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新消费

我在闲鱼造了一架“波音737”

曹林,阿里云GTS工程师,一名航空爱好者。

小时候看过的航空杂志摞起来有2个人高,坐在机场门口的草坪里看飞机能看一天。

有一天他忽发奇想,想在家里搭一个真飞行舱,实现自己小时候的梦想。

逛了三天闲鱼,把要找的东西翻了一遍。

决定:开工!

在闲鱼上淘货,因为这里有很多飞友,会把升级下来的装备给别的飞友发挥余热。

当然,为了更好的模拟真实度,他还会在闲鱼上采购一些真飞机上退役下来的航空器材。

这些航材如果不在飞友之间流动,那么唯一的命运就是废品回收站。

飞行模拟舱的搭建过程,就像是一场奇妙的冒险。能遇到了很多人,有爱好者,有航空工程师,创业者,飞行员,还有模拟飞行领域的大神。

DIY的飞机舱虽然预算不多,但因为想做得更逼真一点,曹林特地淘了一个姿态仪,是从真飞机上拆下来的。这东西只有矿泉水瓶大,结果卖家发来了一个近一米的箱子,包得严严实实。

他很纳闷,于是就跟卖家聊了起来,卖家说自己是一个防火护林的飞行员,在澳大利亚灭了十几年的火。

这个姿态仪就安装在他驾驶的飞机上,后来他因为腰椎问题不能再飞了,退役时,公司把飞机上换下来的姿态仪送给他作为纪念。

那为什么还要卖了?

卖家发来了一句话:

“这个东西,通电了才有灵魂。”

做模拟舱最难的是系统集成。所有的软件都是现成的,硬件通过一些改造,加工也是可以实现的。

但真实的航空仪表,开关是如何运作的?这些在闲鱼上都有人同步。投缘的话,能和大神聊一个下午。

有次买了一张座舱的椅子,卖家滔滔不绝讲了一晚上,弄得曹林都有点不好意思,说我也没买啥,耽误你时间了。

卖家说,我也是爱好者,我之前买这个也是想做一个舱,后来放弃了。

中年人要照顾的东西太多了,所以没法照顾自己的爱好了。

但这些东西很好,转给还能飞的人。

他印象最深的是遇到一个卖航空开关的卖家,因为一直沟通特别不畅,要了电话号码打过去,发现是个老人家。

老人说,他以前是个工程师,一辈子都在厂里跟飞机打交道,现在飞机退休了,他也退休了,用不着了,挂在网上给需要的人吧。”

听说曹林是航空爱好者,要做一个模拟舱,特别高兴。

老人还特地在包裹里放了一张手绘接线图,那种很老的制图方式,就像上个世纪70年代的图纸。

“那一秒,你就感觉到说今天不是几个电门的事儿,而是他把这个当成了一个传承,他希望你把这个东西珍视好,”曹林说。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曹林觉得一定要把这个舱做成,“这个舱的好多东西,就像是别人的一个心愿流转到我这里。”

不能飞了的飞行员,希望自己的仪表,还能工作。

想做模拟舱的中年人,没法照顾自己的爱好,但是希望有人能做那个想飞的少年。

飞机制造厂的老工程师,希望有人能够珍视他的“宝贝”。

在闲鱼,兴趣让原本的“浪费”变成消费,原本的闲置腾挪流转,开始了一场又一场华丽的冒险。

他还遇到过一个模拟飞行的创业者,是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自己找了一台数控机床,就在一个乡镇企业开干了。

下单了他的飞行电脑后,在b站的视频教学里,在一个小平房里,年轻人一边打趣,一边有点严肃的说想做中国的“波音”。

这些闲置在各个地方的小物件,过去也曾经各自翱翔在万米高空,因为某种缘分,聚在一起,开始了下一段奇幻旅程。

飞机舱通电的那晚,指示灯慢慢亮起,又好像重新回到了天空。

如果问为啥痴迷飞行:

因为飞行,是人类历史上最波澜壮阔的探险篇章。

从风筝,天灯到热气球和飞艇,有多少人质疑,就有多少人前仆后继。1903年12月17日,美国北卡罗莱纳州的冬天里,莱特兄弟的飞机在空中足足逗留了一分钟,人类飞行的大时代终于点燃。

可想到当年的飞行家们是在怎么简陋的情况下,仅仅靠着一个指南针飞跃大洋的时候,你就会发现,人类竟如此渺小,又如此伟大。

他坐在座舱里,接通了油门:决断,抬轮,离地。

起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