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视频

抖音copy小咖秀走红套路?但映客的“卖身”却为短视频行业敲响了警钟……

  今年3月,相声演员岳云鹏在微博分享了一条短视频,视频中的女子不论长相还是神情都与小岳岳极为相似,引发大量网友围观。而这条火爆微博的视频来自于一款名叫“抖音”的短视频应用,随着岳云鹏的传播发酵,抖音也开始走进大众视野。

  

抖音copy小咖秀走红套路?但映客的“卖身”却为短视频行业敲响了警钟……

  蛰伏数月,一朝走红,抖音只是小咖秀的升级版?

  抖音上线于去年9月份,是一款音乐创意短视频app,开发者为北京微播视界科技有限公司,在今年年初获得今日头条的数百万元天使投资。在抖音上,用户可以选择歌曲,配以短视频,形成自己的作品。在功能方面,它其实与之前的小咖秀非常相似,不同的是,抖音在技术层面做了一些丰富,用户可以通过视频拍摄快慢、视频编辑、特效(反复、闪一下、慢镜头)等。

  不过,在今年3月之前,抖音在短视频行业内一直默默无闻。根据百度指数显示,在今年3月17日之前,抖音的百度指数一直为0,直到3月17日岳云鹏在微博转发之后,第二天就蹿升至2000多,并在此后的几个月内成逐渐上升的趋势。很明显,抖音连走红的方式都与小咖秀相似,都离不开明星效应。

  

抖音copy小咖秀走红套路?但映客的“卖身”却为短视频行业敲响了警钟……

  走红之后,抖音也开始拥有越来越多的明星用户。杜海涛、钟丽缇、张伦硕等都在微博上传过通过抖音录制的短视频。而在经历了“一夜成名”之后,抖音在短视频领域也做出了一定的成绩:在App
Store的“摄影与录像”类别中,抖音成为继快手、美拍之后排名第8的短视频应用,日均视频播放量也突破了1亿大关。

  2017年短视频领域巨头入局,虽有资本支持,抖音却还需克服用户的疲劳期

  如果将2016年定义为“直播元年”,那么2017年短视频行业可以算是迎来了风口。虽然这个“风口”已经被吹嘘了两年时间,但在行业内,除了快手、秒拍、美拍等少数几家平台能够保证有相对稳定的流量支撑之外,很多短视频平台都因为用户量及资金问题而关闭。而就这几家行业巨头来说,也没能摆脱用户的“疲惫期”。

  从2015年开始,美拍的日活用户始终难以突破500万,到了2016年还呈现出下降趋势,秒拍日活甚至只有几十万。除去快手之外,几家大的短视频平台不论从日活还是播放量来说,都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了。所以,从整个用户体量上来讲,两年之前还算不上短视频的真正风口期。

  但2017年,短视频行业却开始呈现另一番景象,那就是巨头的加入。3月底,腾讯宣布3.5亿美金投资快手;随后,阿里将旗下土豆视频改版成为短视频平台,并以为其打通阿里内部各项资源全力支持;而百度方则选择了做海外短视频的人人视频。BAT相继的资本投入,让整个短视频行业间的竞争更加激烈了。

  不过短视频行业内目前能够实现盈利的企业并不多,大部分还都处在烧钱赚流量的阶段。除了要承担大额的带宽投入、人工成本之外,产品特效中涉及的音乐、图片等版权支出、广告支出也是一笔不小的费用支出。曾有媒体报道美拍每月的成本投入是
1000 万元。

  与高成本不成正比的是,短视频的盈利方式却十分单一。它很难像长视频那样通过贴片广告的方式盈利,传统的广告和宣发收入也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大多短视频产品都打着“不考虑在短期内获利”的旗号,实际却是在真正聚集大规模、有粘性的用户之前,所有人都不知道该通过何种方式盈利。所以,作为短视频平台来讲,如果没有强大的资本支持,很难撑过这一段艰难的“烧钱期”。

  这一点,与当前直播行业面临的困境非常相似。几天前,直播行业巨头映客以35亿价格将50%的股权出售给了宣亚国际,一时间,各种猜测声纷至沓来。不少业内人士认为,映客此次抛售大量股份是存在资金缺口。而在此之前,映客是少数几家能够实现盈利的直播平台。截至目前为止,映客方并没有对此次出售股权的行为作出任何说明,这让外界对直播的唱衰声更加强烈了。这一点从侧面印证了风口行业的竞争中资本的重大作用,直播是这样,短视频也如此。

  但显然,短视频行业还并没有进入“收获期”。随着巨头加入,还会有更多的入局者。比如年初爆红的梨视频以及最近的抖音。但短视频行业的竞争其实还是在烧钱,与快手背后的腾讯、新土豆背后的阿里、人人视频背后的百度来讲,抖音的资本方今日头条还是差了些,不过今日头条早前宣布10亿资金扶持短视频,也让抖音暂时避开了资本危机。

  很难讲,抖音的自身功能会带来多少的用户粘性,因为它与“先行者”小咖秀太像了。虽然在技术上有了进一步的升级,但是功能上的重叠还是影响到了它的辨识度。小咖秀在经历了爆红之后目前也开始进入到了用户的审美疲劳期。这一点,对于抖音来说,还是要未雨绸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