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互联网资讯

扎根产业基底,文化出海有新突破

新冠肺炎疫情下,今年的全国“两会”注定不同寻常。《政府工作报告》全文仅10233字,被认为是改革开放以来最短的政府工作报告。篇幅虽少,但文字却是字字千钧。

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数字经济被赋予了新的内涵。“全面推进’互联网+‘,打造数字经济新优势”——面对疫情挑战,依靠改革激发市场主体活力,增强发展新动能,“数字经济”与各行各业的结合,成了促进消费的重要抓手,更是面向未来的发展方向。

作为文化产业新业态的上海“新经济”企业,发展的方向更为清晰,也引出了更多思考:当数字经济与文化消费相结合,如阅文集团等平台如何有创新实现“破壁”,迎来更大飞跃?而在内容出海的更大机遇里,我们又该如何发挥数字优势,展现文化自信?

促进文化消费,用创新实现更大飞跃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短小精炼,但“消费”一词被提到了15次,当它与文化产业结合,如何促进文化消费的命题,则在“数字经济”中找到了清晰的定位。

事实上,从数字内容到IP衍生,从电竞游戏到视频直播,这几年文化产业新业态呈现出“百花齐放”之态,不仅增加了文化产业发展的新动能,也是拓展文化消费的新增长点。这种文化新业态天然的数字基因,在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更是发挥了关键的作用。

以上海为例,哔哩哔哩5月19日发布的财报显示,B站一季度营收达23.2亿元,同比增长69%;月均活跃用户同比增长70%,达到1.72亿;月均付费用户数增至1340万,同比快速提升134%。而阅文集团几天前发布的一份2020年Q1季度内容生态数据则显示,第一季度平台新增作家数量高达33万,环比增长129%,值得一提的是,武汉“封城”期间,旗下湖北作家新增数量近万人,湖北地区新增作品总量超1.3万部,环比增长170%——数字经济所迸发的创新能量,不仅能有效增加灵活就业,也为促进文化消费打开了更多的想象空间。

在新的环境下,我们思考未来的角度更应看高望远:当数字文化消费成为文化产业的新增长极时,如何借着这股子冲劲,为数字文化产业发展现存的“边际”破壁,用创新来实现更大的飞跃?

记者注意到,在全国“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作协网络文学委员会主任陈崎嵘提交了一份《关于希望主管部门关注解决当下网络文学发展中几个重要问题的建议》,内容包括探索国有资本进入网络文学平台的多种形式和途径,明晰网络作家的社会职业身份等。

屏幕快照 2020-05-25 上午11.58.11.png

“我国网络文学经过20余年发展,现在出现了一段平缓期或曰“瓶颈期”,网络文学跨域传播的局限,网络作家创新能力的衰减,缺乏积极的扶持机制与政策等,都是重要原因。”陈崎嵘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但网络作家们在创作上正在寻求新的突破与超越,探索一条玄幻与现实融合、自身发展与社会标尺一致的新路,“待这种糅合与贯通达到新的高度时,就是中国网络文学创作的第三次跃升。”

的确,从一个更长的周期来看,今天以网络文学为代表的数字文化产业仍然处于发展期,它与上下游生态链的合作,仍处在探索期;它与5G、AR/VR等技术流的结合,还有极大展开空间,必不会受囿于目前的格局,但必须在探索中前行。阅文集团新任CEO程武就明确表示,将在保持、巩固既有付费阅读模式的基础上,整合阅文旗下多个产品平台与腾讯丰富的产品平台和流量优势,帮助创作者与用户建立更强的连接纽带。

讲好中国故事,文化出海还需深耕内功

在这份最短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对今年发展主要目标和下一阶段工作总体部署中,增强“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具有提纲挈领的地位,这与过去几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一脉相承。十九大以来,文化自信始终是关键词,从文化“走出国门”到“走进国际市场”,折射出的文化自信与供给水平的提升。

在疫情防控常态化的当下,“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的发展方向,将更多地通过数字文化产业的新方式走出国门。我国在数字贸易方面已有基础,以内容出海为例,这些年“用世界语言说中国故事”已经成为一股浪潮,在网络文学领域,阅文集团已于2017年起推出海外门户起点国际(Webnovel),目前累计访问用户已超6000万,用户几乎覆盖全球,文化出海已渐成规模;在影视剧领域,《琅琊榜》《长安十二时辰》《鹤唳华亭》等一批良心剧在海外大火,逐渐累积起口碑效应,代表着文化跨区域拓展的被认可。

但文化出海若再要往前走一步,就要求网络文学、影视剧、动漫游戏这根产业链条能够源源不断地产生有着打动人心的作品,说到底还是内功建设。陈崎嵘委员表示,过去几年网络文学以古装玄幻为主,这几年现实题材创作整体崛起,作品量增质升,涌现出一批思想性、艺术性、网络性俱佳的优秀原创作品,这是一个好现象,将有力探索网络文学现实题材创作新路新法。

事实上,文化出海与文化产业新业态发展本就有着正相关的逻辑。以阅文为例,只有作为网络文学之“根”的作品扎实了、内容丰富了、质量提升了,模式走通了,才会有数字文化消费的蓬勃发展,才会有更多好作品通过生产链条源源不断被生产出来,赢得口碑,并且实现内容出海,展现文化自信,承担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的使命。而从这个维度来看,阅文未来的发展还有很大可能性。

此外,陈崎嵘还建议,要切实贯彻落实中央提出的“大力发展网络文艺”的方针,为中国网络文学的生存发展、持续繁荣、走向世界提供有利的机制环境和政策扶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