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速途网 > 互联网 > 互联网资讯

IT领袖峰会:乐视联想组队战BT 放言一定赢


作者: 陈文报 发布: 方珍珠  2016年03月27日18:11  来源: 速途网 我要评论(0)

  (速途网 文/陈文报)本次高端对话马云依然缺席,百度和腾讯作为互联网企业的代表是关注的焦点,而今年首次亮相的乐视贾跃亭在主持人吴鹰的挑拨下与联想杨元庆组队对抗百度和腾讯,究竟胜负如何,杨元庆最初消极避战表示和三方都有合作,后主动向乐视示好,表示至少双方合作在国际化方面一定能赢,中间贾跃亭何以扭转乾坤,下面一睹为快。

  吴鹰首先假设乐视与联想展开合作,以对抗腾讯和百度,分别让四位嘉宾对此进行回答。首先发言的杨元庆消极避战,表示和三家都有合作机会,非要组队的话也只是更多的和乐视合作。称和乐视合作将会在国际市场很有竞争力,但在中国竞争的话,更多的考虑和百度、腾讯的合作。在经过一番唇枪舌剑之后,联想还是向临时的盟友示好,表示双方合作一定能够赢,至少在国际化方面。

  马化腾并没有直接回应吴鹰的不懈一击还是荒唐设定,表示这种分组实际上是硬件和软件的一种对抗,进而分析了苹果和谷歌为代表的两种流派,认为两种都是一个动态的平衡,没有绝对的答案。

  李彦宏表示,百度和腾讯要很好地合作,但不能合并,合并的风险太大,并称要发挥各自的优势,清楚自己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认为模式不重要,重要是满足了什么需求,市场在哪里,有多大才是最重要的。

  贾跃亭的发言成为扭转战局颓势的关键,他认为BAT已经到了巅峰,国内无数个创新的互联网公司从诞生开始只有三种命运,一是被BAT复制,二是被并购,三是参股。因此互联网企业未来的方向是要破界,从一个垂直产业变成横向,互联网通过和终端结合,再和内容、服务的结合,才会创造新的价值,实现巅峰性的创新。贾跃亭还表示,乐视在真正的入口上和BAT有一定的抗衡的可能,通过智能终端进行联合,再进行竞争,会有不一样的结果。

 IT领袖峰会乐视联想组队战BT 破界合作国际化方面一定赢

  以下为高端对话摘录:

  吴鹰:假设贾跃亭和杨元庆,我们假设,假设贾跃亭和马化腾在后面企业的发展,你们俩如果合作了,是不是对他们的挑战比单独的作战更有竞争力了呢?因为他们俩有他们的优势,他们是一个巨大的平台,他们生活离不开硬件,我们大型制造、元器件,从产业结构这是一套很复杂的事情。我就想让杨元庆说,然后马化腾说,你怎么回应,然后李彦宏说。

  杨元庆:我的回答恐怕会让你失望。我跟三家公司都有很好的合作的机会、合作的空间。当然如果主持人非得要我拉郎配的话,我们更多是跟乐视的合作。我们在去年这个舞台上,我也已经谈到,如果我们只是卖设备的,我们是不用接触客户的。我们跟客户接触的点是非常少,只有买卖的时候、维修的时候,再次购买,买选配件的时候有有机会跟客户接触。未来当然我们希望是一个客户导向的公司。要客户导向的公司,肯定要跟客户有更密切的联系。你不是年活跃用户,我们是月活跃用户、日活跃用户。什么能够黏住客户?用户更多的是怎么样用你的电脑,玩游戏、看电视、搜索、社交,这全部是用户使用你的设备最根本的使用。所以我们未来是非常愿意和所有生态、应用厂商来合作。合作当然我希望一方面帮助你们推广一些应用、服务。另一方面,你们也别把用户完全给我劫持。用户信息的分享、共享也好,对我们也是非常重要的,我们就知道下一步怎么样改进,还有什么更多的向用户销售设备的机会,提供怎样的服务内容的通道用户更加喜欢。

  吴鹰:马化腾你谈谈你的观点,你认为是不懈一击还是这个假设很荒唐?

  马化腾:其实这样的分化是硬件和软件的这样一种对抗。乐视偏软一些,联想偏硬一些。我们现在看到整个IT产业发展,硬件终端的演变对整个IT包括互联网的形态、包括服务形态、内容形态都有很大的变化、驱动。从PC到互联网、移动,跟终端变化息息相关。移动互联网时代,如果我们不变的话,微信不做的话,对所有互联网公司都是一个噩梦。从这个角度,硬件终端的能力还是相当强的。我们现在看到有两个流派,一个是苹果,包括娱乐产品,XBOX。硬件起到一个相当大主导作用。另外一个流派,像Google,更多是软件,让硬件厂商分发。到底是店大欺客还是客大欺店,这是一个动态平衡。你没有办法就往哪个方向发展。他是一个博弈。如果你店大了,这边也要有一个变化来消耗对抗。没有一个绝对的答案,其实还是要看大家各自优势。确实这两种生态都有它的成功的套路。从消费角度来说,也希望有更多的选择。

  李彦宏:如果这样的话,我考虑两个问题,我和Pony要很好地合作,但是不能合并。虽然腾讯和百度企业文化比较类似,但是这么大体量公司合并的话,风险非常非常大。我们首先得商量好我干什么,你干什么,把各自优势发挥出来。第二个考虑的问题,我们不能被拉到他们擅长的领域去打仗。刚才Pony讲我们擅长软的东西、服务的东西,他们可能比较擅长硬的或者软硬件一体化的东西。如果哪一天我一冲动说我们也要做一个硬件的东西,就比较危险了。玩他们擅长的东西,那就不行。要打胜仗最关键是脑子清楚,自己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别人擅长干什么,不擅长干什么。

  吴鹰:贾跃亭你最年轻,你来讲讲你的观点。

  贾跃亭:如果真要组建两个挑战的阵营,要分处胜负的话,刚才三位讲的都非常好。其实IT和互联网是伴随相生。乐视除了硬件之外,也有软件系统,同时还有互联网、内容,是四位一体。的确在互联网、在内容,和百度、腾讯都有一定的竞争领域。比如视频,乐视以一敌三,压力山大,视频大战,就剩下BAT加上侥幸苟活的乐视。无数个创新的互联网公司从诞生开始,就只有三种命运。第一,要么被BAT迅速复制你的模式,打死。第二,并购。第三,参股,也算皈依了。

  在这种情况下到底未来走向哪里?破界。绝对不是目前传统互联网模式。传统互联网已经到巅峰了,BAT都已经到了巅峰。下一步干什么?互联网企业的未来怎么办?其实和大的时代背景相关。下一个时代,互联网生态时代,从一个垂直产业变成横向,互联网+,互联网生态真正产生化学反应。互联网通过和终端结合,再和内容、服务的结合,有可能会创造全新的经济形态出来,会创造全新的用户价值出来。乐视最强的硬件能力,再加上我们有一定的软件能力,横跨七个产业。以电视为代表的智能家居、以手机为代表的可穿戴、以汽车为代表的互联网,其实都是场景不同而已。通过我们UI系统可以很好地把三个智能终端彻底打通,服务同一个用户。真正把产业链当中最核心的要素掌握在自己手里,代表未来核心要素的,然后打破组织的平衡。如果只是关注在自己一个领域内,创新仅仅是改良性,当变革大潮来临的时候,恰恰原来所有竞争优势都已经不重要了,恰恰反而成为一个很大的劣势。在这种情况下,是不可能产生颠覆性创新。

  颠覆性创新恰恰都在于领域与领域之间或者企业与企业之间,原来的IT产业专业化分工非常明确,硬件、软件、互联网应用、平台。像英特尔做一个变动的时候,你只能做妥协。反过来,软件也可以修你的硬件,像苹果封闭的闭环,但是苹果也到巅峰了。下一代互联网应该要打破各种边界,通过打破组织边界,能够实现创新。所有的创新能够无缝对接。所以如果乐视会在真正的入口上和BAT有一定的抗衡的可能,第一个入口是应用平台;第二个是平台入口,BAT都是非常强的平台入口;第三个是操作系统入口,IT时代的微软,动互联网时代的IOS、安卓;第四个是终端,微信已经占据了大家大量时间,24小时内,微信陪伴你4、5个小时。智能终端大家走在一起,再进行竞争,有可能有不一样的结果。

  杨元庆:我很同意跃亭说的打破边界,打破边界以后有更多的创新,但是我觉得一个企业,不是什么事情都能做,如果一个企业试图软硬通吃,上下游通吃的话,这个企业到最后,我觉得应该是非常危险的,所以把自己的边界看清楚,就是你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你是做什么的,也就是我刚才讲的,我从来没讲过跟百度去做搜索引擎去,跟腾讯去做社交去,跟乐视去做内容去,像这些方面,所以这一点的话,我觉得也是同样重要。

  我们在垂直领域上的确非常成功,但实际上说到底,它不是一个应用或者内容的,所以只是在最近它才是第一次,在用户的数量上发展到一定瓶颈的时候,它开始更多的在社会上所叠加的利用一些收入,这些收入,它不是说是一个附加的价值,附加的数字。所以在这些方面,我觉得企业之间的融合也好,配合也好,就显得愈加重要。你肯定需要做服务做软件的公司,给你的用户提供最好的类比。

  所以在这些方面,如果乐视把你们最强的和我最强的合起来,我相信我们会更加有竞争力,而且这个竞争力不只是在中国,我们在国际化海外也更有竞争力。如果在中国是竞争的话,那我可能更多的要考虑和百度、和腾讯去合作了。

  李彦宏:我感觉我们的胜算越来越大了,已经内斗起来了,一个代表模式在讲平台、讲入口,另外一个在讲边界化,我是我的,你是你的。

  杨元庆:你刚才也讲了,你也不想和腾讯合并嘛。

  李彦宏:他也不想和我合并。我觉得什么模式并不重要,重要的还是说你满足了什么需求,这个市场到底在哪里,有多大,这最重要的。

  所以我们做任何一个东西,不是要看腾讯做成什么样子,而是把这个产品做成什么样子更符合别人的需求,前段时间是我们从移动到PC的转型,拿个手机,屏幕变小了,网速变慢了,转过来发现,还有更加自然的交互的方式,就是现在的语音的搜索,你对着它说话就可以获得搜索结果。这个在过去人们使用键盘是完全不一样的感受。可是我们大多数人,现在包括到90后,都是跟键盘一起长大的,所以他自然而然觉得说键盘输入是更自然的方式,但是00后开始,他们是拿着手指头上网的。在触摸屏的情况下,在手机这种有麦克风、摄像头的环境下,更自然的其实是说话,刚才我看一个实质的,信用卡1月22号到期,我22号又有了消费了,这样一些我们怎么满足人们更好的需求。我们的自动翻译,无人驾驶,我们怎么能更好的满足市场的需求,怎么把人能够解放出来。我在想这个东西。而不是我用什么样的方式,我是平台,我是入口,或者我是什么垂直的整合者,这个我觉得不是关键。

  吴鹰:杨元庆已经是一个全球化的公司了,你去推动的时候也受到一些各种各样的限制。贾跃亭相对他们比较小的一个公司,一开始就全球化,往外走,跟人家有很多合作。你们俩结合,在这方面可能胜算真的大一些。

  杨元庆:我觉得很有机会。但是这取决于贾总的智慧。

  贾跃亭:我们有两个特点:闭环。第二,开放。为什么苹果能到巅峰?是因为它的闭环。但是苹果如果真正把闭环、开放这两者处理好,就能爆发出巨大能量。所以乐视除了闭环之外,非常重视开放。今年乐视的战略,第一战略就是开放。乐视自身资源极度短缺,就打国内的一场仗就会崩溃掉。为什么在这种情况下要做全球化?乐视习惯于忘掉自我,忘掉现在。全球用户价值到底在哪?我们一直呼吁中国互联网与消费电子融合、文化的融合。未来时间这是中国企业巨大的历史性机遇。我认为将来10-20年是中国互联网企业融合消费电子整合文化企业之后走向国际化。美国的产业壁垒非常之高,所以美国的破界很难,虽然是高度市场化,但是由于过早发展起来,所以打破边界难度会很大。全球化市场恰恰是共享共生的,不可分的。怎么样全社会资源为用户提供价值,这是中国企业是否能够成功的关键因素。第一代做全球化确实很难。但是不意味着没有机会,所以如果我们合作,真有可能创造历史。

  杨元庆:再多说两句,联想今天的收入70%在海外,30%在国内,我们员工的话恰好反过来,70%在国内,30%在国外,我们是中国企业走出去的先锋,也是做得比较好的,我们的生产制造研究开发在国内,所以我们实际上是中国创造和中国制造,赚了外国人的钱,而且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业务布置,使得我们在全球的营运方面很顺。所以这些方面完全可以祝贾总的理想实现,一个是全球化的理想,二是把中国的文化和生态带向这个世界。但是一定要配合好,我们不一定合并,但我们一定要很好的配合,大家各司其职,把自己的优势和竞争力发展到最高最好,减少内讧。我们一定能够赢他们,至少在国际化方面。

  吴鹰:最后的时候,我发现元庆的一个变化,他最后主动示好,我们一起合作。共享其实很多是共享资源,包括问马化腾一个问题,如果跟阿里合作的话,最终受益的是我们用户,很多资源共享到最后如果用户受益的话,你的企业可能更有发展。

  昨天下午马云讲传统的组织结构成立的时候,我就是你死我活,但是现在所谓的和大数据有关系的行业,大家都是要很好的发展。我记得当初我问李彦宏,中国再有没有一个大的互联网公司出现?他当时说不可能,因为当时乐视还未出生,乐视当时成立了,但小得不能再小。但是百度没了吗?腾讯没了吗?阿里没了吗?都比当年大,还是在成长。中国的企业放开来去做,在共享经济的条件下,你在走出去和你们的共享。阿里同样在做,阿里现在一带一想搭顺风成,基础设施搭好以后,物流解决了,其实我个人认为马云三到五年以后发力很可怕,很多人说马云疯了,但台上几位嘉宾他们自己的布局,他们这些思想,谈的这个过程中其实都是很多自然的流露,我相信各位在他们谈话中汲取到很多精神大思想,还有很多战略的东西,是以你的价值你怎么做这件事情。

分类:  互联网资讯   用户:  方珍珠    关键词IT峰会 乐视 联想

速途网探营丨问卷网创立三年深耕网络数据调研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