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教育

2020在线教育行业面面观,一半生如夏花一半逝若秋叶

今年的在线教育行业,可谓是冰火两重天,猿辅导、作业帮等“吸金”能力强,几轮融资后拓展业务规模,学霸君、优胜教育等则苦苦支撑,还在为能否“活”下去而担忧,而这其中,也不乏有一些老牌教育公司,依旧没能撑过这个冬天。

速途网12月30日讯(报道: 王璇)据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20年国内在线教育用户规模将达到3.51亿人,市场规模将达到4858亿元,这也意味着在线教育红利已来。而受疫情影响,大到学校课堂,小到家庭学生,以更快地速度开始接受在线上课这种形式,用户的受教成本变低。这对于背后的在线教育厂商来说,正是加速业务拓展的好时机,也是考验商业模式的试金时间。

商业模式得到充分验证的厂商,在资本的加持下,一路狂奔,而对于那些还在“生死线”上挣扎的企业,发展受阻,“能否活下去”成为了摆在他们面前最大的难题。

数额激增,猿辅导、作业帮等掀起融资风潮

在线教育行业开启了老将与小将之间的博弈,纷纷掀起上市潮。27岁的新东方二次辉回港上市,发力教育OMO,提升业务增长与地区扩张,潜行多年的一起教育科技也于本月初赴美敲钟。

12月24日,猿辅导宣布获得3亿美元投资,并已完成交割。28日,作业帮宣布完成E+轮超16亿美元融资,同一天,好未来教育集团宣布与Silver Lake银湖等达成33亿美元私人配售协议。近日,据跟谁学的CEO陈向东透露,跟谁学已完成8.7亿美元定增融资。

在线教育巨头纷纷获得资本市场青睐,小将们也不甘示弱,仅4岁的少儿数理思维企业豌豆思维,在11月获得1.8亿美金的C轮融资,还与在线少儿英语小班课品牌魔力耳朵正式合并,打造中国2-12岁孩子在线学习的一站式平台。

图源“猿辅导”官方微博

就在猿辅导融资的同一天,美术宝教育宣布完成D轮2.1亿美元融资,成为素质教育细分赛道最大一笔融资,编程猫宣布完成13亿元D轮融资,短短一年内已获超15亿资金。可见,教育细分赛道的融资同样火热。在线少儿英语赛道奋力“拼杀”7年的VIPKID,也在今年8月实现了盈利。

在线教育红利正当时,互联网厂商们也企图在教育领域分一杯羹。腾讯、快手加注数理化教育品牌“火花思维”,字节跳动在10月推出了全新教育品牌“大力教育”。

全球范围内的资金纷纷涌入在线教育行业,总资金量超过100亿美元。融资金额之高,意味着在线教育赛道火热。而这其中,营销推广费用过高,导致获客成本居高不下,在线教育行业或难逃烧钱“魔咒”。

跟谁学创始人兼CEO陈向东在跟谁学第二季度财报电话会上曾指出,在线教育头部10家机构仅仅7、8月的暑期市场投放量,就可能超过100亿元人民币。有数据显示,2020 年前 9 个月,猿辅导、作业帮、好未来旗下学而思网校三家投放总额已经达到约 55 亿元,至少是去年同期的两倍。

“未来的教育是地面(线下)和线上平分秋色的教育,绝对不是在线引领教育的教育,也不能把地面教育消灭掉。甚至是地面引领在线、在线继续跟随的教育。这是我的判断,至于对还是错,过5年后再来论。” 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曾在某活动上表示。可见,未来教育行业的模式并不单单是在线教育,而是线上线下相融合的教育OMO模式。

新东方虽然跑通了OMO的模式,但行业内尚未有成熟的OMO模式范本,而且各家对OMO模式的理解也不尽相同,但更多的行业从业者认为OMO线上线下融合知易行难。

潮水退去后,风平浪静依旧。但在线教育行业过度依赖资本、OMO模式尚未成熟,在线教育机构的压力仍在加剧。

现金流断裂,学霸君、优胜教育等机构“续命”难

天眼查App显示,截至今年10月,全国注销教育机构13.6万家,17.8%的教育相关企业曾出现经营异常,与头部企业面临的高光时刻相比,部分企业仍身处在生存的危机中。他们遭遇营收锐减、租金压力等难题,仍在水深火热之中苦苦挣扎。

由于教育机构是预付现金进行课时消耗的模式,足够的现金流则成为了企业支持经营活动的重要支柱。

主打“在线1对1”的学霸君,由于课程研发、师资培养的成本较高,加之疫情影响,多方信息显示学霸君的现金流吃紧,从而导致学霸君身陷“欠薪、破产、退费难”等窘境。有媒体曾到学霸君上海总部探访,发现已空无一人,但学霸君官方与创始人始终没做出正面回应。学霸君究竟能否熬过这个寒冬,迎来春暖花开,速途网仍将持续关注。

同样是出在现金流这一环节问题,成立超过20年的老牌教辅机构优胜教育却因加盟模式导致问题频发、资金链断裂,则显得岌岌可危。今年11月,优胜教育在一纸声明中,打消了外界近数月对“优胜跑路”的疑云,优胜表示希望争取外界机构的帮助,目前,正有机构正在陆续伸以援手,对其员工或者学生进行安置。

图源“优胜教育”官方微博

疫情的到来,势必会对各行各业造成冲击与影响,教育行业也不例外,当线下复课成难题、营收锐减,面对头部企业高举高打的浩浩声势,中小型机构将会很快败下阵来,对于造血能力差的企业而言,实则是一次“生”与“死”的考验。

营收锐减,无法支撑的现金流,导致过往的管理、业务模式弊端逐渐暴露,如果没有资本的注入,单凭一己教育厂商根本没有抗衡能力。

彼时,在线教育品牌柚子练琴与上个月底申请破产。相反,老牌教育机构迪士尼英语关闭免费在线课程,离开得则相对“体面”,在对外发布的告别信中,迪士尼英语表示将积极协助家长学员处理退费,并为员工办理离职赔偿等事宜。

但也有部分机构纷纷找寻求生出路,濒临倒闭的明兮大语文,并入A股上市公司豆神教育,成为其少儿大语文精品小班课品牌。对此,俞敏洪表示,“接下来教育培训行业将面临洗牌,一些科技力量不足、利用在线平台的能力不够的中小型教育培训机构,或将遇到生存困境,学生可能会转移到服务条件更加好、更加完善的大的教育公司中来。”

后记

天眼查数据显示,截至今年10月,2020年新增教育相关企业47.6万家,其中,在线教育企业新增8.2万家,新增占比在整个教育行业中达到17.3%。随着入局者数量增多,行业合规化步伐也在加速,近日,教育部联合市场监管总局,开启集中整治校外培训机构利用不公平条款侵害消费者权益违法行为。

在速途网看来,资本的浪潮过后,行业洗牌在即,随着行业合规化加速,厂商们将快速归位教育的竞争,毕竟教育的本质依然是教学质量与师资服务。