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新消费

得物、nice回应 “国货炒鞋风”背后: 平台能否独善其身?

一双鞋价格被炒到原价33倍,“炒鞋风”为球鞋市场“炒”出了一股“邪风”。 

速途网4月7日讯(报道: 吴川)昨日上午,得物APP在官方微博发布“关于大家关注的近期个别鞋款价格波动的情况说明”: 针对李宁韦德之道等三款卖家所标价格波动过大的球鞋,已做下架处理。 

图源: 得物APP官方微博

速途网看到,同为球鞋专卖平台的nice 也在媒体的采访中做出了回应,nice表示: 对于炒鞋,我们有非常严格的风控措施。用户上架商品后,如果想通过自卖自买等方式恶意提高价格,我们会直接封号处理。对于价格波动过大的商品,我们也会提示用户理性消费,谨慎下单。 

据了解,此次得物、nice APP相继发布声明,是源于近期愈演愈烈的“国货炒鞋风”事件。众所周知,以往“炒鞋热”现象都是发生在耐克、阿迪等国外知名服装品牌行业中,现如今,炒鞋热为何蔓延至国货?得物、nice等平台又在“炒鞋热”中扮演了哪种角色?这还要从近期发生的“外企品牌抵制新疆棉”事件说起。

 “H&M抵制新疆棉”事件助长“炒鞋”歪风 

3月24日,由H&M标签事件引发的“抵制新疆棉”事件声势愈演愈烈,不少爱国网友义愤填膺,纷纷涉事品牌表示抵制,被抵制的品牌中不乏有耐克、阿迪达斯等知名品牌,消费者们继而转向支持国产品牌。速途网看到,事件发生后,安踏股价上涨7.78%,李宁涨幅则超过10%。 

但不少网友在购买时发现,很多限量版球鞋不是涨价就是买断货。以得物APP为例,其平台上的李宁韦德之道4全明星银白款、李宁韦德之道 7wow 7 The Moment 超越限量款粉色款和安踏哆啦A梦联名休闲板鞋白黑款,原价分别为1499元、1699元与4599元,现如今价格分别暴涨到了48889元、29999元、9000元,其中李宁韦德之道4全明星银白款球鞋涨幅最高,接近33倍。这不禁让人质疑,国产球鞋真得能有如此高的价格吗? 

图源: 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报告 

对此,新华社发表时评称,知名国产品牌的限量款球鞋在二手市场上存在一定溢价并不新鲜。然而,这一波价格上涨明显超出溢价范畴,远离价值规律。一件商品短短几天涨价数十倍,显然不是市场运行的正常现象。也有观点认为,促成此次炒鞋的新疆棉等爱国事件,更多是偶发性,而非常态化,特殊时期的爱国情怀不是一台永动机,终有消耗殆尽的时候。 

随着经济下行压力加大,近年来,可炒品种越来越少,一些民间机构资金开始盯上了“鞋圈”等过去比较小众的投资圈。在速途网看来,这种拿鞋当做资本操作的行为,可谓是在助长“炒鞋”歪风,不仅侵犯了消费者的合法权益,还会对品牌形象造成不利的影响,也在一定程度上阻碍方兴未艾的国产服装行业发展,从而拖“国潮”后腿。

得物、nice们能否独善其身? 

早在2019年,“炒鞋热”一词在社交网络走红,“炒鞋”圈不仅划分出了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一级市场是品牌店直接售卖,而所谓的二级市场,则是鞋贩子和球鞋爱好者之间的交易,然而,随着得物、nice等APP的兴起,也为二级市场的交易提供了渠道与平台,“炒鞋”热持续升温的同时,也引发了一些平台乱象,比如微商泛滥、卖A货、乱加杠杆甚至是绘制指数、K线图等,而这其中,多数投资者、消费者深受其害,遭受损失严重。 

同年,中国人民银行上海分行就发布了《警惕“炒鞋”热潮防范金融风险》,指出国内球鞋转卖出现炒鞋热,炒鞋平台实为击鼓传花式资本游戏,并且点名批评了10余家炒鞋平台。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当“国货炒鞋风”再度袭来,这些线上平台是否真做到独善其身呢? 

一方面,由于平台排查的鉴别师技术能力不尽相同,随着模仿、制造能力的不断升级,仿造鞋和正版鞋相差无几,有些鉴定师也未必可以发现。有网友就爆料,自己两次提交,平台一次鉴定为真,一次鉴定为假。有媒体报道,去年12月,一家提供鉴定产品真伪服务的公司平台遭到克隆,一些不法分子找到可乘之机,开始制售假冒的鉴别证书、认证鞋扣乃至包装盒和胶带,从而让一些假冒运动鞋穿上“防伪外衣”进行销售,侵害了消费者的利益。如果不能借助技术等手段,来帮助鉴别师来提升技术能力,假货泛滥的交易环境,也将影响平台的信任背书与口碑。 

另一方面,还有一些平台为“炒鞋”、“囤鞋”的年轻消费者提供信贷支持。IT鲜闻随机调查了几款APP发现,“得物”、“nice”、“Yoho!Buy有货”与“get”平台仍然支持分期支付,“识货”App则采取导流模式,账户与淘宝绑定,直接跳转到店铺,发现仍然可以用花呗分期进行支付。 然而,在2019年下达《警惕“炒鞋”热潮防范金融风险》条例后, “毒(现: 得物APP)”、“nice”、“Yoho!Buy有货”、“get”这四个平台曾经一度下架了分期支付,现如今再看,监管的“风声”一过,平台们的分期支付业务又一次“卷土重来”。

据了解,“炒鞋圈”中不乏有学生党,他们缺乏收入来源,却因虚荣与逐利被挟裹其中,一旦“炒鞋”失败,费用逾期将会对个人征信产生影响。当“炒鞋热”不再,伴随着热门球鞋的价格回落,击鼓传花的金融风险已经开始暴露,球鞋市场将迎来大量泡沫,那时,身在其中的玩家们将是首当其冲。

在速途网看来,爱国是每个国民的义务所在,然而“做爱国生意”却让爱国的氛围“变了味”。支持国产服装品牌无可厚非,但是奈何炒鞋客们“嗅”到了新商机,借“炒鞋”将国产球鞋市场搅得乌烟瘴气。这其中,市场监管部门、生产厂家、品牌方与平台方都责无旁贷,为“国货”发展创造良好环境,更需要各方积极有所作为。 

对于涉嫌哄抬价格的得物、nice APP们来说,及时回应不是目的,作为“炒鞋圈”二级市场重要的交易枢纽,加强风控与监管力度,才是关键。归根结底,平台也要理清自身职责,毕竟鞋是用来穿的,不是用来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