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速途网 > 财经 > 合作/并购

国诚金融提现承诺疑生变


作者: 麻晓超 发布: 蒋云染  2016年09月27日9:25  来源: TechWeb 我要评论(0)

国诚金融提现承诺疑生变

  按照最初承诺,国诚金融最晚本周内要公布投资人提现方案。

  但最新一份官方声明似乎给承诺添加了一些变数:该公司管理层可能无法召集一次具备法律效力的股东大会,来制定解决兑付危机的决议。

  目前,国诚金融处于限制提现的状态。管理层此前多次在公告中承诺,只是暂时限制提现,并非清盘,会于9月30日前公布一个恢复提现的时间表。

  不过,根据官网9月23日《致全体股东的公开信》,管理层想要召开临时股东大会通过制定解决兑付危机的决议,但在全部三名股东当中,能确定参加股东大会的,只有一名,而其表决权不到具备法律效力规定的“半数以上”。

  国诚金融解释称,根据《公司法》和《公司章程》规定:公司股东会的会议决议必须经过半数以上表决权的股东通过才具备法律效力。

  该临时股东大会能否顺利召开,还无法确定。

  国诚金融挤兑风波,算得上是《网贷管理暂行办法》(又称P2P新规)落地后最受关注的网贷平台危机之一,究其原因,事件本身的争议性是一个很大的因素。

  挤兑,一般是指大量投资人因为恐慌等因素,集体申请提现,致使平台陷入流动性危机。

  根据国诚金融的说法,之所以发生投资人挤兑,是因为投资人误认为国诚金融同国阳财富为同一控制下企业,以及有人“教唆”投资人到办公场所闹事,陷公司于舆论当中,造成投资人恐慌。而这个“教唆者”就是国诚金融联合创始人、副董事长温征。

  事发后,国诚金融管理层想要召开股东大会制定解决危机的相关决议,但大股东之一的联合创始人、CEO王建章“请假”中,管理层在官网发公开信“恳请王建章尽快返回公司参加股东大会”。

  一个被贴“教唆者”标签的副董事长,一个被在职管理层暗示为“躲清闲”的CEO,这似乎是一个管理层内斗的剧情。

  被贴“教唆者”标签的副董事长

  国诚金融事件最早得到比较广泛地关注,是在8月底。

  8月31日和9月1日两天,这家总部位于上海的公司总部聚集了一批要账人。在线上、线下理财平台频发兑付危机的2016年,这种情景大多会被外界联想到运营危机、平台崩盘、投资人上门讨帐的剧情。

  但事后根据国诚金融9月1日在官方论坛《国诚金融——告媒体和投资人书》中的说法,这些“闹事”的人并非国诚金融的投资人,而是公司关联方国阳财富的投资人,“他们声称因国阳财富出现问题找温征要求兑付,而温征却告诉他们’国诚金融不还他们的钱’,才让他们到国诚金融来闹事”。

  公告中的“温征”正是国诚金融联合创始人、副董事长温征,他同时是理财平台国阳财富的实际控制人和法人代表。国诚金融和国阳财富为关联但非同一控制下企业的关系。

  国诚金融称,温征为了“逃避(国阳财富兑付危机的)责任”,“欺骗投资人”,“教唆投资人来国诚金融闹事”,实际上“国阳财富出现了兑付困难和国诚没有关系”。

  于此同时,一封显示有温征签名的《致歉信/温征:致国诚金融全体投资人》也于9月1日出现了国诚金融官网论坛上,致歉信中,温征承认了“安排闹事”,还使用了“教唆”、“逃避责任”、“颠倒黑白”形容自己。

  两方在前述声明中的说法,似乎是在说“国诚金融不欠国阳控股钱”。但两天后又被外界发现不是这么回事。

  9月3日,国诚金融在官方论坛发布的《[真相]国诚投资人见面会解答疑问,澄清谣传,重塑投资人信心》显示,国诚金融董事长劳婕怡面对投资人的询问,承认确实欠国阳财富1.09亿。

  “劳总客观地说明国诚目前确实欠国阳1.09亿,但是国阳其实也欠国诚6200万元,早从15年开始,国诚就一直稳定地分批偿还国阳欠款,一直到现在依然是这样……”

  劳婕怡,在国诚金融官网的团队介绍资料中的头衔为董事长(在9月23日《致全体股东的公开信》中的头衔为执行董事),是三个创始人中目前唯一在职履责的高管。

  “请假”中的CEO

  国诚金融挤兑风波以来,CEO王建章一直未曾发声。

  据《投资者报》报道,王建章今年6月就提出了辞职,目前几乎不在公司,但并未获管理层批准。这一说法在9月23日的公告中得到了间接的证实。

  国诚金融管理层9月23日在官网发布的《致全体股东的公开信》,将王建章的状态定为“请假中”。实质上,公开信也算是给王建章一人看的。

  原因是,国诚金融一共只有三个股东,执行董事(董事长)劳婕怡持股41%,目前在职履责,温征持股39%,目前公安机关羁押(媒体称国阳财富因非吸于9月23日被查封、高管被刑拘),没有办法履责,剩下唯一有可能履责的就是持股20%的王建章。

  “为了保证股东会会议程序的合法性及决议的法律效力,迫切地恳请王建章回到公司参加此次临时股东会。在此呼吁,恳请王建章尽快返回公司,及时履行股东的相应职责,与国诚金融一起共渡难关……”9月23日公开信称。

  对于王建章的出走,媒体报道中有说法是,因为内斗的结果。

  “2006年毕业于长安大学,汽车运用工程专业硕士研究生,近十年的大学从教经历,上海第一财经《金融译时代》栏目特邀评论员,中关村互联网金融研究院、国培机构互联网金融人才培训讲师……”国诚金融在官网中这样介绍王建章。

  补资金缺口的途径

  在解决资金缺口的途径方面,9月23日的《致全体股东的公开信》似乎透露了一个方向:债转股。

  公开信称,“为尽快恢复正常运营”,“迫切需要召回临时股东会”,“为解决国诚金融线上投资人债权及A轮众筹股权等重大事宜制定切实可行的决议”。

  所谓的“A轮众筹股权”,很可能是希望债权人可以将债权转化为在国诚金融的股权。但该方案能否得到投资人同意还很难说。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在8月30日,国诚金融曾透露某上海国资公司有意收购其70%股权,当时正在尽调,不过,如今国诚金融身处舆论中心,国资收购事宜恐怕凶多吉少。

  挤兑、限制提现后,国诚金融不断强调,只是临时限制提现,非清盘解散,“公司有足够的能力和资本完成兑付,只是需要债权到期和变现的时间”。换句话说,国诚金融打算过去这个挤兑的坎之后,继续运营。

  这个坎,或者说,资金缺口,有多大呢?

  9月20日,国诚金融曾称,挤兑以来,已兑付2016年8月22日至9月19日期间累计收到的1.2亿元提现申请中的1亿余元。

  截至9月22日,国诚金融待收贷款4.5亿元左右。其中普惠消息信贷标约2.46亿元,上海房产抵押标约2亿元,这些房产抵押标涉及111份房屋债权。(官网显示国诚金融历史总交易额约为53亿元)。

  国诚金融专注于消费金融与上海地区房产抵押贷,是上海国诚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旗下P2P网贷平台,母公司成立于2013年5月,注册资金5000万。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投资人对9月30日公布恢复提现的方案十分期待,如果最终出现变数或者推迟,对投资人信心的打击预计会很大,国诚金融后续的兑付工作也会承受更大压力

分类:  合作/并购   用户:  蒋云染    关键词国诚金融

相关文章

速途网探营丨问卷网创立三年深耕网络数据调研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