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大文娱
  3. 短视频

短视频众生相:谁已化身为狼、谁在不断破圈

短视频众生相:谁已化身为狼、谁在不断破圈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狄更斯《双城记》中的这句话曾在无数文章中被引用,但笔者认为放在当下短视频领域或许最为恰当。

之所以认为“恰当”,不是说短视频目前还是蓝海,适合任何玩家入场,而是说,在5G时代即将来临时,短视频迎来了生长环境改变的契机,但短视频行业整体DAU将要达到10亿,也加速了行业的优胜劣汰,让强者愈强,而弱者则需要独辟蹊径换个“活”法、

其实,如果是和笔者一样长期关注短视频的读者,应该会记得群雄逐鹿的那几年,秒拍、小咖秀等掀起了全民热潮。但时至当下,硝烟散去,物是人非,唯有快手、抖音、微视、秒拍等还能谈笑风生。

我们思考,作为短视频行业的观察者,是否可以通过此文还原硝烟前后短视频的众生相。

  • 速写短视频史: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创新作为中国互联网长期快速发展的源动力,时而就会创造一个又一个新风口。过去几年,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电子烟等纷纷成为了资本的宠儿,但我们今天要讨论的短视频也前述不同,它并非创造而来的需求,而是对人们原本就存在的娱乐生活进行的一次升级。

2011年都给我们留下了怎样的印象?移动互联网出现苗头,应该是每一个互联网人记忆深处最难以忘怀的事件,而短视频也在此时生根。

但在那个智能手机还未普及,且4G网络价格还未平民化,短视频还不能被用户接受。直到2013年,随着一下科技宣布自己完成由新浪领投的2500万元B轮融资,并推出自己的短视频产品秒拍,借助明星效应掀起全民风暴,短视频才迎来了自己的春天。

而在那时,背靠腾讯的微视、由GIF转型的快手也相继入局。只是前者没能预见短视频的未来,并未用心,后者则“人微言轻”,以至于二者都没有第一时间扬名。

好在,当时的宿华还没有“立地成佛”,骨子里的坚韧让他坚定了短视频的道路,并在随后的两年里以 “亚文化”打下了坚实的用户基础,也就是后来的“七亿老铁”。

快手宿华扩张的同时,隔壁的美拍和一下科技也没闲着。打着“美+直播+短视频”旗号的美拍坚持了美图的女性用户路线,很快便打开了一片天地。一下科技则依托秒拍、小咖秀等创意类短视频,加之微博及其明星用户的流量倾斜,也站稳了脚跟。红极一时的“冰桶挑战”,公益固然占据绝大多数功劳,但秒拍在其中的推动作用同样存在。

短视频众生相:谁已化身为狼、谁在不断破圈

2015年,短视频出现了短暂的“诸侯割据”局面,秒拍、美拍,均是当时现象级的产品,并进一步挤压微视原本就很小的市场。

2016年,随着短视频创作者的大量涌入,Papi酱以一己之力重新定义网红,同时以梨视频为代表的资讯类短视频开始出现,为短视频领域带来了活力,短视频行业也进入了真正的元年。

在这一年,快手用户达到3亿,并完成由百度领投的2.5亿元C轮融资,估值一度达到20亿美元。理科生出生的张一鸣,在理性的驱使下清醒的认识到,文字对于一个人的吸引力是有限的,并在今日头条之外,先后布局火山小视频、西瓜视频以吸引用户,以及现在几乎成现象级产品的抖音也开始出现苗头。

反倒是小咖秀、小影等主攻年轻用户的短视频产品,在火爆一时后,逐渐没了声音。这一时间,除美拍和秒拍外,快手和头条系短视频逐渐走向台前。

2017年,经过春节档的发酵,抖音彻底走红,以月活突破1.5亿的成绩,和获腾讯投资的快手,成为短视频新双杰。同年,阿里大文娱在短视频战略发布会上宣布土豆网全面转型为短视频平台,同时还将投入20亿元鼓励扶持内容创作,速途网当时撰文称,巨头入局让短视频行业真正有了火药味。原本已被战略放弃的微视,终于迎来了关停。

 一时之间,短视频迎来了自己的风光时刻。BAT也好,创业公司也罢,均希望入局以分一杯羹。其中,又以成为下一个张一鸣,拥有实力强劲的短视频矩阵为终极目标。

2018年,美图战略失利,美拍用户下滑已成不可逆之势。短视频之中,只闻抖音、快手、秒拍三家,再无他人。再加上不甘放弃短视频的腾讯,将微视正式复活,短视频一二梯队再度形成。

这几年间,有人扛旗,有人离场,有人坚持,短视频行业不像那些风口一样“短暂”,而是成为了人们长期的谈资,满足着人们日常娱乐生活的需要。

  • 讲未来:快手化狼、抖音破圈、秒拍重内容、微视求发展

坐拥七亿老铁的快手,因其“记录世界记录你”的产品定位,在商业化方面一直较为谨慎。奈何,无论是平台用户对于变现的需求,还是资本发展中的一环,都让快手需要在商业化之上进行提速。

为此,在宣布商业化提速之后,快手从态度上也一改往日佛系。宿华在内部信中特别提到,快手要撕去佛系标签,在企业文化中注入狼性。同时,在2020年春节前,快手要实现3亿DAU。速途网在当时撰文《当快手不再佛系》,其中提到,快手寻变,也是希望在高要求下,让自己更进一步,从而让自己平等普惠的企业价值观影响更多人,从而成为一个真正伟大的公司。

基于此目标,化狼后的快手开始讲述“私域流量”的故事,实现了领投知乎、进入支付宝小程序的举措,一再打破快手身上的固有印象。在《为了3亿日活,快手领投知乎能否“取长补短”?》中,速途网同样提及,快手与知乎之间的用户分布、品牌认知上的诸多差异,恰恰是快手所看重的,以期实现“取长补短”。

快手忙着赚钱的同时,抖音也没有闲着。在商业化方面,抖音要更有先见之明,以至于在当下,抖音的目标反而是在2020年短视频日活用户比肩微信之际,帮助创作者进行变现。同时,以内容破圈,满足用户更进一步的需求。

今年以来,抖音逐渐放开对短视频时长的限制,在不久前的抖音创作者大会上,抖音同时透露,未来将逐渐开放15分钟的视频发布能力,为创作者提供更丰富的内容载体。内容之上,“DOU艺计划”也逐步展开,手艺人、艺术家相继加入其中,以丰富平台内容。

短视频众生相:谁已化身为狼、谁在不断破圈

同时,抖音也不再止步于短视频平台的定位,而开始向社交所过渡。今年年初,基于抖音私信功能独立而来的社交产品多闪面世。在当时,多闪被认为是为满足抖音用户的交流需求而生。

可以认为,从“籍籍无名”走到短视频第一梯队的抖音,对于自己的定位只会有更多的想法,而不是满足于现有地位。

至于秒拍和微视,前者在经历风雨之后,颇有几分“超凡脱俗”之态。全新的秒拍,定位于优质短视频内容综合平台,以形成正向的社会风气传播,和积极的社交互动参与为主要目标,其他因素,已经不再考虑。

微视则依旧富有战斗力。作为腾讯系一员,微视可以说是含着金汤勺而生。但这同样也是压力所在,随着腾讯系其他短视频屡战屡败,小有成绩的微视几乎已成为腾讯在短视频之上的独苗。这也就意味着,腾讯每在短视频之上有所想法,微视的压力就又大了一分。

这不,不久前微视以简单粗暴的现金红包模式来盘活用户、并吸引新用户加入,大概也是重压之下的不得已。

籍籍无名者辈出,转瞬即逝更多

对于短视频行业来说,头部有头部的故事,中下游也有自己的故事,只是结局来得太快,就像是龙卷风。

犹记得同为下沉市场巨头之一的趣头条,在网络文学领域重新复制了自己激励体系的传奇,米读小说上线不久,便有了一个漂亮的数据。为此,趣头条创始人谭思亮挥一挥衣袖,便提出要在短视频领域讲述同样的故事。

有意思的是,趣头条的短视频业务依旧内置在App中,尚未独立。为自己代言的陈欧,便抢先推出了一款刷视频赚金币的App刷宝。

速途网曾经体验过这款产品,并撰文《截胡趣头条,陈欧推短视频App能否给聚美优品“续命”?》,文中,速途网认为刷宝实质上是为聚美优品而服务,以发放现金和购物券的方式,促使用户前往聚美优品消费。

不过直到今日,刷宝也少有声音,看起来陈欧并没有解决刷宝获客成本过高的问题,刷宝依旧只是聚美优品内部的狂欢。

另一个值得一提的短视频App名为朕惊,为小米旗下产品,从体验来看更像是一个缩小版的B站。不过随着外界对这款产品关注度的上升,朕惊却一反常态,愈发低调,甚至从小米应用商店中下架,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在《“朕惊”未惊,便已先凉?》中,速途网提及,这或许与小米网络视听许可证面临过期有关。在求生欲之下,朕惊从诞生到备受关注不过几天,便迅速凉凉,成为人们记忆长河中的一粒石子。

至于其他产品,从诞生到凉凉,也有自己的故事,只是太过渺小,终究不为众人所知罢了。

写在最后:

6年发展,短视频看见过低谷,也经历过高光时刻,并不断反思娱乐、内容、商业化之间的关系。

而今,5G时代的到来,短视频还将继续讲述自己的故事,在抖音、快手之外,谁会打破“诞生即凉凉”的魔咒,成为下一个现象级产品,也将持续吸引众人的好奇之心。

但可以肯定的是,在这样的趋势之下,只为流量而生的短视频产品,必定迅速凉凉。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