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社交

内测付费阅读后,微信公众号能“换新颜”吗?

内测付费阅读后,微信公众号能“换新颜”吗?

张小龙在微信公开课上PRO宣布将向短内容发力的画面尚在眼前,微信便有了新动作。

1月15日,微信官方宣布微信公众平台正在灰度测试订阅号付费功能,符合开通条件的订阅号即有机会被灰度。随后,公众号“三表龙门阵”成为第一个测试付费内容的勇士,并定价为1元。

对于微信内测付费阅读的举措,评价可以说是两极分化。

支持者认为,微信此番内测付费阅读,对于有需要的人来说已经是等了许久。早在2017年,知识付费风口正盛,微信便尝试推出公众号付费阅读。

当时,IT评论人洪波在朋友圈分享文章《我为什么现在开始出来卖以及这个公众号还会更新吗?》,并表示将开设收费专栏。马化腾在下面评论“应该等微信公众号付费阅读啊”,并表示“已经反馈了,争取加快”。

此后三年间,微信确有尝试推出文章赞赏功能,但对于想要通过公众号进行变现的创作者来说,文章赞赏大多是杯水车薪,广告投放、全平台运营依旧是创作者的主要变现方式。随着广告业受大环境影响,创作者迫切需要一个新的变现方式。

与2016年知识付费元年相比,经过四年时间发展,知识付费用户基础得以奠定,用户愿意度提升,微信在此时推出公众号内容付费,自然也能够帮助创作者实现变形。

与此同时,随着微信公众号的持续推进,公众号已不再为KOL所有,人人都可以成为公众号创作者,书写自己的内容。但这也意味着,抄袭、水稿、标题党始终存在,当内容付费成为主流,公众号创作者也将经过大浪淘沙,从而留下经得起考验的内容创作者。

当然,以上现象仅为理想现象。持不同意见者给出了另一个思路,大浪淘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在实现这一过程前,用户已为标题党所困扰,并成为被标题党们收割的“韭菜”。以至于用户体验受到影响的同时,公众号内容口碑也受到影响。

同时,内容付费更像是头部KOL的狂欢。GQ实验室曾撰文《微信公众号是夕阳红产业了吗?》表示,“夕阳红”言过其实,但或多或少微信公众号都与以前不同了。

最为明显的就是文章打开率下降,增粉愈发艰难。除了已有一定忠实用户基础,或者内容足够吸引人,相比于唱跳俱佳的短视频内容,公众号文章的竞争优势并不明显。曾经以一篇爆文吸引粉丝无数的时光,终究还是过去了。

这样一来,在吸引用户打开文章之上都出现焦虑的创作者,面对着内容付费只能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很有可能出现变现不成,反而掉粉的现象。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勇士”,三表也出现了一定的反差。以往动辄上万的阅读量,截至发稿前,这篇“全网第一”的付费阅读人数仅超过5千。

三表在评论区的回复内容显示,公众号运营者可在后台看见整体阅读量,并通过前台显示的付费阅读人数,自己计算转化率。

此外,正如微博推出的付费问答,其评论区也会有付费者截图分享问答内容一般,公众号付费阅读仅能阻挡复制文章内容,却不能阻止截图再将图片转化为文字,也就无法保障创作者的收入。

但正如GQ实验室提到的,公众号创作者此前一直面临的是增量市场,当存量市场到来之时,难免会有些不适应。对于内容付费,自然觉得困难重重。好在,观望了许久的微信终于迈出了第一步,以上问题,微信也将在测试中不断发现,并给出合理的解决方式,从而旧妆换新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