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5G

华为鸿蒙走向开放,手机走向绝唱

图片来源于网络(来源见水印)

近日,关于华为P50系列的外观再度在外网被曝光。而同外观一同被曝光的,是华为P50系列手机大概率还将延期一个月,需要等到7月份才能正式发售的消息。对此,有网友认为是芯片短缺导致,不过也有网友猜测是因为相机模组问题。

但无论因为何种原因,本应该每年3月前后发布的机型,如今5月已经过半,却仍然活在传闻之中,真正发售时间仍然成谜,不禁让人想到华为手机业务是否出现了问题。

华为成国内手机市场“鲸落”

毫无疑问的是,在制裁之下,加身于华为的诸多制约,成为了华为难以承受之重。

受限于美国对于半导体技术的制约,2020年9月15日后,台积电将无法为华为继续代工芯片。尽管内部消息称,在禁令生效前,台积电加班加点代工生产麒麟芯片,最终抢出了880万片麒麟9000芯片,但相较于麒麟芯片机型的高光时刻——2019年Mate系列和P系列全年发货量达到4400万台,其中华为mate30系列发货超过1200万台,仍属于杯水车薪。

Mate 40系列在上市初期便遭遇限量出货的境地,不少经销商为了追求更高的利润,在线上平台及线下渠道都开启了“套装版”模式,不少购买华为Mate40 Pro产品的用户,都被要求一同购买699元的碎屏险,或是购买耳机、智慧屏(智能电视)、智能音箱等产品。

当消费者提议仅要购买手机,不想购买搭售其他产品的“套装版”时,得到的回答往往是:“零售版”没货,但是“套装版”有货。

“限量出货”最有力的佐证,便是华为手机在持续“一机难求”的情况下,出货量的“腰斩”。根据市场研究机构Canalys数据显示,华为手机在中国大陆市场出货量在2020年第四季度、2021年第一季度分别较前一年同期下滑44%、50%。

而随着华为手机成为了国内手机市场的巨大“鲸落”,其他品牌在今年第一季度均取得了同比超50%的出货量增长。

作为华为消费者BG CEO的余承东,在今年1月被任命为兼任云与计算BG总裁,虽然在5月18日又突然被华为免去华为云CEO职位,但其履职期间仍然对云与计算业务进行了重要调整,撤销云与计算BG,将原服务器、存储等划归到“网络产品与解决方案”,该部门名称改为ICT产品解决方案。

 图片来源:华为商城

手机出货量的下降,大大降低了新品的发布进程,这使得华为将更多的精力投入到其他智能硬件新品的发布之上,例如本月19日华为全场景智慧生活新品发布会上,华为发布了华为MateView显示器、华为MateBook 16笔记本、华为FreeBuds 4耳机、华为智慧屏SE系列等多款新品,然而唯独不见手机的身影。

华为甚至还将布局扩展到了造车领域,宣布以“Huawei Inside”(HI)模式为车企提供软硬件,“做智能网联汽车增量部件供应商”,与广汽集团、北汽极狐、长安汽车等达成战略合作,而在自家华为商城也上线了赛力斯SF5电动SUV。

而余承东免去华为云CEO职位后,则出任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 CEO。从高管以及产品线的调动可以看出,华为在消费级市场的中心,正在呈现从手机向居家、出行等场景智能硬件终端产品转移。

鸿蒙走向开放,手机走向绝唱

 除了出货量受到影响,华为还先后推出Mate40 4G、Mate X2 4G两款4G手机机型,并推出了包装内无充电头版本,在一定程度上印证了华为正在逐步解开与手机产业链的关联,甚至影响到了手机相关配件。 

此前,福建省泉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在网站上公示了2020年度泉州市流通领域手机充电器的质量监督抽检信息,其中,规格型号为HW-050450C00的华为充电器被指不合格。

虽然华为官博第一时间回应称抽检到的不合格的“华为”充电头是假冒伪劣产品,与华为无关。但由于华为手机配套充电头供应短缺,使得呈现溢价销售的情况,一些无良商家遍打起了仿冒的歪心思。

而在去年11月,华为正式宣布出售荣耀品牌,30多家产业链、渠道企业进行接盘,然而截至目前荣耀发布的机型,仍然与华为现存机型高度相似,疑似在为华为清理手机产业链的相关库存。 

虽然硬件产业链上,华为处处受限,但在软件方面仍然有更大的计划。日前,鸿蒙OS 2.0确定将在今年6月2日面向全球正式发布,届时华为手机用户可一键升级成鸿蒙系统。不过,在生态数量上,目前仅有超200个主流手机App支持鸿蒙。 

面对手机出货量的下降的现状,鸿蒙开始走向开放,支持更多第三方品牌的设备,正在成为华为的新策略。在5月18日的华为鸿蒙伙伴峰会上,华为消费者业务 AI 与智慧全场景业务部副总裁杨海松表示“欢迎三方的手机厂商使用鸿蒙系统,一起开源共建。”,并强调鸿蒙系统完全开源开放,今年会按照既定计划做到 128MB-4GB 的设备全栈系统开源开放。 

究其原因,一方面,推动开源开放正在成为如今软件开发的主流;另一方面,新的操作系统如果不能形成规模网络,那么在生态建设上将因为逐步失去话语权而落后。可见,在手机整体出货量不断下降、相关供应链的不断收缩,加之鸿蒙开始向更多第三方厂商开放寻求规模化,华为手机在未来几年内可能再难现占据国内市场“半壁江山”的辉煌,而迟迟未发布的华为P50,甚至将成为华为手机的绝唱。 

虽然今年1月华为官方曾表示“华为完全没有出售手机业务的计划”,但作为华为一步一个脚印树立起来的品牌,其背后仍然需要强大产品力作为支撑。在速途网看来,相比“悬而未决”的华为P50系列何时发布,后继谁来支撑华为手机的品牌衣钵,才是华为更需要面对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