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互联网资讯

MAOS创始人毛婷:我想当个艺术家,但生活把我逼成了商人

  (赏仕%,是赏仕旗下关注轻型创业者的媒体品牌。)

  北京的午夜,街上来往的车终于少了一些。

  毛婷带着团队里的年轻人们走出了酒吧,她自己刚刚喝掉了桌上最后一杯酒,也吃下了杯底的三颗枸杞。对于这个年轻的团队而言,团建、年中会、生日趴……,不愁找不到下班喝酒的理由。白天拼了命工作,下了班就拼了命的玩儿,年轻人的活力像刚买的手机电池一样用的特别慢。

MAOS创始人毛婷:我想当个艺术家,但生活把我逼成了商人

  四年前,毛婷受到《奇葩说》节目组的邀请,为节目组设计一张海报。当时毛婷还是一个自由职业设计师,曾带队为《快乐男声》做过舞台视觉设计。

  “电话里他们要求我两天设计出三张海报”说到此,毛婷夸张的睁大双眼,“当时根本来不及重新拍摄,只有现成的一张特别丑的素材,根本没法用”。

  最后,毛婷把照片里的素材分别抠出来再进行二次创作,将Slogan里的:“能哔哔-不是神经病-是理想”的“哔哔”体现到一个实际的元素上——UFO。

MAOS创始人毛婷:我想当个艺术家,但生活把我逼成了商人

  交稿后,导演组对海报很满意,将节目余下海报的设计与拍摄指导都交给了毛婷。那一年,《奇葩说》大火,毛婷的脑洞和大胆被业内越来越多的人认可,大部分的设计稿都是“一遍过”。

MAOS创始人毛婷:我想当个艺术家,但生活把我逼成了商人

  她那种明亮浓烈的色彩、各种素材之间的碰撞和对细节的抠画,成了专属的符号。之后,毛婷接连做了30多档综艺的视觉包装,包括《奇葩说》、《大学生来了》、《十三亿分贝》和《举杯呵呵喝》等。

  对于毛婷来说,自己并非想创业,活儿实在干不完了,北京貌似文化(MAOS)传媒有限公司成立了。

MAOS创始人毛婷:我想当个艺术家,但生活把我逼成了商人

  “我说我开公司是被逼的,你信么?”毛婷说自己一个极度爱好自由的人,毕业后就没做过朝九晚五的上班族,“我本来是一颗想当艺术家的心,结果自己当了老板。”

MAOS创始人毛婷:我想当个艺术家,但生活把我逼成了商人

  而公司的管理,也让毛婷感到头疼。

  公司刚成立时,团队里甚至很多都是大三、大四的学生,全部需要手把手的教。由于年轻,每个人都十分叛逆。“有时候我会带她们去泡吧蹦迪各种玩,很不像一个公司的那种,但是项目里交作品时我又会特别严格,严格到像精神分裂,所以会有人不理解”。当被问到怎么解决这个问题时,她说:“不理解的都自己走了。”

  有了团队之后,公司承接了更多的工作。伴随着的,是毛婷身上越来越多的标签。平面设计、空间设计、舞台美术设计、影像MV设计、服装设计……有人说,她把跨界当酒喝。

MAOS创始人毛婷:我想当个艺术家,但生活把我逼成了商人

白举纲专辑封面设计

MAOS创始人毛婷:我想当个艺术家,但生活把我逼成了商人

吴莫愁《噪音》MV拍摄

  无论在哪个领域,她的作品中都带有强烈的属于自己的烙印。“我自己理解的跨界是一种表现手法,当我知道我要做一件事情,当我知道有人接受我的视觉表现,我要用一种手段让我的视觉呈现更被人认可和喜欢,我可以用影像、服装、空间设计等方式手段去表现。”
要表达的风格类似,只是呈现的手段变了。

  毛婷没有刻意去分析过喜欢自己作品的是什么人,但她会想别人为什么会喜欢自己的作品。“当代的年轻人分很多很多种,但大家有一个共性就在于希望在越短的时间里收纳越多的东西。看的多了,不代表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而我的作品里,有很强烈的表达意识,我很鲜明的告诉大家我想表达的,这可能是别人喜欢我的原因”。

MAOS创始人毛婷:我想当个艺术家,但生活把我逼成了商人

  毛婷把自己的客户分为三类。一类客户是已经确定了节目形式,但是又想做非常不一样的东西,他们就会主动找到毛婷。“他们把我当做‘大夫’,给他们解决痛点。”

MAOS创始人毛婷:我想当个艺术家,但生活把我逼成了商人

  这类客户如果对毛婷的风格满意,就会转变成第二类客户。“喜欢我的项目、知道我是这种风格和性格方向,他们还会主动选择我。”

MAOS创始人毛婷:我想当个艺术家,但生活把我逼成了商人

  最后一类则是如《盖世音雄》这样的客户,他们并不需要毛婷鲜明的个人风格。“完全看不出是我做的。”毛婷说。但也只有在这样的项目里,她才更像一个商人。

MAOS创始人毛婷:我想当个艺术家,但生活把我逼成了商人

  从综艺舞台视觉设计师、mv导演到潮牌主理人,再到时装秀设计师,在各个领域玩儿嗨的毛婷,心里装着一个在外人看来是不着边际的梦:把貌似(MAOS)打造成一个艺术领域的迪士尼,有一个完整的商业体系。只不过迪士尼是贩卖快乐,而毛婷想贩卖艺术。

MAOS创始人毛婷:我想当个艺术家,但生活把我逼成了商人

MAOS-IF貌似异服服装品牌

  她的想象力给她的父母带来了困扰。毛婷的父母都从事艺术相关的工作,他们并不希望自己的女儿承受创业的辛苦。尤其是毛婷的母亲,即便现在也希望毛婷能去意大利继续学习艺术。

  对此,毛婷既没有答应,也没有完全拒绝。她习惯了自在地游离于不同的职业身份之间,不想给自己过早地设下人生的卡尺。“(创业)对我只是一个开始,我还是在一个探索和学习的过程之中。”毛婷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