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移动互联网

不放弃与倔强,戴威与《创业时代》

  “在最困难的时候,我们仍需坚守信念,哪怕是跪着也要活下去,只要活着,我们就有希望!”——ofo创始人兼CEO戴威

  ofo的一封内部信,将其又一次推到了风口浪尖。昨天下午,戴威发布了一封内部信,宣布ofo组织框架调整和升级。

不放弃与倔强,戴威与《创业时代》

  从这封内部信可以看出,ofo内部一直在寻求生存希望,虽然最近半年内,ofo负面频出,而其每次回应对ofo并没有什么实质性帮助。在媒体与舆论不断给ofo创始团队造成压力时,发布内部信可以让员工对于企业重拾信心,向员工传递出公司一直在求变的信号。

  速途网长期跟踪共享经济领域,见证了ofo等共享单车企业的全链路发展,速途网认为ofo身上具有“不放弃”与“倔强”两个标签,但这两个标签也像一把双刃剑一样一直在刺痛着ofo。

  不放弃的ofo

  坦率地讲,在共享单车行业最火热的那一年,包括ofo在内的任何一个玩家不管是做出什么举动,都会被媒体吹到天上,似乎都是无比正确的。但时间推移到2018年,ofo的每一步却又在被质疑……

  我们先来看下ofo最近都做了什么……

  “

  4月, ofo小黄车成立B2B事业部业务涵盖车身广告、App端内广告和企业绿卡,目前已经初显成效,其负责人邵毅介绍称“ofo
B2B各项业务进展顺利,目前营收已经超过1亿元”;

  5月底,ofo小黄车取消了多座城市的芝麻信用免押措施;

  6月,ofo调整骑行费用,其在部分城市区域开始采用起步价+分钟+里程的计费标准。按新标准计算,用户骑行3分钟,费用将增加至2元;

  11月,ofo公众号发布蜂蜜销售广告;

  11月,ofo尝试与互联网金融平台 PPmoney合作,ofo 交了 99
元押金的用户,在退押金的时候可将押金转入该平台,但该合作当天即被叫停;

  11月,印度在线摩托车租赁服务Bounce宣布收购ofo印度资产;

  11月,戴威发布内部信,宣布组织架构调整;

  ”

  客观来说,ofo在2018年所进行的一系列尝试,探索出了共享单车可行的盈利模式,虽然看起来有些急功近利,但这些举措具备可行性,且能够给ofo带来直观的营收。

不放弃与倔强,戴威与《创业时代》

  “作为城市内流动的出行工具,其本身具备的广告价值被深度挖掘出来,而不再依靠芝麻信用免押也让其能够建立自己的信用体系,骑行费用涨价也让其能够尽早实现全面盈利”一位业内人士在今年6月曾这样评价ofo。

  速途网认为,ofo所做的一切展现了其“不放弃”的一面,尽管现金流并不富裕,ofo也拒绝了很多网传的收购,可以说,ofo是目前唯一独立自主的共享单车企业。

  但这种“不放弃”,从另一种层面上来说便成为了“倔强”。

  倔强的ofo

  一念成佛,一念成魔……我们在形容一家企业的时候,“不放弃”是一个褒义词,而与之相似的“倔强”则具有一些贬义。

不放弃与倔强,戴威与《创业时代》

  前段时间的热播剧《创业时代》中,男主角郭鑫年便是一个倔强的CEO,其在西藏旅行期间想出“魔晶”的创意,回到城市中开始创业,在“魔晶”成为资本的宠儿后,股东们都希望他卖掉魔晶,而郭鑫年一直坚持自己能够做好魔晶,这种倔强贯穿郭鑫年这个人物始终,但最后郭鑫年还是将魔晶卖给了李奔腾。

  这样的故事与ofo有些相似。2014年初,戴威和团队从青海结束支教回归后,创立ofo骑游,此后不断调整业务后,ofo小黄车成为了资本的宠儿,但共享单车的风口很快就过去,ofo的危机也随之爆发,但戴威一直坚持ofo独立发展,不愿将公司卖掉或是与摩拜合并。

  一位了解ofo的业内人士表示,ofo最大的问题在于过于在意自身利益了,股东和用户的利益都可以被牺牲,从这一点看来未必是好。

  是的,如今的ofo虽然艰难地生存着,但其承受着“押金退不出”的质疑,以及媒体的看衰,戴威虽然像《创业时代》中的郭鑫年一般曾经极度辉煌,但他却没有郭鑫年身边可以即插即用的罗维,能够在最困难的时候帮助他。

  就目前看,戴威要比郭鑫年还要倔强,对于ofo来说,这到底是好是坏,还需要时间来给出答案,但留给ofo的时间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