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教育

再爆丑闻 持续亏损的红黄蓝还能活多久?

速途网4月14日(报道:郝丹淳)

“‘母爱’促使我开启了一个划时代的行业”,红黄蓝教育机构创始人史燕来曾这样说到。

日前,“红黄蓝”再一次爆出了“丑闻”。
4月12日,在江西瑞金市红黄蓝幼儿园,发生了一件让很多父母愤怒且无助的事情。在园区的“娃娃家”活动区域内,助教刘某将鞋脱掉后,故意让个别孩子闻了闻他脚,与此同时,还用自己的手机对此事进行了拍照。随后,刘某将照片发送到朋友圈,不但得意洋洋地配上了一句不恰当的话,还在评论区表示自己已经屏蔽了家长与领导。

这条朋友圈被截图发到了微博上,当即便引起了轩然大波,不少网友纷纷在评论区对红黄蓝进行了声讨,“红黄蓝怎么还没倒闭”“红黄蓝幼儿园不是第一次出事了,全民应该抵制这样的幼儿园……”。

而后,江西省瑞金市教科体局在微博表示,已经成立了联合调查组对此事进行调查,且涉事教师已停职。

4月13日,涉事的红黄蓝教育机构通过微博回应了此事,称:“经调取监控录像和向在场其他教师了解情况,此行为发生在玩耍嬉戏过程中,目前尚未发现强迫、虐童或猥亵行为。”

只是,大众对红黄蓝的回应似乎并不满意。就连“官媒”新华网也对情况说明进行了转发,并留下了“丧心病狂,实在是缺德!”、“涉事幼儿园品牌多次发生伤害幼儿事件,必须要严肃追责!”、“学前教育对人生轨迹有着重要影响,照顾好孩子们!”,句句都带叹号的三句话。

截至今日17时,“发男童闻脚照幼师已被停职”新浪微博话题已获得超2.2亿的阅读量。速途网、澎湃新闻、中国新闻网、凤凰网等众多媒体也在关注此事进展。

屡爆丑闻,红黄蓝风波不断

作为中国第一家独立上市的学前教育企业,红黄蓝已经不是第一次被爆出丑闻了。

早在2017年11月,红黄蓝旗下的幼儿园就曾因“虐童事件”轰动一时;2019年7月,红黄蓝因旗下幼儿园外教猥亵女童一事,二次引发众怒,涉事外教也被逮捕。

而自从2017年的“虐童事件发生后”,大众便为红黄蓝贴上了“盈利性幼儿园”“把幼儿教育当生意”等一系列标签,其经营模式也引起了公众的关注。

事实上,红黄蓝一直采用的是“直营+加盟”并举的模式,即:先通过自建直营幼儿园,提高品牌影响力,再采用轻资产加盟的模式。通过加盟商的投资,实现迅速扩张。

通过资料不难发现,在其上市之前的三年中,红黄蓝旗下加盟幼儿园及亲子园的数量一直在快速上涨,并在三年内顺利扭亏为盈。

因此,上市首日,红黄蓝股价报收于25.9美元,涨幅高达40%,市值近7.42亿美元。

但仅仅两个月后,虐童案件的发生便让红黄蓝遭遇了“滑铁卢”。

不但股价大跌,市值成倍缩水,就连其加盟业务也被暂时关闭。直到2018年下半年,加盟业务才进行了重启,并推出了收取7%费用的收益分享模式。

而后,红黄蓝迎来了连续三年的亏损。而到了疫情暴发的2020年,红黄蓝仅前三季度的亏损就已达到4660万美元。截至昨日收盘,红黄蓝股价仅为2.93美元,市值为8082.80万。相较于其上市时,市值缩水达90%.

政策约束,红黄蓝转型困难

2018年11月,国务院正式发布了《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严格规定:民办园一律不准单独或作为一部分资产打包上市。上市公司不得通过股票市场融资投资营利性幼儿园,不得通过发行股份或支付现金等方式购买营利性幼儿园资产。

无奈之下,红黄蓝开启了被迫转型之路。

2019年2月,红黄蓝宣布以1.25亿元收购新加坡一民营儿童教育集团约70%的股权,涉足海外儿童早教市场。并将英文名称从“RYB Education”更名为“GEH Education”,以此来明确自身教育平台的清晰定位。不过网友似乎并不买账,还讽刺此举为“换马甲”。

不断尝试新领域的背后,导致了红黄蓝资产负债率的急速飙升,加之疫情的当头棒喝,让本就十分艰难的红黄蓝在2020年第三季度,出现了资产负债率高达78.3%的情况。2020年,其又涉足在线早教领域,并与网龙网络控股有限公司达成战略合作。

不过,相比于在线教育头部企业的疯狂烧钱砸广告,财务状况拮据的红黄蓝在营销上并没有什么优势,因此其业务的声量在市场上也并没有泛起什么水花。

而多次“虐童事故”的发生,也早已让这家企业的品牌好感度降至“冰点”,而此次“闻脚”事件的发生,也无疑为红黄蓝“洗白”的路上又添了一块巨石。

百年教育,幼儿为先。现在的红黄蓝,正承受着连续亏损、资产负债率逐年攀升、品牌形象恶劣的多方面打击,作为大众的我们,也只能祝它“绝地逢生”了。

红黄蓝创始人史燕来曾说“要做百年教育梦想的守望者”,不知道现在声名狼藉的红黄蓝,还能否有资格守望“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