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移动互联网

微信面对面红包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二战初期,德军坦克军团将40万英法联军逼至敦刻尔克海滩,正当此时,德国空军司令戈林为了邀功,向希特勒进言由其空军轰炸结束一切,希特勒采纳了这个建议,让陆军停止进攻,而就是这一决定,让英法军完成了伟大的敦刻尔克大撤退,为未来的反击保存了实力。

  可以发现,一个小的细节,足以影响战略,甚至决定整个战役的失败。而微信,刚刚搞了一个小动作。

  昨日,微信上线“面对面红包”功能,用户可以通过二维码给身边人发红包。这个功能微信显得相对低调,第一这个产品在支付宝AR红包之后推出,第二网上的声音和身边的讨论声也并不刺耳。但笔者认为,微信“面对面红包”就是一个蕴藏大战略的小动作,这个判断基于几个理由。

  用情怀和支付宝变道竞争

  今年是红包大战第三年,在经历过第一年微信突袭,第二年集五福被喷之后,今年支付宝在过年红包上的动作更有策划感,布局也更多、AR红包的早早发布,到现在新版集五福活动的一波营销,声势上支付宝团队今年已经盖过了微信。

  但对于微信来说,这可能是意料之中的,而“变道”是微信的策略。张小龙说,“2017年春节不再有微信红包的营销活动,让人们有更多时间和家人相处。”并顺势推出面对面红包——能当面发红包的功能。

  看似轻描淡写,但其实既有战略又有情怀。战略上就是变道竞争,不在“抢红包”这方面作文章,支付宝就没有了假想敌,产品和宣传计划可能一定程度上会被迫作出变化。

  情怀方面,强调回归线下,微信明显想摘掉自己时间吞噬者的帽子。此前,很多人抱怨自己的时间被手机占据,而微信也让工作和生活交织在一起,无休无眠,这种抱怨虽然证明了微信的社交粘性,但也确实有人从心里不待见腾讯,总是喷谁都难受,强调线下,情感上赢得用户好感。

  内部竞争,与QQ争抢年轻用户

  为什么这么说?先看数据,企鹅智酷发布的《用数据读懂95后》报告显示,QQ的95后用户占比最高,达到44.36%,而微信的95后占比则为20.41%,这个比例实在是不够看。

  年轻用户是一款产品的未来,我不信微信会愿意把这个市场白白让给手Q团队,而且从腾讯的文化来讲,是鼓励竞争的,没有是否越界这一说。

  第二,我们分析面对面红包的应用场景。春节期间,发红包应用场景更多是长辈给晚辈发红包。显然,晚辈大多是使用手机QQ的年轻用户,总之就是还没步入社会没挣钱的年轻人们。而长辈则是已经步入职场,微信的重度用户。

  那么,当过年时就会出现这样的场景,用微信的有钱人想给用QQ的孩子们发红包,怎么破!那我觉得孩子们面对红包,还是会乖乖用微信笑纳吧。

  另外一个细节,手机QQ面对面红包也已经同步推出,但这个的战略意义,可能就不如微信了。当然一切也要看年后的相关数据,再作判断。

  综合以上几方面,笔者认为,微信的面对面红包虽然低调,但其中蕴含的战略意义并不低调,对内对外都极有针对性,这个四两拨千斤的思路也一定程度上体现了张小龙的产品思路进化和未来微信的战略流露。

  今年是微信的第七个年头(2011年1月微信推出),朋友圈10秒视频、图片涂鸦、小程序、面对面红包,两个月内集中发布的新功能,预示着微信迈过“七年之痒”的决心,后面还有什么大动作,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