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速途网 > 互联网 > 财经

迷途之后,中关村正“本色”回归


作者: 盎司君 发布: 盎司财经  2018年08月17日17:48  来源: 速途网 我要评论(0)

8月9日,有着国内天使圈“最著名隐士”之称的联想之星迎来创办十周年的高光时刻。滴滴创始人程维在会上谈到滴滴最初创业的落脚地,是海龙大厦的一个不足百平米的电脑库房,“当时一想到要创业,第一反应是我该来中关村,来海淀,所以沿着北四环一个楼一个楼地找,于是就选定了海龙大厦”。

 

那是2012年的秋天,作为中关村地标之一的海龙大厦正在完成断臂求生,送走了电脑“大卖场”,迎来一批新生代创业公司的入驻。此时的海龙,成为中关村回归科学家创业“热土”的一个缩影。

 

眼下的中关村,热土依旧,前赴者已写成“教科书”,后继者在跟自己赛跑。走过十年的联想之星,也成为这场“本色回归”之旅的见证者和“不谋而合者”。


中关村“第一人”的遗憾


1978年的一个春日,美国波士顿128号公路的一家民用核设施公司,迎来一位身着灰调西装的中国男人。他就是后来被称为“中关村第一人”的陈春先,当时的身份还是中科院物理所的一位核聚变专家。


陈春先此行美国的目的,就是参观美国的新技术扩散区,他们分布在波士顿128号公路一带以及旧金山的硅谷,这里当时已经聚集了大约1500家大小公司,规模也都多不过百人,少则几十人,他们都由两部分人组成:一是教授、工程师和大学生,另一部分则是风险投资家、企业家和金融界人士。

 

“教授和大学生能办起公司?”面对陈春先的疑惑,来自波士顿大学的一位教授告诉他:“我有技术有想法,另外一些人有钱,二者结合起来就可以创造产品,就这么简单”。

 

尽管这种说法在现在看来已显平常,但对于身处那个时代中国的陈春先来说,闻所未闻,有种穿越感。

 

这让他想到了中关村,它的人才密集程度与硅谷已经极其相似,但大学教授、科技人员还是超稳定结构,只满足于实验室的成果和评奖的象牙之塔;在研发科技成果时,花多少钱、成本多高、转化为产品后老百姓是否买得起,从不是他们的考虑范围,许多研究成果完全处于“分离”状态。

 

于是,回到中关村的陈春先,开始向上级打报告,像“外星人”一样大谈硅谷,谈惠普、英特尔,甚至谈到乔布斯和苹果,他越来越决然地超脱科学家的身份,想去创办一家硅谷式的公司。

 

后来的故事就如同诸多文章所记载的那样,在陈春先的反复“折腾”下,终于在1980初年用200元经费,以北京市科学下属等离子体学会服务部的形式成立了一家“公司”,开展核聚变实验设备电源开关业务。到1981年服务部就赚到3万多元,并给十来人的员工发了额外工资,让“先吃螃蟹”的人们都初尝到了“科学技术就是生产力”的巨大魔力。

 

尽管后来服务部的运营一波三折,甚至面临被查抄的境地,但陈春先带回来的硅谷“火种”还是燎原了一向沉寂的中关村大地,包括“两通两海”、联想、方正等科学家开创的公司相继而起。

 

然而,陈春先“中关村第一人”的使命并没有一直延续下来,他本人的命运也几经坎坷。早期的服务部后来更名为“华夏硅谷公司”,业务也开始五花八门,甚至在传呼机火爆的时候做起传呼机。但由于战线太多,经营管理难以为继,华夏硅谷最终走向没落。

 


此后,习惯于创业的陈春先继续“折腾”,自己也多次卷入经济纠纷,甚至还先后两次遭人绑架。直到逝世前两年的2002年,他还创立了自己的工作室,为创业人群提供咨询服务。

 

陈春先的一生经历贯穿着作为创业者的敢为人先,也留下了科学家未做成企业家的遗憾。正如他后来自我感慨的那样,“思想活跃也好,能悟出潜在的增值地方也罢,都不等于能办好企业。相反,办好公司的企业家大都是搞营销,搞金融(出身),有很强管理能力的人,而不是真正的科学家”,“我不是一个成功的企业家,这一点没有什么好回避的”。



互联网浪潮下的“迷途”

   


陈春先的遗憾和柳传志、王洪德、冯军等后起之秀的辉煌,共同书写出了中关村精神的早期“内核”,二者缺一不可,这或许也是科学家创业的硅谷精神的精髓。正如曾亲历中关村40年、曾与陈春先共创“服务部”的纪世瀛所感慨的那样,“中关村的历史,是成功者和失败者共同创造的,我们千万不要忘记那些失败的人。”

 

然而,这种科学家创业精神在中关村随后的发展历程中,似乎中断了延续,在两次互联网浪潮的洗礼下,渐渐陷入了迷途。

 

本世纪初期,互联网的普及催生PC进入千家万户,电脑及相关硬件迎来市场“蓝海”。此时的中关村,尽管有北大方正和清华同方后起奋追,但唯有联想一骑红尘,多数的涌入者则更扎堆于“短平快”的电脑“攒机”生意,中关村成了电脑组装贴牌的乐土。

 

最繁盛的时期,从白石桥往北绵延数公里到北四环的中关村大街,一度人声鼎沸,被奉为地标建筑的海龙、鼎好、科贸及后建的中关村e世界聚集着数千家电脑数码硬件售卖摊位,每天迎来送走数以万计的人潮,这四座大厦营造的“繁华”景象成为那个小时代的缩影。

 

与此形成反差的是,就在这些大厦隔着一个北四环路的中科院东西纵深的院落,却显得有些寂寥。外界少有听到科研人员创业的消息,中科院以及毗邻的一些著名高校的科研成果转化也未见遍地开花。北四环就如同一道“天河”,一边科学技术的“甘霖”始终无法浸润另一边干涸的中关村,两边仅有的联系载体则是穿梭其中的一辆辆运送电脑及组件的货车。

 

而与电脑卖场紧邻的“两通两海”,曾经中关村阵势最大的四家公司,也在车水马龙的喧闹声中渐渐沉寂。

 

尽管这里也曾崛起过新浪、搜狐、百度等互联网门户时代的翘楚,但少了技术革新底蕴的模式创新,最终在随之而来的新一波移动互联网浪潮中,连同海龙鼎好里的那些电脑卖场一起,很快被冲刷的走向没落。

 

大概2008年左右,在移动互联网勃兴、网络购物初露锋芒的冲击下,中关村赖以生存的传统零售、商品集散的模式在一波紧似一波地散发着阵痛之后,最终还是走了下坡路并在随后的几年中加速滑落。

 

意识到问题严重的管理者们,开始重新规划中关村的转型之路,以清退四大电脑卖场及开辟中关村创业大街为标志,这场改革旨在迎合国内“双创”大潮的方兴,让中关村重新做回新时代创业者的乐土。

 

但更多的声音则在呼唤曾经的科学家创业精神的回归,因为环抱中关村数十年的最宝贵财富,是以中科院、清华、北航等著名院所为代表的科技智力资源,如何让他们重回舞台中央,让模式创新让位于技术创新,才是“回归”的真谛所在。


“不谋而合”的知返


如果要在中关村历史中挖掘一直还保有硅谷式成长标签的企业,那无疑非联想莫属。从一开始以联想集团扎根实业做成全球最大的PC厂商之一,到后来再创联想控股以资本反哺实业,联想和他的掌门人柳传志都在尝试不同的“硅谷式”商业角色中探索前行,甚至在2004年以收购IBMPC业务被解读为“中关村战胜美国硅谷”的一次胜利。

 

2008年,与中关村开始酝酿“回归”不谋而合的是,柳传志带领下的联想也在开启一场“回归”之旅。表面上联,想的回归是将其商业角色从实业和投资,再延伸到创业服务,而深层次上,联想要延续的是对“科学家创业精神”的探索,这也是柳传志那一辈中关村早期创业者多年以来的最大夙愿。

 


那一年初,在柳传志和时任中科院院长路甬祥的共同揭牌下,“联想学院”落地中关村,要解决的问题是“科技成果转化难”,要干的事情就是“帮助中科院的科学家们创业”。

 

于是,联想学院开设四个层面的培训班,其中尤以联想之星”创业CEO特训班为依托,专门针对科技创业领军人才进行发掘和培育。在累计投入1亿元之后,从第一期特训班的30人到如今十一期的近千人,一位位经过联想管理经验和文化打磨的科研人员完成从科学家到创业家的蜕变,多数人从中收获的经验心得是:科学家背景的创业者往往重视技术,容易忽略管理和销售这是必须绕过的误区,而联想所探索出的“建班子、定战略、带队伍创业者管理思路,则被众多创业者奉为经典。

 

联想之星创业CEO特训班从一开始就明确不以业绩为导向,坚持走公益化运营,并且柳传志始终强调的是:“联想是下了决心一定要把这件事做好”。


这背后,是柳传志对他们那一辈科技工作者“创业维艰”的深刻体悟,“联想之星”与生俱来的一个天然使命或许就是,将由过去数十年中关村创业英雄们积累的成功和失败“教科书”生生不息地传承下去,让后来者少走些弯路。

 

正如柳传志时常提及的一句话:“如果创办联想时也能有CEO特训班,那么当初就不会让20万的创业资金一下子被骗走14万”。

 

联想之星至今已创办十年,在CEO特训班之外,还打造了“天使投资+深度孵化”模式加持科学家创业之路,到如今,从“联想之星”走出的创业公司总体市值已突破千亿元。

 

更值得一提的是,在联想之星的带动下,过去十年的中关村腹地,相继涌现出创业黑马、车库咖啡等同为创业群体提供服务的专业机构,合力助推起包括寒武AI芯片驭势科技的自动驾驶,以及百济神州的抗癌新药等等一大批由科学家创业而成的科技创新“独角兽”企业。

 

至此一刻的中关村,才让人清晰地感受到,曾经的“中国硅谷”正在加速回归“本色”,陈春先式的遗憾已走进历史,柳传志式的荣耀正在延

分类:  财经   用户:  盎司财经   

相关文章

速途网探营丨连出七个爆款的雷亚游戏是什么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