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社交

脉脉发布《人才流动与迁徙2021》报告 揭示新经济下就业趋势走向

速途网3月17日消息(报道:李楠)日前,职场社交平台脉脉发布《新经济、新选择 ——人才流动与迁徙2021》报告(下简称“人才流动报告”)。报告中呈现出诸多颇具参考性的数据——在职业选择上,父母对90后95后的择业观影响高于80后70后; 2021年,职场人择业心态更加稳中求“金”。一方面,对于“降薪跳槽”的容忍度在增加;另一方面,中基层职场人,均将“薪资收入”看作是最重要的求职考虑因素,而将“股权/期权”看作最不重要因素;“稳定性”对于基层职场人的重要性位列第三。从新经济领域的人才活跃度来看,游戏、人工智能与新教育培训人才活跃度更高;相较而言,新金融科技、通信、新能源汽车等传统行业影响更深的领域,人才活跃度更低。

脉脉联合创始人王倩表示,此番发布的《人才流动报告》,力求以数据的方式探讨人才活跃与流动的驱动因素,洞察数据背后的人才与人心,为“2021复苏之年”职场人的机遇选择提供值得参考的信息与思路。此外,作为职场社交平台,脉脉上汇聚了大量的真实职场人产生的真实职场信息,希望通过互帮互助、分享互动的职场社区氛围,帮助职场人提前了解目标企业,以便进行更深入和全面的对比,在跳槽和择业中做出更好的职业选择。

据悉,汇集了大厂工作内情、真实薪资揭秘、offer如何选择等互动内容的脉脉“问员工”板块,3月第一周的用户提问量相比2月第四周,增加了约1.5倍。职场人感兴趣的诸多信息备受关注——不同互联网公司的职级体系如何对标?即将入职的公司,团队文化和业务发展前景如何?职级对应的薪酬范围是多少?来自内部员工的解答,令计划投身其中的职场人,在跳不跳、跳向哪里的问题中,进行更具长期性的、更为周到的决策。

基层员工觉得股权不香 更看重“到手的钱”

“自我”是Z世代的代名词,但这种“代言”在职业选择上似乎并不完全成立。对于选择行业时,所受到的影响,听“自己”占比最高的阵营为85后,其次才是95后,而刚刚步入而立之年的90后,遵从自我的比例反而低一些。

同时,若横向对比父母家人对于职业选择的影响,95后达到了35%,受到父母的影响最大。反而是70后与80后,职业选择受父母的影响相对小一些。

面对“选择下一份工作时,你会考虑哪些因素?”的问题,中基层职场人都将“薪资收入”放在了首位;“股权/期权”则被排到了最后。这多少令人有些意外。必竟,每当有互联网公司上市消息传出,其员工一夜暴富的消息都会成为坊间谈资,“选择比努力更重要”的鸡汤令职场人似乎更加期待能加入一家有 “钱景”的企业。但从现实层面来看,职场人在作择业选择时,仍将“股权/期权”这些未来的钱,排在到手的真金白银之后。

数据显示,越是基层员工,越是觉得期权不重要。在脉脉职场专家看来,这一方面是因为,基层员工获得股权/期权的可能性较低;另一方面或也说明,职场人对于互联网公司未来上市的预期并不太高,对于上市收获的时间也有些“等不及。”更为重要的是,显示出了基层员工的低风险偏好。比如,面对“高底薪”和“高奖金”的选择,67.8%的基层员工选择“高底薪”。进一步证明“到手的钱”比“未知的钱”,更具诱惑力。

就离职诱因而言,钱和工作内容是主要原因,对于中基层员工尤为如此。除了钱不够,“加班太多”是职场人离职的主要诱因,这一态度在基层员工中尤为明显,“加班太多”在离职诱因中占到了 40.2%,而高管阵营中仅有 11.6% 选择此项。“公司价值观与企业文化有问题”是引发高管离职的最重要诱因。将“不认可老板或领导”作为离职原因,则随着职位层级的升高而略有上升。

教育崛起 新能源汽车行业竞争度较大

受疫情因素影响,2020年春招成为人才活跃度低谷。《人才流动报告》数据显示,2020年人才活跃度排名中,IT互联网仍风头强劲、高居首位;与此同时,交通物流业、汽车等行业也在2020年的人才活跃度排名靠前,或因智能化和数字化转型加速变革,让不少求职者嗅到新的机会。

报告数据显示,典型行业的人才活跃度在Q3达到高峰,其中以IT互联网行业尤为明显。但从就业竞争度(“就业竞争度”统计口径为:有强求职意愿人群/职位数)来看,IT互联网和汽车行业的全年就业竞争度持续缓解,Q4就业竞争度低于Q3。

教育行业在2020年迅速崛起,与IT/互联网行业一起,同时成为职场新人最想从事的行业。

新经济人才活跃度排名 电子商务、新生活服务与新教育培训排名靠前

《人才流动报告》中,2020年主要新经济领域吸纳人才的量级排名中,电子商务、新生活服务与新教育培训成为新经济领域除去纯互联网之外的三大“引才高地”,企业服务也超过曾经热门的金融科技领域,对人才的吸引力更加强大。

游戏、人工智能、新教育领域成为2020年的风口领域,人才活跃度持续走高;但从就业竞争度的维度来看,游戏行业的竞争度仅为1.7,而人工智能的就业竞争度却达4.38。相比之下,通信、新能源汽车等传统行业影响更深的领域,人才活跃度更低,就业竞争度更大。

杭州超越“上广深”,人才活跃度仅次于北京

数字化转型与新经济发展,带来新教育、人工智能、智能硬件等多个领域的产业新机会,也带来了人才地域流动的新可能,城市之间的人才争夺战暗潮涌动。

2020年城市人才活跃度,杭州位列全国第二,超过上海、深圳、广州,仅次于北京。但与人才供需比排位对比后可以发现,杭州的供需比同样排名全国第二,说明城市呈现供需两旺,就业压力小的情况。

从城市就业竞争度排名来看,人才向城市群都市圈聚集发展已是大势所趋,但是,以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杭州为代表的都市圈内核心城市,与圈内周边城市之间的职业机遇差异仍然显著。中西部城市中,成都、武汉的就业竞争度小于长三角珠三角城市群中的非核心城市。就业竞争度最低前十的城市中,福建一省有福州与厦门两个城市入列,就业竞争压力小于珠三角多个城市。

新经济给非一线城市带来更多新机会,城市分级不再是衡量城市未来潜力的唯一标准。长江经济带城市在新经济人才存量上的表现非常亮眼,在2020年中国新经济人才存量前十城市中,长江经济带占六席,除上海和杭州之外,还包括成都、武汉、南京、重庆等非一线城市。中西部地区的成都和武汉,新经济人才数量略为领先于南京。

依靠当地的产业积累与区位优势,部分新一线和二线城市在部分新经济领域引领浪潮——合肥在人工智能领域人才量级领先深圳,武汉、成都在教育培训领域崛起,青岛、佛山等城市也依托原有家电制造的产业优势,在智能硬件领域快速发展;依托活跃的电商及文化产业优势,杭州正成为仅次于北京的中国新媒体人才聚集第二城。

字节跳动成新经济人才引擎,好未来成新教育培训“黄埔军校”

四处出击的字节跳动人才吸引力强劲,成为2020年最多人才流入的新经济公司,阿里巴巴紧随其后。而快手风头正劲,位列第三。相对而言,腾讯的风头略逊,位居第四。字节跳动持续扩张,成为各类互联网公司人才跳槽的首选去处,但同时也向各家头部公司输出人才。

阿里巴巴、拼多多、京东等头部电商的人才纷纷流向字节跳动,而新生活服务领域中,美团、滴滴、贝壳三家典型公司员工跳槽的首选去处也是字节跳动。百度继续成为头部互联网公司的重要人才输出者。

受到在线教育产业迅猛发展的推动,2020年,在线教育领域职业机遇涌现,跟谁学、作业帮、猿辅导等多家在线教育企业入榜新经济公司人才净流入20强,而老牌教育机构好未来则成为新教育培训领域的“黄埔军校”,向各家输送人才。

开启长效“长期主义” 职场人稳中求“金”

人才流动,是经济活力的源泉,也是个人成就职业梦想的路径。对于2021年“金三银四”求职招聘旺季,职场人如何跳槽和择业,《人才流动与迁徙2021》报告有如下建议:

首先,在跳槽之前提前了解真实的职场信息,避免短期化、简单化决策。通过“内部人”“过来人”等的经验帮助,实现认知升维,破圈链接,这有助于职场人稳中求“金”,通过“长期主义”决策,拥有更好的钱途与前景。

其次,需要有更为长期主义的择业观,对于职场新人,要看到五年以后的人生出路,有耐心做中长期规划。对于30岁甚至35岁的职场人,在就业时应该着重考察企业的文化适配性以及业务模式,从事一份长期有价值感的工作时,当下的积累也会更有意义。

此外,薪水是最容易判断的标准,但也是容易让人迷失的标准。不应单纯以大城市和薪水标准不再是唯二的刚需,对于行业的选择应该基于自身能力特点出发,寻找匹配度高的领域。不能简单以“传统行业”或“互联网行业”的二分法来做职业选择,更应该看到不同新经济领域的发展规律,以及不同城市的产业布局特点,面向未来选准机会。

值得一提的是,随着求职招聘高峰期的到来,脉脉“问员工”板块活跃度大增。其提问和互动内容,汇聚了诸多关于大厂工作内情、真实薪资揭秘、offer如何选择等。例如:“对比几个offer怎么选?”、“干互联网做不到管理层,未来出路在哪?”“AL公司P7 给了45K,什么水平?” “字节研发岗位面试需要几轮?”等。职场人关切的职场话题,在“问员工”板块中,会得到公司内部员工的解答,为职场人在2021年金三银四的求职跳槽季,提供颇具价值的决策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