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速途网 > 专栏

这也许是疯狂的巴菲特年会上,有关中国医疗投资最冷静的发言


发布: 依道  2016年05月5日9:54  来源: 搜狐 我要评论(0)

  

  今天,小伙魏则西的悲剧以及风口浪尖上的百度,刷了屏。

  而远在美国,正举行的一年一度全球投资者盛宴——巴菲特年会上,BVCF基金创始合伙人杨志博士作为受邀演讲嘉宾,在中美投资论坛上发表了关于医疗投资趋势的主旨演讲。

  杨志博士与被称为“干细胞之父”的斯坦福教授Irving Weissemen创立了人类历史上第一家也是最成功的干细胞治疗公司SyStemix;是世界第二大基因测序公司Incyte(纳斯达克市值140亿美金)的奠基创始人;同时,杨志博士也是建国后中国第一位哈佛生物医学博士,师从著名诺贝尔奖得主Walter Gilbert教授。在投资领域,杨志博士是华尔街备受尊重的医疗投资人,曾以2000万美金资助Bob Horvitz濒临资金链断裂的丙肝药物公司,同年Horvitz因此药物获诺贝尔医学奖;他也是中国医疗投资经典案例 - 中信医药的董事长兼主导投资人。

  以下是杨志博士现场演讲实录节选。

  我参与创建首个干细胞治疗公司

  我记得自己25年前从教授岗位辞职去加州创业时,收到一封来自哈佛大学的信。我当时以为是一份账单,因为自己在读博士期间还欠了学校好几千美金。出乎意料,打开信却发现一张几十万美元的支票。这是我成功克隆AGE Receptor获得专利的部分收入,也是我人生依靠科研成果获得的第一桶金。

  其实从哈佛毕业后,我真正从事纯科研的时间只有三年,也就是在洛克菲勒大学担任助理教授。之后很快被洛克菲勒大学校长也是诺奖得主David Baldimore介绍,与斯坦福大学教授、干细胞之父Irving Weissemen及其他科学家一起创建了世界上第一个也是迄今最成功的干细胞治疗公司SyStemix,该公司之后被诺华制药以10亿美金收购,成为其重要研究部门。

  

  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我作为奠基科学家又创立的Incyte(纳斯达克上市公司,市值140亿美元)成为美国医药界的独角兽、全球第二大人类基因组公司。

  在连续创立了4家公司,并将这些公司卖掉后,当时世界最大生物制药公司BioGen的卸任CEO邀请我与他一起复制BioGen的模式,进入中国并创立SinoGen。也就是从这个项目的融资开始,我与投资公司频繁接触,并逐渐从医学科研领域进入投资领域。

  中国的医疗创业还在靠炒概念

  在今天演讲之前,我关注到关于中国大学生魏则西的新闻。他接受DC-CIK细胞免疫治疗,这种已经被国外淘汰、但在中国非常红火的肿瘤免疫治疗方法使他贻误治疗时机,失去生命。

  这条新闻与我今天演讲的内容非常相关。

  在近20年的投资实践中,我们发现:真实且高质量的技术以及源创新是中国整个医疗圈最匮乏的。而这种匮乏本质上根源于中国投资者及资本市场对短期利润、企业市值等眼前价值的追逐。现在医疗科技的源头创新依然集中在美国,以斯坦福和哈佛为辐射中心的加州及波士顿地区。我们看到美国很多年轻人的创业,耐得住寂寞,他们在踏实坚韧地研究人工智能,干细胞治疗,云计算,基因组大数据的时候,中国多数的医疗创业公司还在靠微创新,炒概念、做平台,期待在一片商业混沌中,找盈利突破口。

  如同谷歌和百度在境界上的差异,中国创业企业还很多停留在二维互联网模式创新上,但是我们看到真正的医疗创新正在升级为以大数据为核心的三维创新。美国人称医疗数据是未来的石油。这种融合了生物技术、大数据及人工智能的技术创新将以摧枯拉朽的力量降维攻击二维互联网模式创新企业。

  创业企业的追逐方向,是整个国家的发展导向与未来。医疗创业企业的瓶颈,亦是中国整个经济格局发展亟待解决的发展瓶颈。

  误诊是因为数据和信息太少

  无论东方还是西方,现代医疗体系的误诊率都非常高,在中国,这个数字恐怕达到40%以上。误诊给患者及保险付费方带来了极大的资源浪费以及疾病治疗的贻误。高企的误诊率不是中国医疗体系所特有,误诊高更多是由于现代主流诊疗体系所依赖的检测工具和数据并不完善,做诊断所能依赖的信息少。精准医疗的使命就是终结高企的误诊率,最终实现医疗体系“按效果付费”的理想未来。

  我们现在处于一个医疗技术巨大变革的伟大时代。大规模生物样本数据库(如人类基因组序列)以及其他强大的医疗技术(蛋白质组学、代谢组学、基因组学、细胞检验以及移动医疗可穿戴设备)、计算工具、大数据的发展,精准医疗的时代正在以指数级的发展速度迅速向我们走来。

  

  精准医疗的商业化门槛太高

  但是,精准医疗存在一个问题——由于其个性化治疗的特性,造成其商业化门槛高。但是我们相信精准医疗的大时代已经到来,相关技术已经准备好。现阶段精准医疗还是有钱人的特权,这是一个面对死亡越来越不平等的时代,能够承担费用的富人,面对绝症可以通过新的生物免疫治疗挽回生命,甚至当奇点最终来临,人类可望实现永生。当然精准医疗的高价属性,并不影响这个领域的创新公司赚钱取得高额利润。这也符合经济价值规律。但是我相信,精准医疗的大门会在技术快速发展的护佑下,以指数级速度越来越向普通消费者敞开,成为普惠医疗的一部分。

  当然,精准医疗的普及还需要应对人才的挑战。基因学即使在美国仍是一个相对较新的领域,十几年前毕业的医生可能很少接触到基因学。对于临床医生,要把基因学融入到医疗中是一个新的学习过程,加上基因学非常复杂,数据极为庞大,医生还需要不断更新基因学的发展,这很难做到。但是我们最近也观察到一个方向,突破性生物技术、大数据时代和人工智能时代的同时到来,很有可能从根本上缓解这个人才瓶颈。

  在精准医疗领域,我们很早就有布局。现在中国这个领域的创业公司有些像古董市场,一不小心就会走眼买假货。99%的公司都在用国外过时的专利技术,经过技术整合,甚至纯粹的概念聚合,包装成新公司、新平台。我们挑选公司非常谨慎严苛,被投公司一定要有真实高质的技术壁垒。当然这些得益于我们投资人团队的深厚科学背景及专业领域人脉。

  我们在最新技术分子诊断、CAR-T, PDX分子免疫治疗、医疗大数据、遗传大数据方面都有布局。这些项目有些来自美国,有些来源于中国。对技术及团队的良莠判断,我们要求非常高。相信我们投资的精准医疗相关公司在不久的未来将成为该领域炙手可热的领军企业。

  生物医药投资陷阱最多 李鬼猖獗

  生物医药领域作为朝阳产业,名声在外,在经济下行的环境背景下,生物医药企业吸引了很多专业或者准专业的投资机构。但是,这里我要给大家泼一下冷水。这个领域是所有医疗投资板块中,陷阱最多,李鬼最猖獗的地方。生物医药企业的投资投入和产出之间存在黑箱以及极大不确定性。

  创新性的医疗器械也是如此,虽然器械进入市场的周期很短,但是一旦进入市场竞争就会很激烈,再加上器械面对的市场领域比较狭窄局限,与医药相比利润率不容易做高,市场空间没那么大。这也就是为什么大家会首先选择生物医药投资,其次才是医疗器械。与医药投资相比,医疗服务领域的门槛更低,只要一个生意开始赚钱,就很快聚集一批企业及资本,充分竞争的结果就是大家都很难赚钱。而寻找估值合理的医疗服务标的投资,现在也难上加难。

  

  今天,小伙魏则西的悲剧以及风口浪尖上的百度,刷了屏。

  而远在美国,正举行的一年一度全球投资者盛宴——巴菲特年会上,BVCF基金创始合伙人杨志博士作为受邀演讲嘉宾,在中美投资论坛上发表了关于医疗投资趋势的主旨演讲。

  杨志博士与被称为“干细胞之父”的斯坦福教授Irving Weissemen创立了人类历史上第一家也是最成功的干细胞治疗公司SyStemix;是世界第二大基因测序公司Incyte(纳斯达克市值140亿美金)的奠基创始人;同时,杨志博士也是建国后中国第一位哈佛生物医学博士,师从著名诺贝尔奖得主Walter Gilbert教授。在投资领域,杨志博士是华尔街备受尊重的医疗投资人,曾以2000万美金资助Bob Horvitz濒临资金链断裂的丙肝药物公司,同年Horvitz因此药物获诺贝尔医学奖;他也是中国医疗投资经典案例 - 中信医药的董事长兼主导投资人。

  以下是杨志博士现场演讲实录节选。

  我参与创建首个干细胞治疗公司

  我记得自己25年前从教授岗位辞职去加州创业时,收到一封来自哈佛大学的信。我当时以为是一份账单,因为自己在读博士期间还欠了学校好几千美金。出乎意料,打开信却发现一张几十万美元的支票。这是我成功克隆AGE Receptor获得专利的部分收入,也是我人生依靠科研成果获得的第一桶金。

  其实从哈佛毕业后,我真正从事纯科研的时间只有三年,也就是在洛克菲勒大学担任助理教授。之后很快被洛克菲勒大学校长也是诺奖得主David Baldimore介绍,与斯坦福大学教授、干细胞之父Irving Weissemen及其他科学家一起创建了世界上第一个也是迄今最成功的干细胞治疗公司SyStemix,该公司之后被诺华制药以10亿美金收购,成为其重要研究部门。

  

  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我作为奠基科学家又创立的Incyte(纳斯达克上市公司,市值140亿美元)成为美国医药界的独角兽、全球第二大人类基因组公司。

  在连续创立了4家公司,并将这些公司卖掉后,当时世界最大生物制药公司BioGen的卸任CEO邀请我与他一起复制BioGen的模式,进入中国并创立SinoGen。也就是从这个项目的融资开始,我与投资公司频繁接触,并逐渐从医学科研领域进入投资领域。

  中国的医疗创业还在靠炒概念

  在今天演讲之前,我关注到关于中国大学生魏则西的新闻。他接受DC-CIK细胞免疫治疗,这种已经被国外淘汰、但在中国非常红火的肿瘤免疫治疗方法使他贻误治疗时机,失去生命。

  这条新闻与我今天演讲的内容非常相关。

  在近20年的投资实践中,我们发现:真实且高质量的技术以及源创新是中国整个医疗圈最匮乏的。而这种匮乏本质上根源于中国投资者及资本市场对短期利润、企业市值等眼前价值的追逐。现在医疗科技的源头创新依然集中在美国,以斯坦福和哈佛为辐射中心的加州及波士顿地区。我们看到美国很多年轻人的创业,耐得住寂寞,他们在踏实坚韧地研究人工智能,干细胞治疗,云计算,基因组大数据的时候,中国多数的医疗创业公司还在靠微创新,炒概念、做平台,期待在一片商业混沌中,找盈利突破口。

  如同谷歌和百度在境界上的差异,中国创业企业还很多停留在二维互联网模式创新上,但是我们看到真正的医疗创新正在升级为以大数据为核心的三维创新。美国人称医疗数据是未来的石油。这种融合了生物技术、大数据及人工智能的技术创新将以摧枯拉朽的力量降维攻击二维互联网模式创新企业。

  创业企业的追逐方向,是整个国家的发展导向与未来。医疗创业企业的瓶颈,亦是中国整个经济格局发展亟待解决的发展瓶颈。

  误诊是因为数据和信息太少

  无论东方还是西方,现代医疗体系的误诊率都非常高,在中国,这个数字恐怕达到40%以上。误诊给患者及保险付费方带来了极大的资源浪费以及疾病治疗的贻误。高企的误诊率不是中国医疗体系所特有,误诊高更多是由于现代主流诊疗体系所依赖的检测工具和数据并不完善,做诊断所能依赖的信息少。精准医疗的使命就是终结高企的误诊率,最终实现医疗体系“按效果付费”的理想未来。

  我们现在处于一个医疗技术巨大变革的伟大时代。大规模生物样本数据库(如人类基因组序列)以及其他强大的医疗技术(蛋白质组学、代谢组学、基因组学、细胞检验以及移动医疗可穿戴设备)、计算工具、大数据的发展,精准医疗的时代正在以指数级的发展速度迅速向我们走来。

  

  精准医疗的商业化门槛太高

  但是,精准医疗存在一个问题——由于其个性化治疗的特性,造成其商业化门槛高。但是我们相信精准医疗的大时代已经到来,相关技术已经准备好。现阶段精准医疗还是有钱人的特权,这是一个面对死亡越来越不平等的时代,能够承担费用的富人,面对绝症可以通过新的生物免疫治疗挽回生命,甚至当奇点最终来临,人类可望实现永生。当然精准医疗的高价属性,并不影响这个领域的创新公司赚钱取得高额利润。这也符合经济价值规律。但是我相信,精准医疗的大门会在技术快速发展的护佑下,以指数级速度越来越向普通消费者敞开,成为普惠医疗的一部分。

  当然,精准医疗的普及还需要应对人才的挑战。基因学即使在美国仍是一个相对较新的领域,十几年前毕业的医生可能很少接触到基因学。对于临床医生,要把基因学融入到医疗中是一个新的学习过程,加上基因学非常复杂,数据极为庞大,医生还需要不断更新基因学的发展,这很难做到。但是我们最近也观察到一个方向,突破性生物技术、大数据时代和人工智能时代的同时到来,很有可能从根本上缓解这个人才瓶颈。

  在精准医疗领域,我们很早就有布局。现在中国这个领域的创业公司有些像古董市场,一不小心就会走眼买假货。99%的公司都在用国外过时的专利技术,经过技术整合,甚至纯粹的概念聚合,包装成新公司、新平台。我们挑选公司非常谨慎严苛,被投公司一定要有真实高质的技术壁垒。当然这些得益于我们投资人团队的深厚科学背景及专业领域人脉。

  我们在最新技术分子诊断、CAR-T, PDX分子免疫治疗、医疗大数据、遗传大数据方面都有布局。这些项目有些来自美国,有些来源于中国。对技术及团队的良莠判断,我们要求非常高。相信我们投资的精准医疗相关公司在不久的未来将成为该领域炙手可热的领军企业。

  生物医药投资陷阱最多 李鬼猖獗

  生物医药领域作为朝阳产业,名声在外,在经济下行的环境背景下,生物医药企业吸引了很多专业或者准专业的投资机构。但是,这里我要给大家泼一下冷水。这个领域是所有医疗投资板块中,陷阱最多,李鬼最猖獗的地方。生物医药企业的投资投入和产出之间存在黑箱以及极大不确定性。

  创新性的医疗器械也是如此,虽然器械进入市场的周期很短,但是一旦进入市场竞争就会很激烈,再加上器械面对的市场领域比较狭窄局限,与医药相比利润率不容易做高,市场空间没那么大。这也就是为什么大家会首先选择生物医药投资,其次才是医疗器械。与医药投资相比,医疗服务领域的门槛更低,只要一个生意开始赚钱,就很快聚集一批企业及资本,充分竞争的结果就是大家都很难赚钱。而寻找估值合理的医疗服务标的投资,现在也难上加难。

  

  这样的医疗投资现状我们看得很清楚。经过近20年中国医疗投资的打磨,我们经历了该领域投资的全周期。失败案例带给我们的教训,我们背上的伤疤其实教会我们更多,如何绕过医药投资在研发、工业、流通、政策等各个环节的陷阱。生物医药投资最终是一个具备工业背景、医学背景、生物科学背景、中国政策环境下企业运营经验的专家团队的工作,而并不是一两个生物博士或者医学博士能够迅速进入角色的游戏。

  三五年后这个领域才会理性

  我们注意到这个领域的投资在最近一两年非常活跃,但是大家要记住一个真理:项目是不缺的,而真正好的项目,赚钱的项目永远是稀缺资源。大家都不愿意谈失败,谈败走麦城的经历。但我们相信现阶段这个领域的大部分投资者还处在积累经验,用金钱买教训的阶段。三五年后,经历过这一搏浪潮洗礼后依然存在的生物医药投资者,才会变得真正理性,同时也会意识到科学背景工业背景在做这类投资过程中的重要性。

  我们最主要的优势是在中国投资领域近二十年摸爬滚打的经验,其中尤为珍贵的是失败经验。我本人不仅在美国经历过上一个生物技术浪潮中几个核心生物公司的创始设立,回国后也经历过SinoGen公司从鼎盛到衰落的过程。此后又担任过中信医药的董事长,帮助这类国有医药公司改制重组,并最终盈利。这些经验是没有经历过这些周期的投资者无法企及的。

  我们的基金从DNA上来讲是一个有科学家背景的企业家组合,而不是银行家背景的多面手基金,这也是为什么在过去十几年间,我们的基金是中国唯一一家同时被多家专业制药公司、医疗研究机构及国际顶尖金融机构投资的医疗基金。

  来源:奇点网

公众号ID:sutujiankang

交流、投稿、商务合作


分类:  专栏   用户:  依道    关键词健康 个人分类行业资讯

速途网探营丨问卷网创立三年深耕网络数据调研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