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速途网 > 家电资讯 > 手机

不爱雷军、马云,偏爱梦想的魅族黄章


作者: 乔志斌  2017年07月31日19:18  来源: 速途网 我要评论(0)

  7月26日魅族发布了旗舰手机PRO7,在“双瞳如小窗,佳景观历历”颇有几分TCL的哲学营销和华为的更高售价面前,杨柘上任之后的第一款产品,让魅友不得不面对PRO7受众人群的改变。


  诚然,接替李楠负责市场的杨柘,策略上的改变吸引了太多人的注意,以至于人们忽略了在背后打磨产品的黄章。

  黄章回归的“前哨”这次魅族PRO7发布会,并没有在北京举行,而是回到了魅族本部所在地——珠海,魅族称这事为了“回归初心”。而发布会开场一改“演唱会”为“演奏会”风格,大屏幕上划过一条条魅族的成长历程和J.Wong(魅族董事长兼CEO黄章的论坛名)语录,还是让人感觉回归魅族的,不只是初心,还有久违的黄章。

  虽然黄章最终没有真的上台,但PRO7的发布会无疑是3年来离“J.Wong”最近的一次。

  

  印象中的黄章,是个很少在公开场合露面的人,相对于别家都是老大亲自出面为产品站台,他更倾向于在幕后专注于打磨产品的产品经理角色。就连重磅新品发布会上,也总是总裁白永祥主持。

  为何黄章如此低调呢?

  据白永祥接受采访时表示:“黄章一直在等待自己心目中完美的产品出现,才会在发布会上亮相。”

  自从2007年“站在山顶却发现无路可走”的魅族,毅然放弃mp3业务,转而开始进入智能手机行业。黄章打磨“梦想机”的历程,可以说并不那么平坦,甚至还要为梦想忍痛做出牺牲。

  为保全梦想,拒绝投资人

        黄章这个人,在内部讲话时曾提到:不是他的事,就连盛饭都要别人负责,是他的事,他会负责到底,不希望别人插手。


  早在小米成立之前,那时还是投资人雷军,想通过投资进入魅族管理层。然而黄章并不愿他人插手公司事务,也并不喜欢投资人,认为投资公司都是投机分子,最终不欢而散。

  随后在2011年,雷军成立了小米,自己做起了手机,黄章因此非常愤怒,称雷军在他的办公室喝可乐的时候,还向他偷师如何进行用户社区的运作,与小米势不两立。

  活下去,才有资格谈梦想

        在实现梦想的道路上要求绝对的自主,在生活上也是个掌控欲极强的“完美主义者”,在衣食住行方面,他聘请了五个粤菜厨师,而食材等细节方面仍然由他亲自把控;曾经购买了一幢别墅,随后又因为不满意构造将其拆掉,在原址重盖了一套。

  而那时“退居幕后”专注于打磨产品的他,则更加严苛且偏执,不仅在风格上要遵循他所追求的“侘寂”理念,屏幕的屏占比也要严格采用更加接近黄金分割比的15:9或16:10的屏幕。甚至在打磨MX3设计时,有木匠功底的黄章甚至亲自打磨木质手板,为了0.07mm的弧度,将花费百万的十几套磨具推倒重来。

  

  以MX2、MX3为代表的魅族手机,可以说是100%具有黄章气质的产品,也被赋予了一股类似于偏执的调性:热爱魅族的人成为了黏性不熟任何品牌的拥趸,而那些不看好的人,J.Wong则在论坛以“不喜欢就滚”作为回击。

  然而,黄章这位被称作“中国的乔布斯”,并没能获得现实扭曲力场,魅族MX3依旧只是一款小而美的的产品,陷入“小众困局”的魅族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

  2014年2月,隐退了四年的黄章复出,重新担任魅族科技CEO。在公司存亡的关键时刻,抵触投资的黄章,还是在2015年接受阿里6.5亿美元投资。资金的及时注入,让魅族从死亡线上活了过来。

  


  然而,活下来的魅族,内部却经历了一场“去黄章化”的蜕变,自MX4起,魅族手机放弃了16:10的屏幕,放下了“侘寂”的理念,旗下多款产品也成为了阿里推广YunOS的“排头兵”。魅族发布会频率也增加到了一年十多场,虽然完成了阿里对赌协议中的2000万台销量,同比增长350%,但高速的迭代让魅族的手机再也难觅黄章时代用心打磨产品的气质。

  甩掉过去的皮囊,他选择重拾梦想

        虽然销量大幅膨胀,但2016年的魅族却遭遇了战略上的重大失误:一方面用旗舰PRO系列死磕其他互联网品牌旗舰,导致MX系列高不成低不就;另一方面一年14场发布会,透支了魅族的宣传预算;然而2200万的销量却与2500万的计划相去甚远。

  面对公司又一次面临危机,曾被边缘化的黄章又一次回到了魅族的“核心”,并在年初发微博称要亲自出山打造梦想机,去迎接魅族15周年。在回归的演讲上,黄章自诩对于魅族是个“与众不同的、又有魅力的、又有强大思想的人,可以随时说一句话便能引起颠覆其他人人生观、价值观的灵魂人物”,颇有几分昔日乔布斯回归苹果时的豪迈。

  回归的黄章又对魅族组织架构进行了大刀阔斧的重组,成立成立魅族事业部,魅蓝事业部和Flyme事业部。

  

  曾经负责市场的李楠携魅蓝品牌被“独立”,而杨柘接替李楠负责魅族的市场部门。这样,独立出去的魅蓝依靠李楠继续以“青年良品”的调性吸引魅友,而魅族品牌则在杨柘的带领下重新建立品牌形象。

  除此之外,黄章将负责研发工程的白永祥留在魅族事业部,也拥有更多的机会拍板魅族手机生产的关键环节,以打造自己的“梦想机”。以PRO7为例,杨柘确认加入魅族科技已是今年5月,以产品立项周期计算,杨柘恐怕根本无缘PRO7研发生产,这款产品很可能是黄章梦想机发布前的小试牛刀。

  另一方面,新成立的Flyme事业部也正在进行“去YunOS”化的进程。据Flyme开发者爆料,之前支持阿里YunOS的机型(魅蓝E、U10/U20、魅蓝3、魅蓝5)正在积极进行Android N的适配。不知当年与黄章相谈甚欢合影留念的马云此时怎样想。

  回归,只为再次遇见梦想

  可以说,黄章之于魅族,就如同乔布斯之于苹果那样,虽然多次从核心中进出,但却始终没有放弃打磨心目中的“梦想”。

  明年就是魅族科技成立15周年,届时黄章将兑现自己在微博所言,带来属于自己的梦想机。据传黄章可能首次亲自登台向世人介绍这款产品。当黄章登台展示的梦想机,是否还能带来当年MX系列留给魅友们的感动,且让我们拭目以待。

分类:  手机   用户:  乔志斌    关键词魅族 黄章 手机

速途网探营丨问卷网创立三年深耕网络数据调研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