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手机

进入“冬歇”的罗永浩,还能不能等来2019的开箱演出?

进入“冬歇”的罗永浩,还能不能等来2019的开箱演出?

近日,关于“锤子科技官网手机产品全面缺货”的消息被媒体曝光,而更为细心的网友则发现创始人兼CEO罗永浩的微博已经近一周没有更新,而更早的微博则是单纯转发锤子科技旗下产品,并没有相应的转发语,一向“话痨”的罗永浩突然噤声,不禁引起外界诸多遐想。而在多方猜测的刺激之下,罗永浩微博也只是连续不带转发语地转发了两条微博,证明自己的“存在”,但仍难分辨是否是罗永浩本人。

此时的罗永浩可能心中还有些许骄傲,回想“人民想念周鸿祎的时候”,周鸿祎离开大众视野大概一年;而老罗仅仅一周不更新微博,就已经迎来媒体热烈报道。

本人是最好广告

但对于老罗来说,锤子科技的创业充满了艰辛,更充满了压力,毕竟砸过冰箱、教过英语、开过网站的他,早已是聚光灯下的人物。带着外界对于“一个教英语的相声演员如何做好理工男都搞不定的手机”的质疑,于2014年宣布进入智能手机行业。

进入“冬歇”的罗永浩,还能不能等来2019的开箱演出?

创业早期的他,凭借着自带的流量效应,曾经怼过不少手机行业的竞争对手,例如“藐视市面上大屏手机,不会做3.5寸以上屏幕”“目标就是收购苹果公司”等等传闻,最后兢兢业业了6年,手机从没小于5英寸,离收购苹果的目标一年以亿为单位的速度离他远去。

虽然“打脸”的事件不少,但最终锤子科技还是成为了众人心中名副其实的手机公司。其中,罗永浩的口才功不可没,可能是所有手机圈大佬中“相声说的最好的”,几乎每一场发布会都被戏称为“手机界的相声演出”。

而罗永浩也成为了锤子科技初期唯一的“代言人”,凭借着罗永浩的流量,锤子在几乎没有找什么代言人、广告位、媒体推广,就让首款手机实现了几十万的销量,省下了大量的营销费用。这也与罗永浩在媒体频繁且夸张的为自家产品站台不无关系。

然而,罗永浩为锤子科技染上浓烈的个人色彩,公开宣布“就是卖情怀的公司”,本来是一句颇具感染力的感情共鸣,却因为代工厂突发频现,让罗永浩的情怀变成了一具没有实体的“空壳”,更让锤子陷入了三年亏10亿的难关。

转折于不务正业

直到2015年,罗永浩开始接触京东,探索在金融与营销方面的合作,锤子科技才得以起死回生。而罗永浩也吸取了前三年的失败经验,在回顾自己的创业经历时,罗永浩坦诚“T1坚持任性,是创业公司第一款产品,它是任性的结果。”随后在2016年找来前华为荣耀的吴德周出任CTO,负责产品线及硬件研发工作。

吴德周的加入,补齐了锤子科技手机产品线在硬件设计以及生产线稳定的短板,之后在2017年先后推出的坚果Pro和坚果Pro2,相继成为了锤子科技成立以来销量超过百万的产品。坚果Pro系列的成功,也吸引来了成都政府在内的10亿元投资。眼看锤子科技渐渐走上了“正轨”,这也让罗永浩终于在去年11月有底气的说出:“除非天灾人祸,95%以上能够实现盈利”。

进入“冬歇”的罗永浩,还能不能等来2019的开箱演出?

然而“天灾人祸”真的发生了,今年5月15日鸟巢发布会上,在口才方面见长的罗永浩,却没能介绍清楚自己发布的产品。作为刚刚被行业承认的“手机厂商”,发布会重要的手机介绍被罗永浩压缩在了20分钟,而剩下两个小时都在介绍号称“重新定义下一个十年的个人电脑”的TNT。且不提在场3万7千名观众是否感兴趣,本应是软件系统的发布会,观众却聚焦在了一台触屏的显示器硬件上,成为了罗永浩最重大的失误。

 

更为遗憾的是,这个内部被称为“革命1号”的软件系统,在发布会乃至之后的数月内仍然处于半成品,迟迟无法通过产品为自己正名。直到8月20日,随改款升级的坚果Pro 2S一同发布,TNT才真正以软件系统的形态展现在世人面前,然而此时三星、华为、谷歌等厂商均推出了自家的手机桌面系统,TNT并没能带来耳目一新的感觉。

透支的粉丝情怀

被称为“革命1号”的TNT,差点革了锤子科技自己的命。但在做TNT的同时,罗永浩还投资或全资孵化了一些项目,例如空气净化器、智能音箱、拉杆箱和子弹短信。

其中,红极一时的子弹短信,让罗永浩看到自己仍然具有的流量价值,而那些投资过的公司,作为事实上投资方,自己孵化的项目还得自己养。于是,11月6日罗永浩在成都召开了一场“没有手机新品的发布会”。然而作为“手机厂商”的CEO,凭借流量为其他企业带货,少了几分创业时的专注,却多了几分“网红直销”的不务正业。罗永浩重新成为了锤子科技导流关注的主要途径,回到了创业最初的样子,这也让锤子在《今日头条手机行业内容营销白皮书中》,锤子科技以粉丝仅有5.04%是其用户的比例落后于其他品牌。用户“只粉”的是罗永浩,却“不买”账锤子科技产品,现象尤为突出。

进入“冬歇”的罗永浩,还能不能等来2019的开箱演出?

想要摆脱现状,开辟线下渠道,或是参考联想、360、诺基亚等回归品牌走三四线城市或许是一种方式。早在去年锤子也开始了布局线下的尝试,截止上半年有媒体报道锤子计划开设一共68家锤子手机线下店。然而线下体验店高昂的渠道成本,对于锤子来说,着实力不从心。

所以,对于锤子科技来说,既然生于罗永浩的粉丝经济,就要将一二线网络发达的线上渠道作为自己最重要的阵地,而想要守住阵地,就要与小米等互联网品牌对抗。无论是将移动和桌面打通的TNT,还是自家推出的智能硬件,都代表了锤子想要构建自己独立软硬件生态的“雏形”。

如今的手机行业,厂商已经不光是硬件设计能力的比拼,转而开始转型成为生态整合能力的全面竞争。而小厂商依赖“一招鲜”打细分市场的厂商,虽然依旧可以保持小而美的存在,但离大众市场渐行渐远注定挤压其生存空间。而对于锤子科技来说,既占了大厂商的抱负,又占了小厂商的体量,眼高手低的情况下若持续下去,罗永浩可能很难见到锤子科技作用完整软硬件生态的那一天。

写在最后

罗永浩与锤子科技的兴衰,只是如今竞争如死海般激烈的手机市场中,厂商如履薄冰的缩影:对于大厂商来说,一个失误很可能是由盛转衰的开始;而对于小厂商来说,一个失误等待它的很可能是粉身碎骨的深渊。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