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人工智能

三年亏5.7亿,格灵深瞳科创板上市获批,业务高度依赖集采藏隐患

作者 / 乔志斌

编辑 / 李楠

作为最晚被上交所受理的AI公司,仅不到5个月时间就顺利过会,并在随后的2个月内拿到证监会的批文,格灵深瞳神速推进的背后,扭亏压力仍然巨大。

1月12日,中国证监会正式通过格灵深瞳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科创板上市的注册申请。据悉,格灵深瞳成立于2013年,主要从事计算机视觉技术、大数据分析技术研发与应用,公司自主研发的人工智能产品包括软硬一体的智源智能前端产品,以及软件占比较高的灵犀数据智能平台和深瞳行业应用平台。公司产品在城市管理、智慧金融、商业零售等场景已经成熟落地并贡献营收。

招股书显示,格灵深瞳在2018、2019、2020年,营收分别为5196万元、7121万元、2.4亿元,营收呈现出快速增长的趋势,近三年收入复合增长率达116.12%。公司毛利率高于行业可比公司平均水平,2020年为61.57%。

然而,格灵深瞳在报告期内并没能取得盈利,2018、2019、2020年,公司净亏损分别为7456万元、4.2亿元、7820万元。累计三年亏损5.7亿元。

报告期内,公司期间费用合计分别为 1.20亿元、4.40亿元和 2.57亿元,占当年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 230.69%、618.17%和 105.83%,不考虑股份支付费用的影响,该比例分别为 219.20%、195.48%和52.47%。

从公司期间费用构成来看,随着业务规模增长,格灵深瞳在研发与销售费用均呈现逐年递增的趋势,但随营收增长占收入比重有所降低。在管理费用方面,2019年,管理费用中股份支付金额较大,主要原因系当期授予外部顾问和黄辉栋的股份支付费用计入管理费用所致。

受到三年累计巨额亏损影响,格灵深瞳在招股书的重大事项提示项目中重点提及,截至报告期末,公司累计未弥补亏损为4340.12万元,主要原因系前期研发投入大但收入规模较小以及实施股权激励产生大额股份支付费用所致。同时,因公司对员工的股权激励设定了服务期,2021-2024年预计将摊销的股份支付费用总额为1.44亿元。

这意味着,在公司上市后,如果公司经营取得的利润无法弥补经营开支和股份支付费用摊销,则可能导致公司未来一定期间无法盈利或无法进行利润分配的风险,可能导致公司的资金状况无法满足自身在产品研发、市场推广及销售等方面的需求,进而可能使未来销售收入增长不及预期。如公司收入未能按计划增长,则可能导致亏损进一步增加。甚至面临上市风险。

速途网还发现,格灵深瞳在招股书中指出,报告期内,公司对前五大客户销售收入合计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78.23%、67.55%和57.57%,集中度相对较高。且主要终端客户为各级政府机关、事业单位及大型企业,这些客户通常实行预算管理和集中采购制度。因此,如果未来公司无法持续获得前述客户的订单或公司与该等客户合作关系被其他供应商替代,或未来公司主要客户的经营、采购战略发生较大变化,或由于公司产品质量等自身原因流失主要客户,或目前主要客户的经营情况和资信状况发生重大不利变化,导致公司无法在 主要客户的供应商体系中持续保持优势,无法继续维持与主要客户的合作关系,将对公司经营产生不利影响。

从当前的盈利模式上看,格灵深瞳的盈利来源于向客户提供面向应用场景的人工智能产品及解决方案获得销售收入。但在城市管理、智慧金融、商业零售、体育健康、轨交运维等领域的人工智能产品及解决方案,目前行业充斥着众多的竞争者,除了人工智能领域的竞争企业之外,还有华为、新华三、海康威视等传统企业,格灵深瞳不仅要在寻求新的客户同时,仍要极力避免现有客户的流失。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在募集资金用处上格灵深瞳计划通过本次IPO募集资金10亿元,其中人工智能算法平台升级项目投资投入3.44亿元、人工智能创新应用研发项目投入1.55亿元、营销服务体系升级建设项目投入3亿元。然而这四项目投资总额为10.000617亿元,这意味着格灵深瞳自身仅出资6.17万元,绝大多数的项目开销都需要依靠募集资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