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教育

实测 | 双减政策下,拍照搜题APP的“末路狂奔”

被业内称作“政策刮骨”的双减政策,其中最重的一拳,对准了拍照搜题。

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正式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意见》原文显示:线上培训机构不得提供和传播“拍照搜题”等惰化学生思维能力、影响学生独立思考、违背教育教学规律的不良学习方法。字里行间不仅明确了不得提供和传播拍照搜题的态度,还将其归属于不良学习方法。

只是,政策风暴之后,具有拍照搜题功能的App是否下架了呢?这些教育App是否仍是家长们的心头好?以拍照搜题为主打的App们又做了什么改变呢?就此,IT鲜闻进行了实测。

实测:有的不能拍照搜题了,有的将用户转变为家长

在广泛的测评中,IT鲜闻注意到,自政策公布后,部分App已经下架了“拍照搜题”功能。

据IT鲜闻了解,阿凡题于8月3日进行了版本更新,在App Store介绍中显示,新版本将不再为用户提供拍照搜题服务,且只保留了“答疑”功能页面,根据不同学科分类,在应用答疑页中推送在线答疑老师的连线入口,IT鲜闻发现阿凡题的在线答疑功能目前仅对购买了答疑时长的用户开放。

好未来旗下的题拍拍则在打开过程中弹出窗口:“据《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的相关规定,题拍拍自2021年8月5日起,不再提供拍照搜题服务。”“题拍拍”App中本来的拍照搜题功能现在只提供“口算检查”和“答疑”两个拍照取题入口。

另一方面,IT鲜闻注意到,好未来则上线了“学拍拍”,该App面向家长辅导和答疑工具,不面向中小学生开放,具有整页检查以及实时答疑功能。

除了上述选择“单刀直入”直接下架的App外,IT鲜闻还注意到,部分搜题App功能介绍、目标用户均出现了相应变化。譬如“作业帮”“小猿答疑”等,其就将原定位更改为中小学家长作业检查辅导工具,目标用户由学生改为家长。

不过,即使为了保护未成年人的个人信息,小猿搜题和作业帮都上线了“青少年守护”模式,并在首次登录时会询问用户是否年满14周岁。但据IT鲜闻体验来看,其年龄身份界定并不明显,且仍可拍照搜题。

具体到操作上,两款App搜题结果下都有题目讲解视频,这两款App的非VIP用户仅可以观看解答视频的前20%或者在本月内仅可免费试看三个视频的限额,其余的完整内容则需要充值成为VIP用户。但是对于普通搜题用户来说,在这两款App中搜题功能即使不用点开答疑视频,但是仍可以通过搜题结果页面中获得答案的文字解析。

此外,在评测过程中,IT鲜闻还随机从App Store下载了几款同样关键词为“拍照搜题”的App进行测试。这些App暂时皆未下架拍照搜题功能,甚至个别还存在着“充值会员才可使用”或“搜题不准”等问题。

IT鲜闻还注意到,掌门教育的在线教育App掌门搜题也已经无法在App Store搜索到。不过,同属拍照搜题软件的“闪电搜题”虽然在App和小米商店均已消失,但据已经下载的用户透露,通过浏览器下载的安卓版本仍不影响正常使用。至于闪电搜题的自习室功能,则一直显示“连接错误,请重试”。

争议不断,“一刀切”真的正确吗?

事实上,自诞生以来,关于“拍照搜题”的争议就从未停止。

早在2015年,《人民日报》就曾发文表示,搜题软件可能会被异化为应付作业的“帮凶”,“长此以往,平时的作业或许能完成得更加漂亮,但学习能力却有可能直线下降;看似节省了时间,却没有给深入思考和理性分析以提升。”

今年高考期间的偶然事件更是使原本早就颇受争议的拍照搜题深陷舆论的漩涡。事件发生后,新京报评论称,这也表明,“拍照搜题”的风险甚至已经外溢到了高考考场。

截至8月24日,微博话题#线上培训机构不得提供和传播拍照搜题#的阅读量达到1837.7万,讨论数4373条。评论区内,来自老师、家长、学生三方都对此事发表了自己的见解。

一位自称老师的网友对此表示了支持,“现在有很多学生,遇到不会的题目不去好好思考而是抄,只会让大脑越来越僵化。靠着拍题做对了,我讲题时又不听,结果就是一知半解或者根本不懂。”

而多位家长则认为此事有些小题大做,一刀切考虑的属实有些片面。“自己平时会在辅导时用上拍照搜题,完全解决家长的后顾之忧”。

而作为此事的主人公,不少学生网友表示,拍照搜题在高中时对自己帮助很大,不仅节省了专门去请教别人的时间,而且很多时候会搜出来多种解题思路,对自己有新启发。

此外,IT鲜闻还注意到,不少网友表示:单凭禁止拍照搜题是不能完全起到效果的,毕竟学生可以自行通过百度得到答案。对此,IT鲜闻也进行了验证,发现确实有不少题目都可以在网上“百度一下”’。因此,想要彻底根治学生抄作业问题,禁止拍照搜题确实还不够。

写在最后

现下,在“双减”政策逐渐落实,各大App下线拍照搜题功能的背景下,如何正确地利用好“拍照搜题”这一双刃剑也成为了在线教育亟待解决的问题

毕竟,一方面,对于广大学子来说,思维训练重于获得答案。而众多拍照搜题App所大肆宣传的“拍照即得”,不断提升所谓“用户体验”的发展方向,恰恰与教育的理念背道而驰。App答得越快越好,越容易助长自控力较差学生的惰性。同时,教师也难以掌握学生的真实学习水平,容易造成教学失准、失焦。另一方面,拍照搜题确实如上述所提到的,能在一定程度上为学生提供多种解题思路、使学生更好的查漏补缺。

因此,在IT鲜闻看来,倘若能够对拍照搜题App形成多方合力的规范约束,比完全禁止更有意义。学校向家长告知此类App的弊端,指导有限度地合理使用;家长也要逐步转变心态,对刷分、提分之类的营销少一些急功近利的思想。平台公司也要多加强资源平台和网络平台的搭建。一旦各司其职,天下自然太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