剑奇侠传之斩妖除魔》(横版战斗)等。

《仙剑之麒麟剑》

  《仙剑之麒麟剑》

  在当时,正版仙剑手游也不再只来自于上海群宇,大宇和第三方公司也进行了一些合作。《仙剑奇侠传:忆仙》和《仙剑奇侠传:镜花水月》就是当年大宇授权给第三方公司开发的产品,同样在2010年问世。《忆仙》为横版闯关玩法,而《镜花水月》则是传统RPG类型,在游戏中,历代人物都会“穿越”登场。游戏的主人公名为“林夕”,是李大娘收养的一个孩子,玩家将以这一身份和李逍遥、景天、南宫煌们逐步找出时空错乱的原因,解决六界五灵的混乱,并经历一段新的爱情旅程。

《仙剑奇侠传:忆仙》像是横版闯关版的仙一

  《仙剑奇侠传:忆仙》像是横版闯关版的仙一

  不吹不黑,这两款游戏有着当时看来较高的画面精度,在玩法设定上也有着自己的想法,尤其是《镜花水月》。这两款游戏在当时的籼米群体里还是获得了一定的传播度。

《仙剑奇侠传:镜花水月》设定了一个叫做“镜花”的女主角

  《仙剑奇侠传:镜花水月》设定了一个叫做“镜花”的女主角

  同样在2010年,大宇还与两家第三方公司共同推出了一款名为“仙剑奇侠传:忘情篇”的手游(不是“问情”)。这算是当时在籼米群体里知名度最高的一款手游。《忘情篇》的设计非常“聪明”,不仅是取名,开发组还把主角设定为人气超高的重楼。游戏的剧情被很多玩家认定为对仙三紫萱结局的延续。游戏中的重楼已为了心爱的紫萱坠入凡间,他将在人间开始新的冒险旅程,紫萱会和他并肩作战。这样的剧情设定,别说是5年前了,即便是放在10年前,或者现在,都足以引起一大波“重楼粉”的关注。

还认得出重楼和紫萱吗

  还认得出重楼和紫萱吗

  而在2011年《仙剑奇侠传五》发售之后,大宇还在同年针对仙剑五IP陆续推出了《仙剑神魔井》、《仙剑灵珠大战》和《仙剑龙幽前传》三款塞班手游,皆由上海群宇研发。年代较近,网络上有大量关于它们的资料,为避免文章篇幅过长,在此就不做详述。当然,这三款游戏的品质多半不会让你感到“意外”。

  从2010年初到2011年末,不到2年的时间,总共8款塞班手游的推出,数量不可谓不多。而从2012年起,虽然大宇也曾授权第三方开发JAVA手游《仙剑奇侠传之问心》,不过手游业务的重心还是很自然地转移到智能手机平台。如今这一时代的仙剑手游,相信大家也都有不少耳闻。本期聚焦的那些相对不为人所熟知的仙剑手游路程,已近尾声……

2012年曝光的《仙剑奇侠传之问心》

  2012年曝光的《仙剑奇侠传之问心》

  写在最后

  如今,手游早已进入“新时代”,仙剑手游,也进入了一个新时期。塞班时代的研发主力军上海群宇,在近两年渐渐少了声音。我们无法在媒体、网络甚至是招聘网站搜到有关于它的近期信息。

  汤汤曾和一个塞班手游的开发者有过交流,他告诉我,塞班手游想赚大钱非常非常难,尤其是在国内盗版环境下,基本都是在赔钱。“不过即便在06、07年那会儿,也有很多手游从业者看好移动平台的未来。”他对汤汤表示,群宇坚持了一整个塞班时代,如果没能在智能设备平台继续不断发声,也多少显得可惜。

  手游变革,改朝换代,难免经历角色变更。群宇似乎淡出了,但一位仙剑的“老人”进来了。姚壮宪已在近期的一次采访中向汤汤透露,重新成立的上软正在开发一款仙剑手游,由张孝全担纲。也就是说,仙剑三、三外和仙剑四的绝对骨干“笑犬”,如今已投身手游行业。

张孝全,当年上软的绝对骨干(资料图)

  张孝全(笑犬),当年上软的绝对骨干(资料图)

  多年前,汤汤曾在贴吧里看到一位籼米发帖,吐槽称关于上软留下的资金,群宇比北软获得的更多。这只是一位玩家的个人言论,我们无需“上纲上线”。不过如今看来,群宇和上软,又有着一些“相似”。张孝全与林嘉裕,都曾是仙剑项目的骨干成员,都曾在离开制作组后最终还是在大宇集团内就职,也都负责起手游研发。如今,上软回来了,做起与当年群宇类似的业务。两者的不同之处,更多是在于手游的营收地位。也许你会说,如今的上软,当年的群宇,有点像一种“轮回”。

  本期的手游有故事结束了,但仙剑的手游之路,将会在这依稀的“轮回”下,进入新的时期。关于未来时好时坏,籼米们心里还是希望手游能延续经典,至少,若干年后,我们不希望再看到一则帖子,吐槽称为啥上软研发手游的预算资金很高,而单机/家用机工作室的却较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