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5G

华为变卖业务“生火”,能否温暖营收“寒冬”?

继去年11月出售荣耀手机之后,今年华为又出售了自家的x86服务器业务。

今日,企查查的工商登记显示,华为技术有限公司旗下的超聚变数字技术有限公司,大股东已变更为河南超聚能科技有限公司。这意味着华为的x86服务器业务出售已有实质进展。据悉,此次出售买家将由产业基金、海外国家主权基金、互联网公司、银行等多方社会资本组成。

在今年9月的华为全连接大会上,华为轮值董事长曾表示“华为X86服务器确实遇到了困难”,并表示“我们也在积极解决,与一些潜在投资者在接触,还没有最终结果”。

而在去年的11月, 由于芯片供应受限,华为将旗下手机品牌 “荣耀”出售给深圳市智信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该公司主要出资方为深圳市国资委的全资子公司,占股比例为98.6%。此外,还有多达30余家企业参加收购,包括荣耀曾经的代理商、经销商等上下游产业链。

从去年的卖手机品牌,到今年出售x86服务器,对于不断“断臂求生”的华为,“寒冬”可能还未过去。

业务紧缩下的断臂求生

对于华为而言,卖掉x86服务器业务,不仅仅是“减负”,同时也是通过出售,为发展换来一笔资金。

据速途网了解,相较于2014年就逐渐成为营收主力的消费者业务(主要是智能手机、IoT终端产品等),由于芯片供应问题不得不减产甚至出售荣耀品牌,对于营收带来近20%的影响的情况,出售x86对其营收的影响不足5%。

同时,由于x86服务器在核心元器件上对美国英特尔、AMD等依赖度极高有很高的依赖度,而随着美国对于华为芯片的供应链封锁,也让华为的x86服务器业务遭遇了困难。据悉,英特尔向华为供货许可证5月份就已经过期。

受此影响,根据IDC发布的2021第一季度全球服务器市场报告,华为4.2%的份额排名第六,成为前6名中唯一出现负增长的企业,足以见得彼时的华为服务器业务已经受到了不利影响。

面对x86服务器业务发展遇阻,华为出售也在情理之中,一方面,对于已出售的业务可以减轻美国对于芯片的制裁,有助于未来长期的运营维护;另一方面,能够通过出售为华为减轻运营负担并为未来的发展提供资金支持。

消费者业务萎缩仍待力挽狂澜

10月29日,华为正式发布了2021年前三季度财报,华为实现销售收入4558亿元人民币,相比去年同期的6713亿元降低32.1%;净利润率为10.2%,同比提升2.2%。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表示:“整体经营结果符合预期,To C业务受到较大影响,To B业务表现稳定。”

显然,造成华为营收大幅降低的主要原因,依然是以手机为主要原因的消费者业务的收缩。虽然华为并未公布第三季度各业务集团的营收构成,但是从官方公布的数据来看,2021上半年,华为消费者业务营收1357亿元,相比2020年上半年的2558亿元,同比暴跌46.9%。消费者业务的腰斩,也让华为今年上半年整体营收下降29.4%。

同时,随着华为P50、Nova9等系列手机新品5G通信功能的缺失,对于其销量也造成了不利影响。对此,华为将更多的重心放到了手机之外的IoT产品之上,例如智慧屏、智能音箱、打印机等产品,这些产品通常在国内拥有较为成熟的产业链,通过鸿蒙OS的微内核架构,可以快速接入华为生态体系,再通过华为品牌的号召力,溢价获得利润。

“五大军团”或成为华为转型开端

卖掉荣耀手机、x86服务器后,华为未来的发展方向或开始向软件驱动转移。

10月29日,华为在松山湖园区举行“军团组建成立大会”,这也是继同月11日华为宣布成立煤矿军团、智慧公路军团、海关和港口军团、智能光伏军团和数据中心能源军团“四大军团”之后,华为内部首次誓师。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在大会上指出,和平是打出来的,我们要用艰苦奋斗,英勇牺牲,打出一个未来30年的和平环境,让任何人都不敢欺负我们。

如果算上2月成立的煤炭军团,华为在今年共成立了“五大军团”,从业务涉及的领域来看,其服务对象将更加向政企方向靠拢,享受到更多政策红利。

值得注意的是,“五大军团”所涉足的主要是以软件驱动的智慧服务领域,相对于芯片受制于美国封锁,在软件服务方面,华为能够拥有更多的自主可控的区间。

同时,软件业务还拥有相较于硬件较高的利润率,虽然这些To B 的业务无法让华为短期内回到巅峰时期的样子,但凭借政企业务的深度绑定,能够获得稳定的业务来源,能够维持住华为在业务收缩的现状之下,依旧有足够的资金来支撑集团运作。

在制裁的严冬之下,华为不得已砍下自身盈利能力薄弱的业务,用以供新业务“生火取暖”,折戟沉沙的老业务已经成为历史,华为能否迎来“柳暗花明”,还要看五大军团能否成功推动其营收结构的转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