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出行

“勤俭持家”后,特斯拉仍属“隐性贫困”

“网红变股东”使全球首富马斯克在近段时间内频登微博热搜的同时,也让大众似乎忘了马斯克身上最大的关联标签是 “特斯拉”。
几天前,特斯拉发布了2022年第一季度财报。在相继经历工厂停产、成本上涨、供需关系紧张、行业低迷的考验后,特斯拉依然交出了一份超预期的答卷。财报显示,特斯拉2022年Q1营收同比增长81%,达到187.6亿美元,已经连续5个季度实现盈利。
作为新能源汽车领域的霸主,特斯拉的营收指标、盈利能力双双超过预期,与其单向踏板的产品构造一样丝毫没有刹车的迹象。

特斯拉能省钱但不爱花钱

尽管全球疫情导致特斯拉和其他车企一样都遭遇了供应链物流等难题,但并没有影响其财报的亮眼表现,特斯拉仍是时下最畅销的新能源汽车品牌。

财报显示,今年一季度,特斯拉营收 187.6 亿美元,同比增长 81%,超出市场预期的 177.8 亿美元;净利润 33.18 亿美元,同样超出市场预期的;每股收益 3.22 美元,市场预期为 2.26 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涨价是推动特斯拉业绩上涨的最重要因素。过去一年来,特斯拉旗下车型Model 3和Model Y累计调价达十余次,总涨幅达到了20%以上。根据Bernstein 数据,截至今年3月, Model Y部分车型的售价上涨幅度达30%。
截至发稿,特斯拉官网中Model 3和Model Y在中国的起售价为 29.0988万元、31.67 万元。
不过,接连出现的涨价并未浇灭消费者的购买热情与汽车的销量,供不应求的特斯拉订单数仍然高歌猛进,加之供应链等因素影响,交付周期不断延长反而成为用户端诟病的主要问题。截至2022年3月,美国买家可能要为一台长续航的Model Y等待近 8 个月,而历史数据显示,美国汽车交付周期一般在2-8周。
国内市场方面,由于受到产能和涨价等因素的制约,特斯拉订单在国内二手交易平台上的价格也从 5000 元涨到 15000 元。为更好的厘清用户购车与中间商的“牟利”行为,特斯拉自今年3月开始,不仅要求一次或多次购买多辆特斯拉的车主签署 ” 不转卖承诺函 “(5辆/人),还对接受转卖端的用户权益进行重新划分,从“买卖”两端规避转卖现象的发生。

财报显示,2022年Q1特斯拉共生产了30.5万辆汽车,交付量超过31万辆,交付量同比增长67.7%。从车型结构看,其中ModelS以及ModelX交付1.5万辆,Model3以及ModelY交付了29.5万辆。强劲的市场需求率为特斯拉的涨价提供了强有力的数据支撑,与其他车企相比,“不愁卖”的特斯拉似乎能更直接地把成本压力转移给消费者。也就是说,一旦原材料成本价格回落,特斯拉的购车需求可能并不会下降,而这也将使特斯拉的毛利与利润的进一步走高。
值得注意的是,特斯拉涨价策略的效果确实非常显著,汽车板块的毛利率由去年Q4的30.6%上涨至今年Q1的32.9%。简单来说,以1/3的毛利率进行计算,每卖出一辆车,特斯拉就能赚得10万以上的毛利。
除了开源外,节流也成为特斯拉利润高歌猛进的一大原因。
财报数据显示,特斯拉一季度经营费用率首次降低至10%以内,推动了毛利和利润等指标的超预期增长。

众所周知,经营费用主要由研发费用及销售及管理费用构成。2022年Q1,特斯拉研发费投入平稳,研发费用率基本保持在4.5%左右,这一数据折射到国内三大造车新势力上,则基本维持在10%-20%左右。
不过,特斯拉研发费用投入平稳并不是停止在新能源领域的探索,根本原因为特斯拉本年度并未有推出新车型的计划,这一点马斯克在去年Q4的电话会上便已经进行过公开声明。
当然,销售和管理费用的环比下降还有着来自马斯克的直接贡献,不仅将自身的绩效奖金由2.45亿美金大幅度缩减为0.4亿美金,还利用自身的热度及“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言值魅力为特斯拉站台。马斯克曾经多次公开表示,特斯拉不但不做广告,而且连公关部都没有。毋庸置疑,有了马斯克的代言,省下这笔销售费用也未尝不可。
此外,特斯拉能够逆势实现成本的缩减,规模优势也是一大重要支撑。目前特斯拉在售的主要车型Model 3与Model Y,均已接受过市场检验,生产销售规模越大,规模效应越明显,边际成本越低。值得注意的是,上述两款车型的零部件通用率超过70%,也进一步提升了特斯拉的规模效应,使得特斯拉的毛利率远高于同行。
财报显示,特斯拉的利润率已连续五个季度上涨。长期来看,马斯克的“降本增效”促使了特斯拉在汽车生产和装配环节的成本降低,致使利润的进一步提升。

特斯拉 高光下的些许忧愁

那么,一路高歌猛进的特斯拉真的可以高枕无忧了吗?
财报显示,目前特斯拉在全球范围内总共拥有6座超级工厂,分别是位于美国内华达州、加州纽约州、中国上海的超级工厂、柏林以及德州奥斯汀。
生产规划方面,加州、上海、柏林以及德州工厂负责整车制造,内华达及纽约工厂分别负责电池组、充电桩及太阳能屋顶的生产。产能方面,得州超级工厂的年产能为50万辆,特斯拉加州弗里蒙特工厂及上海工厂的年产能分别为45万辆和48万辆左右。

不过,虽然在工厂的数量及布局上十分缜密,但特斯拉在今年Q1的产能利用率却并不让人满意。以国内的上海超级工厂为例,作为特斯拉全球范围内重要的工厂之一,上海超级工厂在去年共交付车辆48.4万辆,超过全球总交付辆1/2。不过,受疫情影响上海超级工厂在今年3月多次停工。
如今,上海超级工厂虽然已经宣布复工,但特斯拉对于产能的忧虑仍然存在,受到疫情、供应链短缺等影响,在2022年将会持续下去,更多的影响应该会在Q2中显现。特斯拉在财报中提到。
此外,供应链的挑战仍旧存在。根据权威供应商调查显示,全球锂价格在2021年飙升了280%,第一季度又飙升了127%。虽然特斯拉和多家锂矿开采的商家签订了协议,但是依旧不可避免的被全球锂涨价的潮流波及。
为了应对不断上涨的原材料价格,特斯拉创始人马斯克多次公开呼吁,加大对锂矿开采投资,以填补由于电动汽车的普及而造成的巨大供需缺口。但自行开采锂矿的计划仍未完全浮出水面,且就像特斯拉对提价的考虑中说的”,要确定不会因原材料成本的突然增加而影响财务状况。
值得一提的是,马斯克为特斯拉规划的未来新业务,也在引来外界的担忧。据悉,马斯克在电话会上对股东表示,特斯拉计划在2024年开始大规模生产无人驾驶出租车。“它会在自动驾驶上作高度优化,意味着这辆车不会有方向盘或踏板。围绕这辆车还会有一些创新,我觉得会很激动人心,但是在考虑到所有这些的同时,这辆车的优化根本上是要实现每英里或每公里的最低消耗”。马斯克解释道。
不过,就目前来看,特斯拉虽然对自动驾驶技术布局许久了,旗下的FSD自动驾驶系统也已进行过多次技术迭代,但一直处于“beta”测试阶段,还未走到真正成熟的全自动驾驶阶段。
除了新产品的落地计划之外,马斯克还在电话会上公布了两个销量目标,其一是在今年实现年销150万辆的目标;其二是在本年代末实现年销2000万辆的目标。换句话说,马斯克的目标是在2030年让特斯拉实现年销2000万辆的目标,而就他来看,目前特斯拉已完成这一目标的5%。
速途网认为,虽然特斯拉的目标表现出了极强的韧性,毕竟本田已经于近日宣布将在五月初将国内的产量削减50%,且以去年90万的销量基础+全球6大工厂的产能,特斯拉理论上有实现的机会,但就眼下疫情和供应链短缺的共同影响,加之行业政策、竞争等诸多挑战来看,特斯拉能否实现这个目标仍要画上一个问号。

写在最后眼下,尽管受到价格上涨影响,但国内新能源车销量在2022年初依旧延续了2021年的高速增长势头中汽协数据显示,1-3 月,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完成 129. 3 万辆和 125.7 万辆,同比均增长 1.4 倍。不过,随着新能源汽车财政补贴在2021年基础上继续退坡30%,新能源汽车市场或将迎来新的行业波动,这些都将是特斯拉后续经营中的变数。
虽然目前的特斯拉依然是带来最多惊喜的车企,不仅有好看的数据,还有“性感”的技术。但拖延症爆发的特斯拉,给予车主的守望时间势必会比料想的还要长一些。

写在最后

眼下,尽管受到价格上涨影响,但国内新能源车销量在2022年初依旧延续了2021年的高速增长势头中汽协数据显示,1-3 月,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完成 129. 3 万辆和 125.7 万辆,同比均增长 1.4 倍。不过,随着新能源汽车财政补贴在2021年基础上继续退坡30%,新能源汽车市场或将迎来新的行业波动,这些都将是特斯拉后续经营中的变数。
虽然目前的特斯拉依然是带来最多惊喜的车企,不仅有好看的数据,还有“性感”的技术。但拖延症爆发的特斯拉,给予车主的守望时间势必会比料想的还要长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