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社交

探探、音遇相继折戟,陌生人社交还能否成为我们向往的样子?

4月28日晚间,探探App突然在各大安卓应用商店中被下架。

根据探探官方所说,探探突遭下架,是因为违规被要求下架整改。并表示“我们将积极配合有关部门,全面自查自纠,深入开展整改,自觉维护健康绿色的互联网生态”。

而纵观行业,探探并非个例。4月16日,应网信办要求,同样主打社交的“比邻”“聊聊”“密语”等9款App,便因违规而作为首批整改案例被关停。随后,以语音社交为主的音遇App也在各大应用市场下架。

一时之间,这么多社交App爆出问题,为原本就存在争议的陌生人社交发展之路蒙上了一层阴影。

探探、音遇、最后相继折戟,陌生人社交恐难维继

在陌生人社交中,探探无疑是明星产品,如今探探被下架,也意味着行业继续重整。

成立于2015年的探探,以女性用户为核心所在,并主打“左滑右滑、互相喜欢才能聊天”的产品机制。2017年6月,探探首度披露用户数据,其用户数已从2015年的100万人增加至过亿。其中有效用户数 6000 万,日活量突破600万,90 后的使用比例也达到了 75%。

2018年6月, 比达咨询监测数据显示,探探以2266.2万人的月活跃用户数在2018年6月婚恋交友类APP中位列第一。

活跃的表现,让探探成为资本的宠儿。从2014年11月到2017年6月,探探累积完成4轮融资,融资总金额达1.2亿美元,收购前甚至吸引到了YY的投资。

当然,探探显然也对得起资本的青睐。在社交软件商业化方式匮乏的时候,探探借助女性用户市场在2018年1月推出VIP会员制度。而从探探的产品设计来看,付费能帮助用户更加顺畅的社交。

探探成功“拿出”盈利模式,吸引了陌陌的注意。2018年2月,在直播领域遇挫的陌陌宣布收购探探,意在调整用户结构,实现商业变现。而本次探探突然下架,也对陌陌股价产生了影响,今日盘前报32.8美元,跌超11.4%

与探探有着相似明星经历的产品,则为音遇。

借助K歌场景、游戏式互动,音遇在陌生人社交领域可以说是风生水起。甚至于,刚刚上线不久,音遇便拿下了App Store社交榜第一,免费榜第二的好成绩,一度威胁到竞品全民K歌。2018年12月,音遇还宣布完成数千万美元融资,估值超过2亿美元。

然而再明星的产品,在突然下架面前,也是一脸懵逼,何况音遇还是今年以来的第二次被下架。

除此之外,视听类社交App“最右”也在不久前遭遇了全网下架。外界对其下架原因众说纷纭,但内容低俗、涉嫌踩线无疑是支持人数最多的一点。

而在最右的官方微博中,我们也能窥见一二。

3月23日,最右发布微博,表示,随着用户的增多,最右在技术和社区管理方面遇到了很大的挑战,而为给用户提供更好的服务,最右决定从内容和技术层面进行全面升级。

4月22日,最右在微博展示自己的升级成果:App已恢复大部分功能,但由于部分功能及内容还无法使用和浏览,App暂时无法在各大应用商店下载。官微同时还号召用户,内容一定要合法合规,遇到违规内容和行为要及时举报等。

连续的两条微博中,最右都提到了内容,可见内容对平台造成的困扰有多大,以及最右在内容整改方面的决心又有多大。

前有最右积极整改,归期未定;后有探探、音遇前路未卜,一时之间,外界开始唱衰“陌生人社交”。但据IT鲜闻观察,虽然上述App涉嫌内容踩线,但行业热度丝毫不减,巨头、独角兽们仍在不断试探。

行业生机勃勃,腾讯、快手皆在试探

纵观以上产品,不难发现,都与内容踩线有关。

根据媒体报道,探探用户在其头像和简介上,附有个人信息从而进行其他行为;比邻历史更为久远,早在两年前速途网便报道过“内容踩线”;音遇虽未有一个官方说法,但根据用户反映,其评论区不乏有卖片现象,甚至于有的领唱会在每首歌前故意“娇喘”,并称之为“为了涨粉这么拼命”。

而在这背后,则是所谓的“荷尔蒙经济”。

一直以来,互联网的诞生都被认为是基于荷尔蒙而存在,陌生人社交尤其如此。然而随着行业的发展,度过野蛮生长期后的企业,在追求利润之时,也开始重视社会责任。于是,内容监管、更为规范的商业变现之路随之而来。

能够主动规范化的企业得以继续发展,反之则被行业所淘汰,曾经火爆一时的快播便是行业发展中被淘汰的一员。探探、音遇等明星产品被下架,也是基于优胜劣汰的行业法则。

至于陌生人社交是否还有机会,极光大数据不久前发布的《2019年社交网络行业研究报告》给了我们答案。报告显示,2019年2月陌生人交友的用户规模为8640万,较上年同期增长490万,安装渗透率从2018年2月的7.8%涨至2019年2月的7.9%。

而有“陌生人社交第一股”之称的陌陌,其创始人唐岩也曾表态,“一款甚至两款,哪怕像陌陌、探探这样体量的App都无法满足开放式社交(陌生人社交)场景的需求”。

基于这样的市场需求,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涉足其中,曾经反对负能量匿名社交的马化腾便是其中一员。

近日,腾讯在QQ上线了一款名为“扩列”的新功能,用户可以通过定向搜索标签来添加到志同道合的网友。其中“限时聊天”功能限时3分钟,由QQ推荐相关话题,时间一到聊天即关闭;陌生人社交领域的老炮陌陌,也在近日推出了一款名为“赫兹”的产品,重新杀回陌生人社交。

快手也对陌生人社交跃跃欲试,据企查查数据显示,快手母公司北京华艺汇龙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日前全资收购图片投票社交类软件“虾头App”,后者实际控制人及最终受益人为快手法定代表人杨远熙,其持股比例为90%。而虾头,正是主打陌生人社交的一款产品。

与文章开头的企业相比,腾讯、陌陌、快手已在社交领域耕耘多时,对于内容的把控也相对有经验。

IT鲜闻认为,尽管对于用户来说,陌生人社交始终存在需求,但对于行业来说,内容踩线、监管无力依旧是最大的问题,能否在探索盈利的过程中,始终保持初心,无疑是陌生人社交的破局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