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速途网 > 互联网 > 电子商务

网售处方药仍难解禁 医药电商发展艰难


作者: 范蓉 发布: 蒋云染  2016年08月8日10:07  来源: 搜狐 我要评论(0)

  一周内的两则消息让医药电商的从业者们从兴奋跌到谷底。7月25日,发改委公布了《关于促进医药产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重点工作部门分工方案》(简称方案),方案中表示医疗机构不得限制处方外流。这被大家认为是网售处方药破冰的前兆,医药电商蓬勃发展的时机将要来临。当大家对这一方案还在热议之中时,3天后,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CFDA)则在网站刊登《互联网第三方平台药品网上零售试点工作结束》。随后,天猫医药馆正式发布通知,将于8月1日停止药品在线交易功能。

  CFDA的通知是针对整个第三方平台药品网上零售试点,除了天猫医药馆,还包括1号店、京东等。“叫停”也意味着此前“网售处方药将放开”的声音不攻自破,医药电商政策仍处于缩紧状态。

  为何一周之内如此大的转折?

  对于发改委在7.25公布的方案,更多知情人士认为,这只是一个意见,并没有行政效应。“发改委希望医院把处方给患者,有处方的患者才能在外面买药,但没有细节。”一位业内人士认为,究竟是什么形式的处方,是开商品名还是通用名?如果放开电子处方,但电子处方的格式都没有。因此,网售处方药政策的解禁为时过早。

  其实,网售处方药被喊了3年但一直没有进展。即便是天猫医药馆、1号店一直销售的是OTC药品,对于占据药品销售80%的处方药仍在公立医院。

  从时间追溯来看,2013年,CFDA先后批准河北省、上海市、广东省食品药品监管部门在河北慧眼医药科技有限公司95095平台、广州八百方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八百方平台、纽海电子商务(上海)有限公司1号店平台进行互联网第三方平台药品网上零售试点工作,试点期限为一年。

  随后,阿里巴巴2014年1月以300万元收购95095平台获得了网售药品牌照,天猫医药馆也因此进入医药电商领域。好景不长,1号店 7月21日已停止了药品类目的在线交易,几天后,天猫医药馆同样对外公布停止。

  CFDA停止试点的原因是,“试点过程中暴露出第三方平台与实体药店主体责任不清,对销售处方药和药品质量安全难以有效监管,不利于保护消费者的利益和用药安全。”

  虽然CFDA并没有列举实际案例,但“山东疫苗”事件,让相关部门对药品的监管进一步加强。

  “入驻第三方平台的机构可以向个人售药,这里的风险很大,不仅可以卖OTC,也能卖处方药。“一位药店连锁的人士表示,处方药是需要医生与患者面对面诊疗才能开,网上购买容易存在纠纷,药品质量的监管也不好把控。他认为网售处方药很难放开。

  企业另寻它路:O2O和互联网医院是个好路子么?

  一些从事医药电商的企业认为,CFDA叫停第三方平台药品网上零售试点工作主要是安全问题,B2C不利于监管,O2O模式则能让CFDA放心。

  “医药电商相比线下药店是可以展示更多的药品种类,可以应对药品瞬时需求,通过实体店配送,一旦网售药品出现问题,监管部门会更有针对性。

  在此之前,已有不少企业从B2C转向O2O模式。阿里健康在今年5月联合65家连锁药店成立O2O联盟。京东直营医药馆5月份开业,而线下药店是“青岛安吉堂大药房。”京东表示,非处方药可以直接在线购买,处方药只提供线上展示和药师预约。

  但O2O并不能解决网售处方药销售问题。此次CFDA通报中表示,无论是网上交易还是门店交易的药品零售企业,都必须严格执行凭医师处方销售处方药的规定。因此,即使联合线下药店,处方药仍然不能在线上线下销售。

  对于第三方平台而言,仅销售OTC药品很难成规模。而对于移动医疗企业而言,医药是带来现金流最大的一个业务。但政策的限制,让医药电商和移动医疗都只能观望。

  从医疗改革的大背景来看,政府部门希望医改能和互联网有效结合。因此,一批互联网医疗企业纷纷开始寻找机会,试点互联网医院的路子,包括39互联网医院在贵州,微医在浙江,平安好医生开始在重庆,服务向线下延伸。

  甚至有部分移动医疗人士认为,725方案核心还是放宽了医院处方外流,如果只是鼓励处方外流线下药店,就没有必要出台这个方案了。其实是鼓励院方和互联网医疗平台合作,提供线上结合线下的O2O服务。

  包括腾讯、阿里也开始联手公立医院。腾讯旗下微信智慧医院涵盖了预约挂号、候诊提醒、微信导航、微信支付诊间费用、电子报告微信实时送达、院后医嘱提醒等全流程服务;在医药方面,与海王星辰合作推进药品O2O;投资丁香园,打造医院、医生、患者到药品销售闭环。据悉,平安好医生也即将与重庆第二大三甲公立医院签约。

  “互联网平台如果想卖处方药,必须有线下医院的合作伙伴。”一位移动医疗人士认为,未来将是移动医疗+传统公立医院的结合。

  线上处方药至少还需要等两年

  互联网医疗平台通过和线下医院结成战略合作关系,实现网售处方药的开禁,对于政府而言,是否是安全、可控的路径呢?更多医疗人士认为,很难说,需要通过实践去证明。

  “在政策未解禁之前,大家都想办法去规避处方的事情,通过线下建立医院,有处方权和医生,嫁接线上医院和互联网医院,患者通过互联网医院咨询和开处方,严格意义上是打擦边球。”上述人士认为。“相关政府部门对医药电商相对保守的态度是网售处方药实时未开放的原因。电子处方目前也是空白,这至少还需要2年时间”

  “通过结合线下医院销售处方药也不是主流,医保如果不能打通线上售药仍难以规模发展。”一份数据显示,2015年,药品流通行业,医药电商销售规模476亿元,B2B销售占比达93%为444亿元,B2C销售为32亿,销售占比6.7%。

  因此,B2C药品销售比重仍很低。从叫停后来看,1号店和天猫医药馆改为货到付款,已经开始影响了用户的体验,很多用户拒签无形增加了医药电商的成本。

  业内人士认为,政策的限制一直是医药电商难以规模发展的根本原因,在政策尚未开放之前,医药电商的发展仍难提速。

分类:  电子商务   用户:  蒋云染    关键词处方药 医药电商

速途网探营丨问卷网创立三年深耕网络数据调研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