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企业资讯

凌锐蓝信的飞驰人生

顾玮站在凤凰汇15层的办公室,透过向北的落地窗,清晰可见楼下的路网和车流。“机场高速拥堵,京密路虽有红绿灯,但车流畅通,四环路基本处于饱和状态。”顾玮说这就是SD-WAN,但这又不完全是凌锐蓝信定义中的SD-WAN。

Part 1不要误会SD-WAN

屈指一算,整好10年。

顾玮是凌锐蓝信创始人兼CEO,凌锐蓝信或是中国第一家SD-WAN厂商。2011年,顾玮在硅谷工作期间,即关注到SD-WAN。当然,此时业内对SD-WAN的研究,还停留在网络层面,对SD-WAN的理解,也存在诸多误解。

SD-WAN,即软件定义广域网。这是一项可让普通互联网链路,达到或接近专线网络质量的技术,也是一项可以将所有网络资源虚拟为池,由控制器统一调度的技术。但这就是对SD-WAN误解之一。

“SD-WAN的责任并非取代,而是选择。”专线和准专线虽然昂贵,但贵的也有道理,SD-WAN虽是提升了互联网链路的质量,但并不想完全取而代之。“对SD-WAN的关注点,更应放在业务应用,SD-WAN可根据不同企业的业务特点和网络现状,让应用永远跑在最优的线路上。”顾玮说。

Part 2 SD-WAN的业务属性

这就是凌锐蓝信对SD-WAN的理解。凌锐蓝信成立于2014年。其实,这就是SD-WAN产业的关键节点年。此前SD-WAN是网络,此后SD-WAN是应用;此前业内聚焦突破数据压缩、数据重删、数据优化等技术细节,此后SD-WAN开始摆脱单纯的网络技术属性,显示出其与应用强绑定的业务属性。

确实如此。

SD-WAN确有些像“地图导航”,但百度和高德在路线规划时,不会考虑你的座驾是城市SUV,还是六轴的“变形金刚”,也不会考虑你搭载的是钢筋水泥,还是玻璃器皿,但SD-WAN显然考虑到这点。

SD-WAN具有天然的应用属性,可以完成更细颗粒度的管理、调度、识别。选择有线还是无线,选择Internet还是MPLS VPN,完全根据ERP、OA、MES、视频会议、数据备份等不同业务的需要。

“凌锐蓝信可以识别千种以上应用,并根据应用优先级排序,选择不同的网络路径,设计调整动态负载均衡。而SD-WAN的应用业务属性,才使其可实现降本增效。”顾玮解释了凌锐蓝信的技术特性,也解释SD-WAN与数字化转型的因果关系。

Part 3数字化转型中的SD-WAN

其实,过去五年,SD-WAN温而不火。但在2020年,其突然站上风口,原因即在数字化转型已经时不我待。对此,Gartner形成预测:到2023年,全球SD-WAN的市场成交量将达到400亿元,复合增长率超过76%。而IDC的数字可能更激进一点,他认为到2022年,全球SD-WAN市场成交量可达到560亿元。

显然,这又是一次误会解除。凌锐蓝信是中国最早的SD-WAN厂商,也是中国最早关注到SD-WAN业务属性的服务商。因为片面强调带宽成本便宜,那是网络批发商的思维,单纯突出TCP优化能力,那是传统网络企业的想法。

凌锐蓝信的业务风格确实有些不同,“数字化转型的核心是降本增效,而且是既要降本,也要增效。”顾玮定义中的SD-WAN,不仅可节省企业带宽成本,更要关注用户应用系统、业务数据,“因为用户可以承担昂贵的专线网络成本,但绝不能接受生产环节的任何数据卡顿、停滞。”

事实正是如此。

中国是网络大国,也是世界制造工厂,但疫情期间,我们一直引以为豪的宽带网络,原来也只是差强人意,远不能完美支撑远程办公、支撑企业数字化转型,可这并不能完全归结于网络性能问题。

“凌锐蓝信是在为企业提供全数据链解决方案,前提则是需理解用户的业务逻辑、数据流向,并以此保证产业链各环节的高效协同,业务流程各环节数据畅通流转。”顾玮说:“而忽视了这一点,任何的数据滞后,都会导致生产环节的停滞,销售环节的卡顿,由此增加的成本,也都将远高于企业带宽成本。”

Part 4 SD-WAN的生命力

这还不是全部。

“新模块的不断加入,也证明了SD-WAN旺盛的生命力。”在顾玮眼中,这些新模块也与业务场景息息相关。举例说明,“大数据+SD-WAN”可实时分析,生产环境中设备和系统产生的热数据,并以此识别出最关键的应用;“AI+SD-WAN”则可根据应用权重,自动地调整网络策略设置,实现自动化网络运维;“5G+SD-WAN”更可以发挥和调动起,5G网络高速率、大容量、低时延的技术特性。

上述也是凌锐蓝信研发,重点投入的领域,也是全国500余家大中型企业,选择凌锐蓝信的原因,更是中国三大电信运营商,在云网融合、5G核心网、工业互联网等领域,选择与凌锐蓝信合作的原因。

当然,安全更是必不可少。用户不可能在没有安全的网络中飞驰他们的业务,用户更不可能在没有安全保障的前提下,冒进地完成数字化转型。此前,Gartner进行调研:在选择SD-WAN提供商时,72%的企业将安全性列为首要考虑因素,而不是性能或成本。与此对应,Gartner也正式提出SASE(安全访问服务边缘)概念,而且SASE或将成为SD-WAN下一阶段的代名词。

早在两年前,凌锐蓝信已开始研究SASE,并逐渐成为标准制定者之一。“‘安全+SD-WAN’并不是在互联网出口放置防火墙,用户希望将更虚拟化、细腻化的安全模块,植入SD-WAN系统。”顾玮说。

目前,凌锐蓝信已在通过区块链哈希算法,紧叩IT资产身份认证的命门,并开始内测SASE模块。也就是说,其已完全掌握了自主可控的SD-WAN技术。除基础功能模块外,凌锐蓝信正在重构底层安全协议,将安全与高性能融合。

也正因为在此方向的突破,凌锐蓝信的网络处理性能超过传统VxLAN模式的5~6倍,安全加密能力也得到根本性提升。2021年,凌锐蓝信更在Gartner 亚太区WAN Edge Infrastructure魔力象限分析报告中,与华为、新华三共同位列前三名,并成为特别推荐的SD-WAN服务商。

Part 5凌锐蓝信在“路”上

由此可见,凌锐蓝信的技术积累和行业前瞻性,一直处于业内领先地位。凌锐蓝信也与生俱来,关注着业务场景与网络应用的深度耦合。而综合这两方面能力,2021年,凌锐蓝信正式获得京投公司旗下的基石基金战略投资。

京投公司是由北京市国资委出资成立的国有独资公司,旗下的基石基金是全国第一只轨道交通产业基金。而早在2015年,凌锐蓝信已完成数百万元天使轮融资,且在过去五年始终保持盈利。

而在获得基石基金战略投资,凌锐蓝信将成为SD-WAN领域的“国家队”,“新基建”领域的生力军。“这也是凌锐蓝信下一阶段战略的展开。此后,凌锐蓝信更将加强在安全、5G、人工智能等领域的研发强度,并进一步细分制造行业,深耕高科技、航空、零售等领域、突破银行、保险等金融市场。”顾玮最后说。

  【全国政协副主席郑建邦(右)接见凌锐蓝信创始人&CEO顾玮(左)】

  (文章来源:TechECR 作者:张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