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企业资讯

电子雾化:最易误解的风险与长期研究主义的召唤

英国议员联盟成员马克·鲍西(Mark Pawsey)日前呼吁,让电子雾化商店在新冠疫情锁定期间保持开放,以维护公众健康。

他表示,现在,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应该捍卫公共健康,而电子雾化产品是其中的重要部分。

马克·鲍西认为,电子雾化商店不仅可以提供安全的工具,还可以提供专家建议与支持,使消费者做出积极的转变。应该保持电子雾化商店的开放,为这个行业以及所有需要它的人们提供支持。

英国电子雾化协会UKVIA也已经致函政府,希望政府提供电子雾化商店的基本服务设施。

UKVIA总干事约翰·邓恩(John Dunne)表示,已经写信给了多位议员,以敦促政府重新考虑电子雾化产品的地位。

伴随着新冠疫情的爆发,人们的健康意识不断提升,电子雾化产品的价值被重新审视。

关于电子雾化产品的讨论似乎又重新热闹起来。

在不久前的2020 GTNF论坛上,大多数人都像马克·鲍西一样,对电子雾化改善公共健康的可能充满期待,但这个行业仍需通过创新方式帮助消费者拥有更安全的产品。

此次GTNF论坛的一种主流声音是,应该纠正对电子雾化产品的误解,了解电子雾化产品的本质。同时,希望相关部门进一步明确监管路线,满足消费者对电子雾化产品不断增长的需求,推动电子雾化行业的可持续发展。

美国PMTA样本:「一禁了之」才是最大风险

《2020年全球减少烟草危害状况》显示,目前全球已有36个国家禁止销售电子雾化产品。事实上,这可能给公共安全带来了一定风险。

2020 GTNF论坛上,美国南卡罗来纳州医科大学教授迈克尔·卡明斯认为,禁止销售电子雾化产品,很可能将消费者直接推向黑市,造成无法想象的后果。

《科学》杂志认为,尽管电子雾化产品不是100%安全,但它却代表着未来的发展方向。

虽然至今仍然饱受争议,但不可否认的是,电子雾化产品已成为大势所趋。

《2020年全球减少烟草危害状况》显示,目前全球电子雾化用户达6800万,相比2018年的4100万人增加了2700万人,增幅达66%。

以FDA为代表的监管层,对电子雾化产品的认知也出现了微妙的变化:一味禁止并不能避免风险,而是会引发更大的风险。

FDA委员会理事长斯科特·戈特莱布博士在论坛上表示,电子雾化行业的发展,带来了一个有益公共健康的机会。

目前,FDA正在就此展开一系列研究,规范电子雾化产品中涉及的添加物,更好地保障产品安全。

此外,FDA已经找到了一个平衡风险的政策工具,那就是PMTA。这项强制许可,要求企业提交包含产品分析测试、毒理学研究、化学物理检测等方面的详细安全数据。

只有提交了PMTA,电子雾化产品才能在美国市场进行销售。

作为全球最大电子雾化市场,美国PMTA申请具有全球示范效应,这也是众多企业品牌所看重的。

截至目前,已有140家电子雾化企业提交了申请。

密歇根大学教授克利福德·E·道格拉斯在GTNF论坛上表示,PMTA提高了产品安全性门槛,消费者有权利更好地了解电子雾化产品真实的本质。所有的监管必须有足够的研究支撑,这样的监管才会合理有效。

头部带队:「长期主义」研究时代到来

加利福尼亚大学生物制药科学教授尼尔·贝诺维茨表示,很多短期研究都显示,电子雾化产品未知风险可能带来的危害是可以避免的。不过目前关于电子雾化产品长期影响的研究很少。

电子雾化产品诞生于2003年,至今不过17年。从科学层面来说,关于电子雾化产品的研究,还很难得出一个最终定论。

2020 GTNF小组讨论中,大家基本达成观点的一致,这个行业在短期研究上已经成果颇丰,但更加需要的是潜心坚持的长期研究。

可喜的是,全球众多研究机构及企业等已经开始行动。

值得一提的是,国内电子雾化行业的知名头部企业麦克韦尔(思摩尔)和悦刻均受邀参加了2020 GTNF论坛,而二者也都是国内安全性长期研究的先行者。

(麦克韦尔基础研究院,陶瓷芯正在进行检测)

今年10月,麦克韦尔与同济大学共同申报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获批,成为国内首家获得国家级研究项目的电子雾化科技企业。

未来三年,麦克韦尔将与同济大学一起围绕电子雾化产品的健康效应展开一系列研究,包括呼吸功能、组织、细胞和生物大分子等各个层面。

作为全球雾化科技领军企业,麦克韦尔旗下品牌FEELM产能超12亿颗,产品覆盖亚洲、欧美、大洋洲、非洲等区域。

有这样一个电子雾化巨头的加入,无疑将为电子雾化行业的长期研究提供巨大助力。

无独有偶。

国内头部电子雾化品牌悦刻也在第三季度启动了生命科学实验室,未来将通过建立全球科研平台,严控产品品质,从理化研究、毒理研究、临床研究和长期影响等方面出发,对电子雾化产品展开科学评估。

来自瑞典的临床心理学家卡尔·法格斯特伦从1975年就开展相关研究,他的很多研究案例已经贯穿45年。

在他看来,针对电子雾化产品的相关研究,不能只瞄准短期,长期主义研究时代已经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