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互联网资讯

微信战“疫”:以技术提升效率

“用企业微信,能快速发起信息收集,随时查看统计结果,10分钟就完成了。”

文/白桦

“武汉战疫”微信小程序

2月3日,外交部利用微信群召开鼠年第一场例行记者会,这是有史以来首次在网上召开的外交部记者会;2月9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商务部市场运行司负责人说,通过微信进行蔬菜预售,值得各地推广;2月11日,工信部决定通过企业微信开展“企业微课”线上培训,为中小企业送政策、送技术、送管理;2月13日,商务部发布文件,鼓励各级商务部门通过微信小程序对接拓宽农产品销售渠道……全力战“疫”的场景中,闪现着微信的身影。

12亿人次跟进“疫情实时动态”

“联系家人朋友、沟通工作、浏览新闻等,基本上都用微信。”已经使用微信七年的北京市民曾放发现,当新冠肺炎疫情来袭,她更加离不开微信了。

曾放每天都通过微信里的“疫情实时动态”来了解自己及父母所在的小区有没有人感染。她也是通过微信预约为家人买到口罩的。

上海某高校的于老师,为了买到新鲜的菜品,每天定好闹钟,用微信小程序预约或抢购。他甚至跟同事做了购物笔记,每天在群里分享菜品折扣、新鲜度和购物体验。

宅在家里的人们,可以多维的方式体验微信的便利。

微信团队介绍,微信通过搜一搜、城市服务、小程序、微信辟谣助手和微信公众平台等入口,上线了“口罩预约”“疫情实时动态”“新冠肺炎辟谣”“在线问诊”等服务,可以帮助用户及时快捷地获取疫情权威信息。

《微信战“疫”数据报告》显示,截至目前,共有12亿人次通过微信跟进“疫情实时动态”,17.76亿人次使用过微信城市服务。

“线上”复工

内蒙古自治区扎兰屯市人民医院共有810名职工,医院每天8点定时用企业微信收集所有人员的身体健康状况。

“用企业微信,能快速发起信息收集,随时查看统计结果,10分钟就完成了。”该医院信息科负责人说,以前把每个人的留言录入电脑,还要提醒未填写的同事,光统计就要一个小时。

“1月23日,企业微信产品团队收到医疗行业发来的需求:医院要在线上开会,患者要线上问诊。”企业微信高级产品总监何竞说,越来越多的客户在询问线上办公的功能。微信团队300多人几乎全员加班,高负荷运转来满足开发周期的需要,终于在2月1日发布了新版本。

新版本能支持千万人同时观看的群直播、最高300人同时音视频的在线会议、一秒同步1000人的紧急通知,覆盖了6000万企业用户活跃群体。

“两天后,在线使用软件的企业数量是去年的3倍,同时发起会议的数量达到几十万场,远远超出了团队的想象。”何竞说,受疫情冲击非常大的线下零售和服务业,如餐饮、商超等,也纷纷使用企业微信,希望在“线上”留住“线下”客源。

譬如,女装品牌歌莉娅就启用了远程办公,销售、后台研发和供应链端以及分布在全国的几百家店铺,都借助微信开工了。“线上办公让沟通更加高效。”歌莉娅执行总经理邓智说,疫情过后,现行的管理流程以及项目制跨部门合作方式将被固化,并将加速企业的数字化转型。

政务微信的效率

上海市江苏路街道有1000余家企业、900多家沿街商铺,人员流动性强,摸排工作量大。

过去,海量数据需要一线人员进行地毯式搜集,社区工作者每天要处理20多张数据表。这些数据散落在各个办公室,统筹尚且困难,更别说分析了。

现在,只需一部装有政务微信的手机,就能完成信息录入、汇总、提醒、监测等系列工作。

以处理企业复工申请为例,政务微信后台与防疫专页打通,企业人事部门扫码后实时上报返沪人员情况和具体复工时间,无需重新汇总数据,管理人员也能及时发现哪片区域内容缺失,第一时间与楼宇业主联系。

江苏路街道上线的“一网统管”防疫专页,集合了各部门数据并连通三级政府网络。目前,“一网统管”防疫专页已在上海全面推广,推动全市工商企业复工率超过70%。

在各级各地推动数字化治理、全力战“疫”的场景中,都出现了微信的身影。

在黑龙江,用政务微信办公成为检务人员的“标配”。该省检务系统全员加入“移动检务平台”,通过政务微信,检察干警可自行打卡反馈健康及行动情况,申报信息将实时统计汇总、上报。

据统计,全国检察机关已有超过10000名干警通过“移动检务平台”办公。

社会治理的补充

2020年的情人节,武汉人熊威第一次没有和妻子一起过。作为腾讯云的一名架构师,他忙着为“武汉战疫”小程序做数据整理,已加班多日。

“等‘武汉战疫’小程序的需求确定,留给团队的时间只有36个小时。平均每人睡了两三个小时,小程序最终准时上线。”他说,虽然很累,但很值。

从上线“肺炎动态”专区,到征集疫情有关线索,从打击售卖野生动物违禁品,到阶梯式处罚存在欺诈行为的账号……微信一直在行动,正如腾讯高级副总裁张小龙曾说的,“一个好的产品有自己的使命,技术的使命应该是帮助人类提高效率。”

在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程华看来,数字技术可构建新的组织形态和反应机制,而此次疫情的暴发和应对促进了消费者学习、企业管理方式调整和政府部门决策机制的变化。

“新冠肺炎疫情考验着社会治理的‘绣花功夫’。”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彭丽红表示,“微信在疫情中的表现,既展现出数字经济的精准高效,亦发挥出极强的组织动员能力,最终以向下连接终端的灵活性成为了现实社会自上而下层级治理的有效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