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出行

你来我往,与理想汽车“相杀”背后,团车造车这事儿到底能不能成?

逐渐拥挤的造车赛道,成为竞相争先的丛林,无休无止……

日前,在社交平台微博上,理想汽车CEO李想就一篇团车CEO闻伟宣布造车后接受媒体采访的内容转发并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其直言到:那些指望找到超级救世主的创业者,那些指望能通过打开任督二脉无所能的创业者,最后找到的普遍都是骗子,或者大概率自己也是骗子。居然还有人可以毫无廉耻的把这种观点对外公开讲出来,真是刷新了创业者的底线。”

针对上述消息,今日午间团车CEO闻伟在社交平台回应:“没想到万里长征的迎面第一枪来自李想先生。除了节奏和耐心您是不是忘了眼光和判断?冯思翰被反怼不就是当初看走了眼喷得太早?所以谁也别把自己当先知,也别成为自己最记恨的那拨人。”

消息一经传出,短时间内便受到了各方的关注,微博评论区内不少网友纷纷就此事发表了自己的看法:。话题#李想炮轰团车造车#也一跃进入微博热门榜单。截至今日下午17:35,话题#李想炮轰团车造车#共获得了779.8万的阅读量,近1500的讨论量。

事件最早要追溯到今年的1月5日,彼时,团车网透过其官方微博用一句:“2022,我们也要造车了!你们觉得挤不?”高调宣布正式加入造车队伍。值得一提的是,在此条微博中团车还@了蔚来、理想汽车和小鹏汽车。在这条动态之前,并未有任何该公司要造车的传闻流出。

公开信息显示,团车网成立于2010年,是一家汽车交易和服务平台,主要提供基于交易场景下的线上线下融合的汽车营销解决方案和虚拟经销商服务。2018年11月,团车在纳斯达克成功上市,号称国内赴美上市的汽车新零售第一股。

除了上述的微博“官宣”外,团车还在当晚宣布了一项新的战略规划,其表示:将通过组建包括设计、研发、生产等在内的团队构成新的电动汽车业务线,进入电动汽车制造领域。目前,团车正在与潜在战略合作伙伴进行开放性讨论。

而谈及造车,团车创始人CEO闻伟则曾公开向媒体表示:随着政策的推动,新能源汽车相关基础设施和技术正逐步完善和成熟,消费者对于新能源汽车的认知度也在飞速提升,而这也为团车进军造车领域奠定了基础。

成立5年,团车累计亏损6.7亿元

那么这家敢于向“理想汽车”发起战书的“造车新势力”,到底是什么来头呢?又为何有了造车的念头呢?此去胜算几何呢?

相较于百度,小米等众多造车新势力不同的是,团车打一开始所从事的业务就与汽车相关。只是,与时下大热的汽车租赁、二手汽车等领域相比,团车所处的赛道则显得有些惨淡。

众所周知,近年来,随着互联网+的概念不断深入,传统汽车的4S店在获客、流量转化方面都存在压力,而团车则背靠着互联网强大的基数背景,顺利实现了流量及目标用户的网罗,同时精准的链接上游供应链与新车消费客群。这也就意味着,团车可以通过线上平台快速收集到客户的买车需求,并与车企4S店等建立联系,通过线下活动等来撮合交易。而在这个过程中,团车也将通过中间服务商的方式,赚取属于自己的利益。

然而,即使团车的获利方式较为“简单”,但其近年来的业务进程却并不顺利。据公开信息显示:自2018年上市以来,团车便陷入了连年亏损的“大坑”。上市当天,团车收盘价为7.83美元/股,然而,截至2022年1月17日美股收盘,团车网股价仅为2.75美元/股,市值仅为5560万美元。

团车的另一窘境来自于资本市场,犹记得2018年10月披露招股书时,其IPO计划所募得的资金为1.5亿美元。此后,该数字屡次被调低,甚至发生了在上市当天将该数字下落至3277.5万美元的“笑话”。

此后,本就勉强上市的团车迎来了连年亏损的局面。据其公布的年报显示:2018-2020年,团车的总营业收入分别为6.51亿元、6.45亿元与3.3亿元。值得一提的是,即使处在2020年“疫情笼罩下”,团车也未能在营收上有所起色 ,同比大幅减少48.8%,几近腰斩。

反观汽车之家,其在2018年-2020年的总营收分别有72.33亿元、84.21亿元、86.59亿元,的成绩。也就是说,即使2020年的疫情对汽车之家的营收有所影响,但仍处于稳步上升的状态。

上市五年,团车仍旧未实现盈利,且亏损呈现出扩大的趋势。有数据显示,2016年、2017年、2018年、2019年与2020年,团车的净亏损分别为8656.8万元、9067.1万元、7870.0万元、2.51亿元与1.63亿元,近5年累计亏损约6.7亿元。

私有化进程周而复始,团车欲借“造车”翻身

上述提到,2020年突如其来的疫情使团车的主营业务包括线下车展等活动停滞,营收也几近腰斩。

据公开数据显示,整个2020年团车来自车展收入为2.05亿元,较上年同期6.03亿元下降了58.5%。具体到车展数据上,整个2020年的车展数量也仅为449场,较上年的1055场减少了57.4%。

面对这样的局面,团车开始将更多的业务重心调整至线上,力求通过品牌推广类活动进行品宣,甚至是帮助经销商做店头等直播活动。不过,由于团车所占份额偏低,对其营收增长而言仍是杯水车薪。

去年年初,在上市两年两个月后,团车网便收到CEO闻伟发出的不具约束力的初步建议书。闻伟提议以每ADS价格4.25美元的现金收购公司全部已发行、闻伟尚未拥有的普通股。

根据该建议书,闻伟拟通过债务及/或股权资本融资来资助这笔交易,其中股权资本至少部分由闻伟以本公司展期股权的形式提供。以此计算,团车网估值为8545万美元。而这也就成为了团车,在连年亏损、营收下滑的无奈之举。

只是,当年11月份团车网又以“寻求更多机会”为由,撤回了今年年初发出的私有化要约。而对于团车撤回私有化要约一事,也曾有业内人士表示:此举或许是出于当时线下业务处于恢复期,线上业务也相对稳定的考量。不过,在速途网看来,或许从那时起已经无路可走的团车早已埋下了“造车”的种子,并希望通过入局这一“风口上”的赛道实现“翻身”。

“后来者”团车的造车之路扑朔迷离

现今,新能源汽车赛道正处于发展中的“井喷期”,各方都开始将目光移到该产品上,而随着新能源汽车基础设施的逐步完善和相关技术的日趋成熟,其对消费者的吸引力会越来越大。只是,团车在此时才开始布局,实在是有些“后来者”的意味了。

今年年初,各大造车新势力纷纷公布了其在2021年12月及全年的交付情况。从数据来看,尽管造车新势力排名始终处于更迭状态,但小、蔚、理仍牢牢守住了自己在造车领域中第一梯队的位置。

反观团车,不仅在初出茅庐之时便已开始对标“蔚小理”,甚至能否挨得过“前期投入期”还很难说。毕竟,造车需要百亿级甚至千亿级的启动资金,这对于私有化失败,融资方式受限的团车来说,并非是个利好。

此外,根据团车CEO闻伟介绍,目前的团车团队已经拥有了半成品车型,其第一款车也将会从这些半成品车型中选一款,定价会在10万元-20万元之间,预计在今年下半年开启预售。

谈及造车的细节,闻伟表示,目前的团车已经有了明确的分工:“外来团队负责造车,团车负责卖车”。此外,团车在营销上也有多年积累的优势,也将在选品,分析用户喜好中为团车的销售能力提供强有力的支撑。

只是,在速途网看来,造车不是简单的将两个团队拼凑成功便可“结果”。即使团车在销售网络中占据主要的优势,但相较于团车初出茅庐的产品,用户更愿意选择品牌、技术、售后服务等全部完善的产品。再有,团车优先选择的“直销模式”,对其的销售费用、销售地域,销售时间等都有很大的考验。因此,在速途网看来,团车的“造车之路”恐怕没有闻伟计划的那样一帆风顺。

团车CEO闻伟曾说,“我觉得至少有五成以上的胜算”“我们第一款车失败了也没关系,3个月能再做一款。”不知道,仅用时3个月便成功问世的“速成产品”,且不提究竟有多少团车的自主技术,其产品品质又是否经历了足够细致的打磨。

在速途网看来,想要获得用户愿意真金白银的支持,团车要做的不只是风口飞猪的“纵身一跃”,而是要掌握风停之后不会被摔死的本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