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速途网 > 互联网 > 财经

瞿玮:网红经济之上是“红人营销”


作者: 陈剑锐  2016年08月19日18:19  来源: 速途网 我要评论(1)

  前不久,上市公司华谊嘉信举办主题为“红上加红”的红战略发布会,基于公司“大数据、大内容战略”,发布基于体验、公关、数字和新媒体的“红人红营销”体系。“红人红营销”就是当下大热的网红经济吗?它与大数据和内容将如何产生关联,并创造营销价值?

  带着疑问,察子哥在会后对华谊嘉信首席娱乐官、《非你莫属》特邀嘉宾、《爱情保卫战》头号暖男的瞿玮老师进行了专访。

  瞿玮:网红经济之上是“红人营销”

  瞿玮介绍,“红人红营销”可以理解为升级版的网红经济模式,在大数据分析洞察的基础上,体系式打造高价值红人,再通过大数据实现红人与客户具体需求之间的精确匹配,定制化创造内容,实现最大程度的营销价值。

  商业化,红人变现之路

  调查显示,打赏目前占网红收入的90%以上,但整个行业只有不到10%的人能够靠打赏获得理想的报酬。

  瞿玮在接受采访时提到,“红人”的粉丝数量是有限的,所以粉丝打赏也是有限的。什么是无限的呢?粉丝的价值。

  靠粉丝打赏赚钱就好像拿着金斧头砍树,虽然也能赚钱但是产出太小了。红人是当前时代最好的传播媒介之一。他们有内容、有平台、有粉丝也有足够的号召力和影响力,但是没有客户,缺乏变现的方式和渠道。

  瞿玮强调,华谊嘉信作为全球领先的数字化营销传媒集团,拥有大批需要内容、曝光、粉丝的品牌客户,也拥有来自体验营销、数字营销、公关广告和新媒体方面的营销资源。品牌主、营销资源和红人(网红)资源互补,必能让网红的商业价值最大化。正是因为意识到这一点,华谊嘉信将网红提升到了战略层面。

  察子哥认为,网红本身就是小范围内的明星,明星能赚的钱,网红自然也能赚,不过网红缺少相应的资源与其匹配,营销类公司和网红的结合是商业化发展的必然。

  挖掘+合作+生产=红人资源池

  在接下来的采访中,瞿玮说到,“红人”不单止现在活跃在直播平台、社交媒体上的各种“网红”。还包括华谊嘉信现有资源体系中的KOL(Key Opinion Leader),他们在专业垂直领域的具有极大的影响力,这类人也是红人。同时全民直播时代为很多人提供了提供了“素人变网红”的可能。

  瞿玮认为,也许很多人有成为红人的潜质,但缺乏专业化培训、丰富的内容和有影响力的平台,成就往往只能止步于小直播间中的“素人”。未来谁能为“素人”提供“培训”、“内容”和“平台”,谁能帮“素人”获取“红人”所拥有的地位、利益,谁就能掌控未来的“红人”资源。

  无论是挖掘、合作,亦或是培训、生产都需要庞大的资源。瞿玮表示,相对于其他平台,华谊嘉信所拥有的优势就是资源:旗下韩国娱乐集团Signal提供国际化培训机构并负责内容制作;YOKA提供内容制作机制、数据经验和平台力量,为红人提供丰富的空间。最重要的一点还是之前提到的收入,让“素人”变“红人”然后通过资源匹配实现商业价值最大化,让“红人”的地位、权益不断提升是红营销的终极目的。未来华谊嘉信将通过不断的“挖掘”和“合作”扩大红人资源池。

  察子哥认为,目前的网红多为“自然生长”,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都已经无法满足当前的商业需求,挖掘、合作是维持现有红人市场中的基础,生产网红是未来商业营销中的必然。

  网红规范的必要性

  社会化社交时代涌现了大批来自各行各业的草根网红,他们相对比较自由,受约束比较少,在商业化的过程中企业应该规范他们的行为吗?

  对此瞿玮认为,网红是有一定社会影响力的群体,他们的言行会对粉丝造成影响,适度的规范有必要的,特别是原则性问题,违法乱纪的事一定不能纵容。

  察子哥认为,网红的很多内容来源于生活,如果给其带来过多的枷锁必然会导致内容质量下降,当然保持其自由度的同时,也要做好道德建设。

  察子哥还认为,网红已经由娱乐演变成“情感化、专业化”的传播媒介,是未来“兵家必争之地”。发布“红战略”体现了华谊嘉信战略布局的远见性,但如何在执行层面通过“大数据、大内容”整合网红资源仍是未来挑战。


速途网探营丨问卷网创立三年深耕网络数据调研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