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游戏

《蓝月》电影开播,在2020年做原创IP,靠谱吗?

  3月18日,电影《蓝月》在腾讯视频独播上线,首日播放量近800万,评分7.6。

  从电影开始,A股游戏商恺英对蓝月这个原创IP的全面运营计划正式启动,之后陆续会做小说、漫画、有声小说、动画、真人剧和新系列游戏,组成内容矩阵。

  比起市面上更常见的挑选成熟产品作根,从1开始做的IP运营,从零孵化原创IP运营难度更高,风险也大。

  在2020年下注做这种事,要有足够大的价值空间驱策操盘手的野心,也要有与之匹配的能力和资源。

  一款国产原创IP

  照恺英说法,“蓝月”被定义为上海恺英与盛和网络联合开发的原创IP,旨在宣扬一种融汇贯通的和谐共存之道,即中庸和大同的思想内涵。

  IP的开发思路,是从电影开始逐步做内容拓展,吸收包括影视剧、文学、有声读物、游戏在内的多个市场用户,最终形成内容矩阵已获得产品收入之外的版权运营收入和更多增长空间。

  最先出现的,是用户多,且适合快速铺垫世界观、故事架构,传达思想的电影。

  官方信息显示,3月18日上线的《蓝月》电影由恺英、盛和、湖州中环影业三方合作制作出品,制作时间近两年,腾讯视频独播。

  在剧情、选角、发行平台几个方面,调性都比较大众。

电影《蓝月》

  团队方面,电影由老牌导演王利锋、曾入围第53届金马奖最佳动作设计奖的陈东泰联合执导,刘宇桥、文熙、刘亦彤担任主演。配角有老牌港星罗家英,和杜玉明、黄飞、孙八一、黄竣峰、余鸶琦、闫艺泷等。

开播评分7.5,处中上游

  剧情上,影片主线是蓝月大陆战神带领一种豪杰击败赤月魔神,有动作、玄幻、友谊、爱情多个元素,其间通过剧情引出屠龙刀、黑袍穷奇等蓝月IP中特有内容。从腾讯视频观众评论、评分情况来看,《蓝月》目前处于中上游,不算多出彩,但演技在线、剧情相对合理,故事有现象空间和一定话题性。

《蓝月》剧照

  按照恺英网络思路,本次大电影主要用于推出蓝月IP,奠定世界观、主要故事架构等内容基础。

  在IP内容有一定用户之后,官方将陆续孵化小说、漫画、有声小说、动画、真人剧等领域的作品,满足不同属性用户需求,聚集流量和粘性,追求版权运营获利的可能,并反哺于蓝月系列新游,在游戏业务中取得突破。

  这种思路在2020年听上去可能有点晚了,但其实合理。

  企业和市场的需求

  在2020,已经没人质疑IP于文化内容的重要性,《英雄联盟》IP价值过500亿、阅文版权营收暴增,也让更多人确信,越大的IP越容易赚钱,越靠近IP源头,能赚的空间就越大。

  但现实是,过去10年,优质IP资源几乎已经被开发殆尽,做原创IP,是雄心,也是迫不得已。

  以游戏业为例,据游戏工委数据显示,中国游戏产业收入增速从2017年开始跌到10%以下,在玩法、技术创新瓶颈下,IP仍是最吸金的元素。

2019年中国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情况

  从2017年开始,中国IP改编游戏收入占比就超过了整体市场收入的60%,之后数年仍在递增。

  为了更大限度的开发单款IP价值、寻求更多IP合作资源,光游戏业就已涉足影视、文学、动漫、戏剧、建筑等多个领域选购IP资源,尝试过影游联动、漫游联动等操作模式。

  到如今,市面所存IP(真正有带量效果和改变空间的)资源已经基本饱和,IP所有者开始分平台、分时间、分内容版本(如小说分部、动漫分季)出售改编权,并追求获利更高的分成方式。

  其中头部IP如2019年火热的《庆余年》《魔道祖师》等版权方更注重合作方的整体实力,形成了一种大IP只找成熟大平台,腰部IP资源减少,价格升高,底层IP开发价值不足的局面。

  此时,想做长线以持续盈利,获得更大增长空间的企业,就需要挑战原创。挑战成功的关键,在于IP价值空间够不够、能力资源足不足。

  蓝月IP的价值空间

  评价一个IP的价值大小,一般是看其改编空间、用户属性两个层面。从电影来看,蓝月IP故事没有特定的历史时空,世界观偏向于玄幻,人物、传说、兵刃、神功都有较丰富、完整的体系,后续独立开发支线故事、某个元素的空间较大。

  其次,从价值观来看,IP讲中庸、大同,也很中国,受众基数受限较小。

  此外,虽然蓝月属独立原创IP,目前曝光内容也不多,但从其电影美术风格和故事风格来看,和此前的玄幻影视、国战MMO类游戏相似。

  据巨人、恺英等多家经营过类似题材产品的游戏商数据,此类题材游戏产品的核心用户为30-35岁左右的男性,基数可能不太大,但粘性高、消费能力强、有较成熟的网游或者说网络娱乐产品消费习惯。理论上来说,他们可以为后续IP衍生内容付费。

  另一方面,同类产品在2017、2018两年风靡互联网的渣渣辉古天禄魔性代言宇宙和网大形式,也可能吸收到一批更外围、年轻的玩家,当然,他们的主要意义是内容的二次创作、传播。

  恺英的IP运营能力

  在蓝月之前,恺英已经有过数个IP运营的成功案例,但多集中在游戏领域,其中包括多个全球流水在大几十亿以上的项目。

  凭借相似题材游戏的开发经验和技术积累,做蓝月IP的原创游戏,可能并不难。不确定性更高的,是游戏之外的其他泛娱乐内容。

  据企业工商信息显示,截至2020年3月,恺英旗下团队以游戏开发、发行为主,并无一线影视、动漫等子公司,本次电影制作也是和湖州中环影业合作。

  在电影之后,想让更年轻的网文、动漫用户接受,还需要更专业、垂直的制作发行能力、资源支持,这可能需要更多的资本、业务合作实现。

  另外,尽管IP价值被认可、哄抢,但其实从多数IP衍生产品生存状况来看,除电竞赛事、系列新作、部分周边产品已经实现独立造血外,更多的IP拓展价值仍是满足IP初始产品的用户需求,能跳出初始产品之外,形成真正IP内容矩阵的没几个。

  这期间,IP开发商还有面对新技术、市场需求的更迭和其他厂商的竞争,开发蓝月IP,或许是恺英一个认真且正确的决定,但要看到其预想成效,还需要更多时间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