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速途网 > 专栏

莆田系阴影下的民营医疗出路在哪里?必须国有化才能办好医疗吗?


作者: 王帅 发布: 依道  2016年05月5日9:58  来源: 虎嗅网 我要评论(2)

莆田系阴影下的民营医疗出路在哪里?必须国有化才能办好医疗吗?

 

  如果说孙志刚的死换来了中国收容制度的废除,那么,魏则西的死经过舆论的大规模传播究竟能够给医疗产业带来哪些正向的变化?不知道百度、莆田系医院、政府监管部门经历过这次事件之后,会不会有一些实质的改变。

  在莆田系医院被千万人声讨的同时,网上也在流传着一份详细的莆田系医院的名单。很多人按图标记,收藏起来当作黑名单用。由于占据了将近80%的份额,莆田系几乎成了民营医院甚至民营医疗产业的代名词,被莆田系阴影影响下的民营医疗产业出路在哪里?医疗产业必须国有化才能办好吗?

  一、莆田系原罪

  从最早的江湖游医开始,一直到现在开始拥有独立的国际化的三级甲等医院,莆田系目前已经占据中国民营医疗机构80%的份额。

  莆田(中国)健康产业总会是迄今为止全球最大的健康产业联盟组织,拥有全国8600多家民营医院会员,提供100多万医护人员,年诊疗量约为1.69亿人次,年营业额达2600多亿元人民币。涉及妇产、心胸、肿瘤、神经、眼科、肝胆、口腔、整形外科、美容、皮肤病、中医等专业,大大推动了中国民营医疗体制改革的进程——莆田(中国)健康产业总会官方介绍。

  莆田人吃苦耐劳,爱闯敢拼是毫无疑问的,但是莆田系医院二十年的发展历史也伴随着无数的坑蒙拐骗,伴随着无数个家庭的血泪——无数百姓的血汗钱都通过莆田游医的“敢拼敢干”装进口袋。

  从最初的皮肤病到性病到妇产到人流到美容整形和癌症,什么挣钱做什么,哪种病利润高就进入哪个领域,没有客源创作条件产生客源……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医疗行业。在缺乏有效监管的情形下,把资本逐利的本性演绎得淋漓尽致。

  莆田系的发家是当时历史条件下的产物,也是老百姓看病难的现实需求导致的。通过2006年《瞭望东方周刊》采访莆田系祖师爷陈德良时的描述也可以一窥端倪:

  “经过几年行医之后,东庄人发现,医疗界的另一新兴领域——性病市场越来越大,转做性病行业更加赚钱。陈德良告诉《瞭望东方周刊》记者,“到了1990年前后,当时社会上卖淫女之类的开始多起来,性病市场前景很好,当时的国有医院很少有人愿意去治这个病,也不敢打广告,国家有这个漏洞,老板们就投机倒把搞进去了,说实话,当时确实有些乱收费的现象。”陈德良笑着坦率地说。”

  在当时,公立医院不仅没有性病科室,甚至连看性病的医生都没有。但事实上,就像陈徳良所说,伴随着改革开放,1990年前后这种病逐渐多起来。需求多了就形成了市场。于是莆田游医就迅速切入这个市场。你不得不佩服人家的商业头脑。有时候我在想,如果是我,那个时候会不会也去做这个生意?但我应该不会像莆田游医那样没有生意的时候找一些有性病的人来一个地方嫖娼,通过传染性病来增加客源。至于夸大宣传、过度医疗及乱收费那都是司空见惯的常态了。

  二、惩罚与洗白

  如何惩罚?

  莆田系的医院全部关掉,或者充公让国有医院全部接管?

  莆田系的詹林黄陈四大家族全部判刑,所得资产全部没收充国库?

  ——很多人估计这样想,但这恐怕也就只能想想了。

  一是“鼓励民间资本参与发展医疗事业,促进民营医疗机构健康发展”已经成为国家医改的决策方向,成为发展我国医疗事业的一个路径。二是市场经济已经深入人心,中国不可能再完全走公私合营改造资本主义企业搞农村公社的老路。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2月18日至20日在福建考察时指出,要积极鼓励社会力量举办医疗事业,扶持民营医疗机构发展。要优先发展非营利性医疗机构,引导民营医疗机构与公立医院公平发展、互利共赢。(新华网2014年2月21日)也就是这次视察,莆田系的翁国亮获得了跟领导人汇报莆田民营医院发展情况的机会。

  2014年6月28日,莆田(中国)健康产业总会成立,选举产生首届领导成员。原全国人大副委员长莆田籍的陈至立担任莆田(中国)健康产业总会总顾问。

  不管以前的原罪要不要纠,但是他现在的从良行为你是支持还是不支持?他要建高标准的三级甲等医院,他要规范莆田系医院的乱搞行为,他要引进国外的先进诊疗技术……他要开始更多的给社会创造正面价值,你要阻止吗?

  以莆田系的詹国团为例,在接受创业邦采访时这样表露心迹:

  “我们一生应该给社会留下什么东西,给下一代留下什么东西。所以2003年,我决定回来做三级甲等医院。那年我39岁。”

  “那时候大家都在做专科医院,我在国外看到的东西跟别人不一样,最后做出来的作品也不一样。我的家人、我弟弟、我叔叔,所有我的部下,当初没有一个赞成的。事实证明,10年前我做的新安国际医院,给我们行业争了脸,不然你说莆田人都办了几千家医院,没有一家三级甲等医院。我不就给莆田人争了面子吗?这就是我骄傲的地方。”

  你不管他动机是什么,赎罪也好,希望赚更长远的钱也好。这是莆田系从良的一个开始。如果过去的恶没法追究,眼前的向善似乎值得鼓励。况且这些人早就留了后手,国外护照什么估计早就办好。逼急了直接留国外不回来了,你貌似拿他也没办法。

  2013年11月,新希望集团创始人刘永好、地产商冯仑、华夏医疗集团董事局主席翁国亮牵头成立“医健联盟”(中国医疗健康产业发展策略联盟),14名会员中有8位莆系老板,下辖全国1000余所医院。最近,他们拿到了平安银行100亿的授信额度。

  虽然控制着全国80%的民营医院,莆田老板们却始终隐身幕后,旗下的医院名字也是五花八门看起来毫无联系。现在,他们正在努力摆脱“莆田游医”的恶名,试图做出一批高端连锁医院。(南方周末)

  至于惩罚,不论有关部门会不会直接惩罚莆田系,股市上大家用脚投票的效应已经显现。2015年5月3日股市收盘,莆田系的华夏医疗大跌13%。和美医疗大跌8%。我相信经过这次事件,莆田系很多内幕已经广为人知。在这个资本多元的时代,丧失信誉是一个致命的缺陷,市场的优胜劣汰机制也会让违规者受到应有的惩罚。

  三、监管部门在哪里?

  无论民营还是私营,如果没有监管,都是一样的。政府最关键的是监管职能。

  10年前,新华社旗下的《瞭望东方周刊》杂志对民营医院存在的种种问题有过深入的调查,并呼吁监管。(《谁在掌控中国民营医院?》《莆田系民营医院:洗不清的原罪?》)

  10年后,报道揭露的问题依然存在,报道期待的答案依然没有答案,报道担心的后果却最终残忍地成了现实 。

  逐利是资本的天性,只有法律和监管才能让资本发挥它的正面价值。莆田游医的乱象绝不仅有十年,但是十年过去,没有看到莆田系受到什么太多的惩罚。

  过于轻微的行政处罚、难以落实的刑事责任追究以及卫生部门的监管缺失,滋生了寻租空间和腐败温床。从心理学角度讲,这种制度监管的缺失去掉了他们(莆田系)负罪感,消除了他们的羞愧。”据打假英雄王海说,“据我了解,他们甚至认为这不是犯罪,而是一项事业。”这里我不由想起“助纣为虐”这个成语。调查组在调查百度,其实更需要调查的是医政、工商监管部门。

  有关部门监管得了“武媚娘的胸”,怎么不能监管得了虚假医疗广告?充斥各大卫视电台的虚假医疗广告多少年了仍然绵延不绝。谷歌曾做非法药品广告,被罚5亿美元。而在连年的舆论炮火中,百度和莆田系似乎总能全身而退。今日,因为魏则西之死,而引起的舆论怒火,不只是对百度和不良医疗机构的声讨,更是对多年来一些政府部门监管放纵的不满。

  四、民营医院还要不要,医改之路要不要继续

  在莆田游医声名狼藉的情况下,很多人是不是觉得“医院一姓公,什么问题就解决了!”?

  我只要收藏了莆田系医院的全部名单,我就可以永远不会被骗了?我认为这样想“too young,too naive”了!因为除了纯粹的民营医院,很多公立医院都很莆田系有不同程度的合作。随便举个例子,我现在打开詹国团的新安国际医院的网站,这是莆田系詹国团倾心打造的第一家综合性三级甲等医院(商务部和卫生部批准)。

  新安国际首页显著位置有一个横幅banner,如下图:

  

新安国际.png

 

  上海华山医院新安国际、上海肿瘤医院新安国际、上海复旦儿科医院新安国际……这些医院都是大名鼎鼎的公立医院,你能看出点什么吗?

  再看一张图:

  

莆田系医院合作名单.png
分类:  专栏   用户:  依道    关键词健康 个人分类行业资讯

速途网探营丨问卷网创立三年深耕网络数据调研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